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三百七十一章:无关
    李相濡站在我面前,就表示晋吽和张素夜,已经追着赵茜而去了!赵茜法术实力之强,连我都不得不佩服,他李相濡估计不知道赵茜厉害,居然派这俩大龙套去对付她,我心下稍安,不过我自己面对李相濡,却难免有点发怵。
  
      “回古仙界,当剑阁的阁主?”我无耻的问道,李相濡面皮一抽,冷道:“等着接受审判吧!大鬼皇!”
  
      “别这么不近人情嘛,人都让我救走了,难道李仙尊觉得能抓住我?”我再次耍起了无赖,他李相濡一本正经,我反其道而行正好和他作对。
  
      “救走?大鬼皇是觉得李某太过好商量了,还是太好欺负了?”李相濡凝眉露出了一抹厉色。
  
      我心中一滞,难道这李相濡还有后手?
  
      不过我根本不打算搭理他,当即缩地术快速朝着和赵茜不同的地方飞去,意图是引走李相濡,给赵茜争取时间后,我俩在汇合离开,至于李相濡之后想怎样,那也是他的事了。
  
      然而李相濡速度也是极快,追在我后面恍如一之巨大的飞鸟,让我一路飞行,总觉得后面有强烈压迫感,随时能够压垮我!
  
      而等我回头,却诧异的发现,李相濡已经离得我不远了!
  
      “哼,既然我要留下大鬼皇,自然有自己的把握,若是你配合,在审判结果出来之前,我都会以礼相待,但若是大鬼皇反抗,那就怪不得我动手了。”李相濡冷哼一声。
  
      “别把自己太当回事!”我冷笑说道,但李相濡的冷静,远远出乎我的预料。
  
      我忽然想起了之前停留在神仙城外不远的古仙界新旗舰百万剑阁,以及之前李相濡提出的古神界遗留道器,莫名感觉一丝担忧,所以就有意往那边飞去。
  
      但还没等我飞到那里,李相濡就已经欺身而至,并且剑光霎那就冲着我后脑勺而来!
  
      哐!
  
      一声闷响,神剑相接,炸起了一场能量的风暴,我瞬间感觉到气血翻腾,可见二劫真仙的道力强度远比想象要大。
  
      给压制了一刹那,就意味着会给对方强烈的压制住,接二连三的攻击,立即从李相濡的不朽神剑中发动,我虽然这几个月里没少给李古仙特训,但毕竟这可是与剑相濡的李相濡,一辈子都沉浸于剑中,早就人剑合一了,在近身战中,我占不到半点便宜!
  
      所以之听到一连串的爆响,我步步后退,几乎是给单方面的压制了!
  
      “李相濡!你真要逼我认真么?”我皱眉怒道。
  
      结果我这分心法根本没用,李相濡逮到这机会,根本没打算放过我,好几下的爆裂攻击,打得我浑身都酸软了,对方的剑简直就是针对我这半吊子而来!
  
      我缩地术快速闪现,但李相濡的速度也快得离谱,似乎他还有针对缩地术的飞遁之术,因为我的缩地术无声无息,连方向都是不确定的,但他就是知道我往那个地方停留,所以速度远胜与我的他,能够霎时间就等待我从空间中踏出来!
  
      经过三次的反缩地术后,我已经连缩地术都无法相信了,毕竟再这么下去,我非得给他的守株待兔弄死不可!
  
      “鬼皇,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是自己愿意和我回古神界,还是我亲自请你去一趟?”李相濡森然说道。
  
      我这次没有缩地,而是浩劫剑一挥,念起了咒语:“剑凄绝顶万象枯,露寒致极群色苍,云深一片夜圆月,照见银河水气凉!”
  
      李相濡对我居然用剑歌来跟他相斗,似乎感觉到了一丝不快,说道:“既然大鬼皇要用剑歌来斗,就怪不得我了!”
  
      说罢,李相濡瞬间退后,长剑一横,然后剑歌也跟着颂唱而起:“风霜从来怜剑薄,雨露独喜孤客纤,遥知相濡多寥落,我独一剑御苍茫!古仙道!相濡一剑!”
  
      我知道这次无法善了,自然是直接将最强的剑法施展而出,所以浩劫神剑伴随剑歌,霎那间轰出了无数的银河剑气,这一招我在李古仙那训练得最认真,使用次数也最多,所以一出剑,漫天遍地都是剑光,速度极快的同时,威力中也透着时空剑气的威芒,所以连李古仙都啧啧称奇!
  
      不过李相濡可不是普通的阿猫阿狗,那是剑神李相濡,剑法之玄奇,在之前几战里已经是见识过的,所以他的剑歌颂唱过程中,我再度加强了剑法的狙击力度!因为他这一剑,明显是突入形态的,而我的则是剑雨攻击!
  
      这样的互相攻击下,如果我无法在他突入之前抵挡住,势必要给他斩于剑下!
  
      轰隆!银河剑气冲向李相濡的时候,整个防护罩发出了炸响,而李相濡面对这样的攻击,也不过是轻蹙眉心而已,随后脚步一踏,瞬间就往我这轰来一剑!
  
      但我的银河剑气绵长不绝,自然不会让他轻易靠近,接连不断的剑气攻击,也在强烈的消耗他的道力,并且搅动他的护身罡罩!
  
      轰隆!
  
      又是一声巨响,李相濡再度遭遇来自于我的绝强攻击,但他的攻击也未曾有太多的凝滞,在剑雨中,仍然如同剑歌描述的那样‘独此一剑御苍茫’!
  
      看到我的剑法虽然如同魔尊那样拥有强大的威力,但却也无法阻止自己的千金,李相濡的目光中透着一抹自信,想必他也觉得只要再一瞬的时间,我怕就此也要完蛋了!
  
      “原来只有这个程度么?”那把不朽神剑很快就来到了我的前方,我甚至能够感受到剑气抵触眉心的微冷,而李相濡此时此刻,那抹自信,变成了一丝的得逞!
  
      然而,我很快冷笑起来,因为我的剑诀,并未因此结束,毕竟刚才的一剑,只是整套剑法的三分之二,剩下的一部分,才是我从李古仙那学来的精华!
  
      “君今欲度何归日,独行何时又漫长!天一道!无限银河!”我怒喝一声,剩下的剑气再度陡升,一刹那多得跟牛毛似的!
  
      李古仙正摧毁我的剑气,引相濡一剑而来,但一看到这剑气居然横生了近一倍,练得也不由大变,而原来还能勉强抵抗我的护身罡罩,在前进到追密集的剑气区域,也再无法抵挡这可怖的一倍半掷咒,嘭的一声巨响,护罩就裂开了!
  
      无数剑气很快就让李古仙吃了不大不小的亏,不过他毕竟是剑神,临战经验何等的丰富,只是一个眨眼的时间,他就飞出了银河剑气的区域!
  
      但这个时候,他所受到的攻击,让他的衣服裂开了很多密密麻麻的缝隙,就好比镂空了一般,若不是他立即凝形幻化,怕还得走光!
  
      “这是我们古仙道的剑法!你从何处学来?”李相濡有些惊奇的说道。
  
      “你家祖师爷教的,怎么?你想学?那还得叫我一声师兄才行,你可愿意?”我阴恻恻的笑道。
  
      李相濡顿时皱起了眉头,说道:“荒唐,祖师爷殒落于人神界,天下皆知,你近些年方才出道,如何拜她为师?”
  
      “呵呵,提醒你一下,浩劫神剑当年谁人剑器?狡兔三窟,你说她会这么容易殒落?”我晃了晃浩劫神剑,这让李相濡陷入了沉凝。
  
      然而,这沉默并没有持续多久,李相濡很快就露出了冷笑,这意味着,他并没有在意这个,亦或者还另有手段解决问题!
  
      “原来是寄魂于剑么?那便与祖师爷无关了。”李相濡摇摇头,似乎在为刚才自己的疑问感到可笑,而且还不仅如此,很快他就说道:“现在,大鬼皇还是先想想怎么脱身吧,桃止鬼帝现在也被我们围堵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