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三百六十九章:绵剑
李相濡脸色首次露出铁青来,不过很快,他就摸出了一枚金丹,吞服进了口中,我心中暗骂这家伙果然对抗化道法的办法是这个!
  
  那枚金丹我很熟悉了,叫大道金丹,当时百里决就给了我好几枚,只是在逃命的时候吃光了,现在李相濡服食一枚,怕禁奴可就要吃.网%d7%cf%d3%c4%b8%f3
  
  不过禁奴似乎早就料到了这点。发出了凄厉的笑声:“李……相濡……死……古仙……道……死!”
  
  “哼!太仙道竟做出了这等恐怖的事物,简直是不可理喻,今日我定要为天下除害!禁奴,受死吧!”李相濡也不客气的说道,随后瞬间冲向了禁奴,一剑朝着对方劈过去!
  
  我暗骂李相濡果然一贯的卑鄙,这个时候不用剑法,也是在等大道金丹恢复过来!
  
  禁奴当然不如李相濡卑鄙,看到对方冲过来近身战,她也冲了上去,和李相濡两剑对撞起来!
  
  力量压制后的实力对抗,相较剑法剑技,更甚于道力,李相濡深知这点,所以超凡入圣的剑法直接和禁奴硬碰硬了。禁奴哪知是计?还真的跟这剑神飙起了剑,然而她即便再厉害,又怎么能跟杀死陈太冲的李相濡相比?只是数十剑过去,身上就到处是伤痕了!
  
  我完全没想到原来还十分有把握占据上风的禁奴,竟在这时候落了下风,而李相濡反倒是丹药开始挥发效果,渐渐竟开始占据上风了!
  
  偏偏我还不能去提醒禁奴,毕竟现在就算是和李相濡撕破脸,可也不能太明显的支持禁奴这等恐怖份子,那是要给其他大世界仙修戳脊梁骨的!
  
  不过禁奴毕竟也是常年在生死中摸爬滚打的剑者了,反应过来的她边打边退,剑歌也跟着咏唱而出,看来也是知道直接用剑歌比让李相濡占尽便宜好的多!
  
  “仙道所去别离远,流水断云生死期,欲解伤心断肠剑,掷向林空化情枝!太仙道!我!道!灭!途!”禁奴手中的焚天瞬间消失,而人已经缩地术到了很远的地方!
  
  缩地术自然是避开对手的不二良法,但现在才施展剑诀,李相濡却已经强行消化了不少的大道金丹药效,并且有了逆转对手的能力:“雨积云庭映彤枫,林扉清溪似渊穷,青鸟时惊剑影来,其声遥在飞翠中!古仙道!云!庭!剑!影!”
  
  轰隆隆!
  
  焚天之火下,一声雷霆霹雳闪过,随后大鱼顿时倾盆而下,李相濡正是拥有此等逆天改境的能力,而他的脚下,也很快出现了一片的云庭山水之地,大地变得青翠无比,而一道溪流。也在疯狂的火焰下蔓延伸展而出,天空中,巨大的鸟影掠过,恍若是随时落下把对手叼走一般!
  
  我看向了天上,心中也不由感慨李相濡的剑意何等的强大。这绝对不是靠谁用普通剑法就能够达到的境界!
  
  而禁奴的剑歌念罢,同样表现出了不俗的境界,毕竟是太仙道选出来复仇的天才,剑法一出,天地恍若是坍塌了一般。那把抛向太低的焚天神剑也早就不见了,不知道是化作了情枝还是如何去了!
  
  接下来,轰隆隆的火雨从天而降,把整个天际一瞬间染红,随后在禁奴的指挥下,猩红色的剑雨形成河流,形成云层,朝着李相濡席卷而去!这恍若是断肠之歌,离别之歌,威力延绵,恍若无穷无尽一般!
  
  李相濡也不由微微蹙眉,毕竟这密密麻麻的攻击,显然是难以抵挡的,不过他的剑歌也同样发出了,在不朽神剑的加持之下。剑影闪烁,恍若是在火焰之地剑舞的影子,一瞬间出现,一瞬间消失!
  
  轰隆隆!
  
  两种剑法互相对冲,把整个神仙城都打出了一个极深的大坑,这坑洞足有数个足球场的大小,到处都好像用犁头锄过了一般,一道道的剑痕清晰可见!
  
  道力互撞的结果很快也出来了,禁奴此时此刻已经浑身是血,而李相濡同样好不到哪儿,眼下光是那张棱角分明的面孔,就多了好几道剑伤,虽然正在道力强制恢复下,但也能看到李相濡面色的难看!
  
  但疯狂的剑奴早就置生死于度外,看到李相濡受伤,即便自己身上剧痛,估计都不觉得如何了,她的笑容越发的凄厉,而接下来的剑歌,同样也凄厉起来。这剑法我已经熟悉之极了,是禁奴杀意最凛冽的招数!
  
  “天池夜凉初识殃,血海飘香戮影残,使将人皮作鼓瑟,共奏怒声问剑寒!太仙道!怒!剑!狂!崩!!”没有理会伤势,禁奴直接施展了怒剑狂崩!
  
  她的意图,我一下子就读懂了:同归于尽!
  
  轰隆!
  
  果然,地面爆发一场血海浩劫,禁奴原本展翅的挥剑动作,一霎那紧绷起来。而身体往后倾倒,脚跟却仍如钉子一样钉在空中!
  
  这是怒剑狂崩的起手式,这一剑是以储蓄自己能量,随后在一瞬间如弹弓一样往后扳,再疾射而出的恐怖杀招!
  
  而每逢我碰上这诡异的姿势。都心中生出不寒而栗之感!也不知道李相濡会是什么心情!
  
  “你恶贯满盈,罪大恶极,既然存心来我这找死,那我便送你一程!”李相濡咬牙切齿,不朽神剑一抖,嗡的炸开了一片的涟漪,而接下来,他的剑歌也毫不犹豫的颂唱而出:“若知此别魂应断,忆事剑年亦朦胧,远思无限何处寄?怎堪仙山又蒙茸!古仙道!剑亦朦胧!”
  
  猛然间。染尽血红的天地间,忽然变得一片萧瑟,李相濡的剑压实在是太过强大了,原本怒剑狂崩该有的恐怖威力,在这片朦胧剑气中,竟缺乏了可怕的气息,而这一剑,我就明白谁更加的厉害一些!
  
  一劫的真仙再厉害,对上二劫真仙,差距就明显至极了。即便是李相濡刚刚经历大战,而禁奴取得先机,但真正的实力会随着时间展现而出,而现在,就是李相濡逆转之时!
  
  轰隆隆!
  
  如同大坝决堤,禁奴的怒剑狂崩往前喷发,以势不可挡的气势,朝着李相濡冲过去,而李相濡的剑气却同样的可怕,那猛烈的朦胧剑气。一下子就在他的眼前旋转成了一片高山,在剧烈的剑鸣中,扶摇而上云天,恍如是不周仙山再临人间,把狂放的怒剑狂崩直接挡在了仙山前面!
  
  “哇啊啊啊!!”禁奴的怒吼声,李相濡的叱喝之声,在同一时刻响起,如同惊动整个世界!而两种能量的碰撞,也当场把早已千疮百孔的神仙城打了个溃烂!
  
  太仙道对于肢解空间有着十足的经验,数之不尽的断壁、巨石往下面的死星飞坠。加上李相濡的猛烈剑击,让整片天地破败得跟世界末日一般!
  
  然而,禁奴的咆哮之声,很快就戛然而止了,站在外围的我已经捕捉到了一抹影子正愣愣的站在那儿,我心中叹了一声,禁奴是直接给打成了虚体,眼下已经是无法再行反击了!
  
  包括她引动的可怕剑气,也在这时候,给李相濡的棉绵剑气掩盖!
  
  我知道再不动手,禁奴的虚体很快就要给李相濡击溃,所以也懒得再多想后果,立即缩地术拦在了禁奴眼前,浩劫神剑出手,直接照反了李相濡夹枪带棒而来的攻击!
  
  轰隆隆!
  
  李相濡的残余剑法毫无悬念给我的浩劫神剑破除,而他此时面色中多了一抹杀机:“大鬼皇,你这是做什么?难道是故意要和我作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