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三百六十七章:添堵
“魔尊,你我都上了年纪了,这么漫长的岁月里,大家操持各自的大世界,邻居多年,从未有过什么大的纷争,一直也算是相安无事,眼下我们重启六神天大战,不正是要解决如今仙气层面匮乏的原因么?却怎么都不该是我俩之间的胜负之争吧?我们的胜负,其实早在当年就决出来了。为何如今还耿耿于怀这些事情?”李相濡目露诚恳,缓步走了过去,伸出手要去拉半跪在地的魔尊一把。
  
  “呵呵……李相濡,你觉得你厉害了点,就真的能够当盟主?我们当盟主,比拼的是大世界的实力!我们带兵来此一战!谁厉害谁当这盟主!”魔尊一把拍开了李相濡的手,然后踉跄站起来,又面目狰狞的说道:“你这盟主,我不会承认!有本事,举兵再战一回!”
  
  “魔尊,何必再自取其辱?难道这么多年下来,彼此还不知根知底?”李相濡有些不悦的说道。
  
  魔尊却怒哼一声,随后瞬间离开了原地,往自己的血魔旗舰飞去,到了我这里。看了一眼新御安王和灵越王,他怒道:“怎么带来你们两个没用的东西!还不走待到何时?!”
  
  灵越王和新御安王吓得脸色惨白,连忙飞离原地跟着魔尊而去,而魔尊从我身边掠过时,一句话也不说,估计现在的惨状,也不想说什么了。
  
  魔尊的血魔战舰很快启动了,并且往通道方向离去,我叹了口气,这争夺盟主之位,看来是要不欢而散了。
  
  打赢了魔尊的李相濡看着血海战舰消失在视线中,然后看向了我:“夏阁主,魔尊如此行径,委实是让我大失所望,他在魔神界的地位极高,想必很快就会兴兵来犯此境,夏阁主可有什么办法?”
  
  我冷冷一笑,你造成这状况,反倒是问我有什么办法?
  
  “李仙尊,你把魔尊打成这样,我能有什么办法,至于兴兵来犯,眼下以我鬼神界的实力,也只能保住中庭而已,至于这里,你们爱怎么折腾,想必我也只能眼睁睁看着而已,当然,现在既然李仙尊在这里,那我顺道可以提提意见。希望贵界和魔神界在此斗气,可别毁得太厉害了,万一我们真把天补上来了,还会发展这里经贸的。”我无所谓的拱手说道。
  
  李相濡捻须沉凝,好一会说道:“夏阁主。如果你能够承认我的盟主之位,我倒是可以给予贵界极大帮助,上古圣器……”
  
  “不必了!”我想都没想,当场就拒绝了他继续说下去,这无非就是要用上古圣器之类的噱头让我承认他的盟主之位。间接受他控制而已,我可不是妖神界,听他号令没准好处没捞着,圣道战舰还会给当成炮灰率先攻打神庭呢。
  
  “哦?夏阁主,这是何故?我还未说出到底这上古生气是什么,为何如此拒我于千里之外?”李相濡一副惊讶的表情,而李念君和南宫沐、太叔倩也都十分惊讶。
  
  “我们鬼道本就是小地方,能用上的实力,就那么点大小。”我伸出手指,比划了薄如纸张的距离,然后说道:“鬼道资源匮乏,兵丁稀少,你们都是大世界,我可不敢和你们玩,所以这次我们就按照以前你们三大世界说的那样。我们殿后,你们冲前面去就好。”
  
  不经意间,李相濡眉心一凝,似乎对我耍无赖很是不满,说道:“夏阁主,鬼道如今的实力举世清晰……”
  
  “我们只有几艘圣道战舰还能看,这些战舰只能自保,要当主战一方,我们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而且抛去这些原因,供你当盟主,我心里也过意不去,毕竟我家老徒弟百里决现在生死不明,我现在可是对李仙尊你抱着怀疑态度的,总不能你杀了我徒弟,我还天天拜你当老大吧?”我冷笑起来,李相濡是厉害,但现在和魔尊干了一架,至少也杀不了我了,他要卷土来威慑我。顶多我在中庭等他过来,要真不让我好过了,我还能让圣道战舰潜入古仙界,在仙庭那边一字排开,轰了他老巢就是。
  
  “夏阁主恐怕是误听了什么谣言吧?百里道友与我实力伯仲之间,我又如何能够杀他?肯定是他另有机缘,去了何处闭关修炼了,而没准这次修炼时间和以往一般,十年,数十年都未必出关。难道就此认为他身死道消?那就未免太过仓促。”李相濡表情中有些愕然。
  
  “呵呵,这个我没有调查,也没有太多发言权,自然无法和你当面对峙,不过。当年你打败魔尊,拿走三块纳灵法的玉碑,陷害太仙道直至灭道之事,甚至于造成了禁奴这等堪比浩劫的存在,总不能就这么撇的一干二净吧?当年可是有不少见证者的,好比到了现在,魔神界中走一遭,只要不是耳目封闭,也总能打听出一些端倪来,让你当老大可以。但谁知道我鬼道会不会成为你的踏脚石?最后和太仙道一样不知不觉的灭了?”我抛出了禁奴之事。
  
  李念君双目瞪大,面露不信之色,而太叔倩和南宫沐同样是疑惑的看着李相濡,然而李相濡比我想象的脸皮厚太多了,他捻须笑起来,说道:“各道皆有各道的命运,当年我确实是慕名去魔神界,和魔尊大战一场借来纳灵法参阅其奥秘,但未曾想回来半路,竟给陈太仙率先夺去了。当然,那一战我们之间确实也是互有损伤,但我未曾想陈太仙竟因此而身死道消,实在是可惜呀……然而,归根结底,陈太仙却并非是当时就死在我手中的不是么?要不然我借来的纳灵法,又怎么会落在他们手中?而既然他们这么想要和研究纳灵法,我也因陈太仙之死而深为自责,最终也未曾再前去讨要过此法,至于他们最终让禁奴学习此法。甚至是成为这等杀戮机器,更不是我可以控制的,夏阁主何以将这些想成是我故意为之?”
  
  “有意思了,历史尘封之事,确实是有好处的,那就是死无对证!李仙尊,现在你怎么说不都可以?但在我听来,却是另一个版本,所以对你,我反正是相信不起来了。也不会承认你盟主的地位,还请李仙尊多多见谅吧,而我们四大世界名义上虽为一个整体,但实际上还是分而治之的,你是利诱得了妖神界捧你臭脚,却利诱不了我鬼神界给你端茶递水,至于魔神界……呵呵,魔尊不愿臣服,不知道李仙尊怎么想?是举一界之力和他们争锋一番让神庭得力,还是给予更大的好处?亦或者直接暗杀魔尊,趁着魔神界另立新主而再图之?”我冷笑起来,看着李相濡面色阴沉下来,我犹似不觉的说道:“啧啧,不是暗杀么?想来你也没那么黑暗,那如果有能够让魔神界都答应屈服的条件和资助,记得给我们鬼神界一份,没准我一高兴,叫你一声老大也不是不行的,嘿嘿。”
  
  “你……大鬼皇未免有点耸人听闻了点,我们举起大旗重启六神天大战,总是需要领导者,大鬼皇如此不配合,岂不是故意给我们四大世界的生灵添堵么?”李相濡把对我的称呼都换了,可见是心中颇怒。
  
  我耸耸肩,说道:“那就当我们鬼神界不存在好了,你们要过血海,我另开一条道给你们借路打神庭就好。”
  
  李相濡一听,双目顿时变得犀利起来,可就在我想着他接下来会怎么爆发怒火的时候,忽然‘噗’的一声,李相濡嘴里喷出了一口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