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三百七十二章:要价

  听李相濡这么一说,我脸色为之一变,而很快,果然感应到了赵茜的气息,可见李相濡并不是骗我,而是感知能力远在我之上!
  
  “鬼皇!”赵茜界力转移之后,远远的就提醒我注意了,她不是个鲁莽的人,如果能够逃去别处,她不会逃到这里来!而究其原因估计会相当复杂,至少绝对不是跟我一起送死!
  
  “怎么了?”我有些担心的看着赵茜,她还是穿着桃止鬼帝的服装,身上没有半点受伤的痕迹,而手中还握着焚天神剑,另一只手中握着洗戾棺的锁链,而九枚补天石还环绕她的身边,那应该是没事才对!
  
  “外面有三艘百万剑阁……”赵茜连忙说道。
  
  我微微蹙起眉,看来李古仙早有准备了,这是打算让我有来无回呢。
  
  “李相濡,你想要引发战争?我准你一艘旗舰载你过来,可不是让你在我这大摇大摆进进出出的!你以为现在我所在的鬼神界,还是你想的那个捡破烂的鬼界?信不信我立马派一百艘圣道战舰铲平你们仙庭?!”我一副怒不可竭的样子说道。
  
  李相濡冷冷一笑,说道:“大鬼皇稍安勿躁,我这百万剑阁,确实是一艘,只是这旗舰有点特殊,参考仿照的是一气化三清,三清化万道来制作,故而这一艘旗舰,可拆分为三,由三位执行舰长控制,而每一艘分舰,则拥有百万剑气,所以才称之为百万剑阁,却不是桃止鬼帝所言的三艘!”
  
  “呵呵,这可不好说,谁知道是不是你带了三艘过来,我这就当你是侵略了!”我怒道,然后看向了赵茜:“桃止鬼帝,我现在命令你,立刻让我的旗舰带领驻守边关七艘圣道战舰来这里,并且下令让各鬼帝,领衔各自主舰,副舰,前来迎击古仙道入侵!”
  
  看我蛮不讲理,李相濡怒哼一声,一甩袖子说道:“谁不知道我古仙界战舰擅长拆分,如万剑招来,如现在这百万剑阁皆是如此,大鬼皇这是要祸水东引,指东打西么?”
  
  “什么叫指东打西?我就知道你现在这是拿战舰威胁我!”我得理不饶人。
  
  “若非是大鬼皇故意要救走禁奴,我岂会有此决定?”李相濡看了一眼洗戾棺和赵茜手中的焚天剑。
  
  我就知道这李相濡很在意这两样东西,焚天剑很好理解,毕竟是九大神器之一,但这禁奴,如果只是为了杀人灭口,恐怕理由还牵强了点,毕竟现在信他的人多半是信了,不信他的就算他杀十个禁奴,如我肯定也不会相信,那他要禁奴去干嘛?
  
  而就在我还在深入去想禁奴的事情时,三艘百万剑阁,从三个方向包围了我们,而剑阁周边,到处都是大型的飞剑,这些飞剑毫无疑问就是万剑招来的一部分!这百万剑阁每一阁估计都有都有一艘万剑招来,只是现在经过了改装,他如果应是说一艘,我估计也拿他李相濡没办法!
  
  赵茜正是认清楚这点,所以跑来看我有什么好的策略。
  
  “好,你李相濡是很厉害,既然如此,你有什么要求,直言就是,是打算打劫我呢,还是要入侵我鬼道?”看到给包围,我反倒是豁然不少,而战舰到了以后,这晋吽和张素夜,也偷偷摸摸的躲在了这百万剑阁旁边,当然,他们绝对不敢靠近我,因为有过这次不愉快,估计见我都要绕道了。
  
  等这事之后,我再去找晋吽和张素夜他们麻烦,眼下先看看李相濡想怎样再说!
  
  李相濡捻须一笑,他知道这种压制形态的包围对我最是有效,因为我救得了自己但救不了赵茜,而救得了赵茜,未必保护得了洗戾棺,所以很快他又恢复了云淡风轻的样子!
  
  “禁奴我是一定要带回去的,至于那把焚天神剑,因为是妖神界之物,同样需要归还妖神界,当然,鉴于大鬼皇实力,此剑估计到不了妖皇手中几天,怕也会易主,故而暂时有我保管就是,另外,结盟之事,想必大鬼皇也该有想法的吧?何不现在大家讨论讨论?”李相濡微笑说道。
  
  我嘿嘿一笑,说道:“想要结盟,很容易,现在我们就结盟,不过这盟主,我还是那句话:不能是你。”
  
  “你……”李相濡皱起了眉,但我很快说道:“要我承认你是盟主,其实也不难,答应我几个条件,你立马是我鬼神界的老大哥,我也会称你一声盟主。”
  
  “呵呵,大鬼皇是不是觉得可选择的余地还很多?”李相濡双目眯起一笑,那红口白牙格外的刺眼。
  
  “嘿嘿,余地当然不少,比如我能补天,同样可以毁天,真逼急了有灭道危险,我不怕引血海来个鸡飞蛋打,况且你真以为杀了我,能够全身而退?我的旗舰离着这里可不远,别说你能秒杀我,这话我不信,至少撑到战舰来,还是能办到的,到时候怕你这百万剑阁也禁不住我鬼道的幻灭星辰炮吧?还是说你李相濡觉得真能轻松秒杀我,百万剑阁也能轻松顶住幻灭星辰炮?而且……”我手中的浩劫长剑放在眼前轻轻一颤,浩劫威芒顿时大放!这种毁天灭地的气息,就是我都感觉到恐怖:“来之前,这把浩劫剑上存了不少能量,我真想试试放出来会有什么效果,会不会真如当年传说的那样有灭星的威能!”
  
  李相濡皱起了眉,而远处的晋吽和张素夜听了,也不禁倒吸一口冷气,还真的不是忽悠,这些筹码放在谁眼里,都是威慑力!
  
  “强龙不压地头蛇,李相濡,你是厉害,但我鬼神界也不是以前由着你和魔尊欺负那时了,就算没有我,我鬼道也玩得转。”我冷声说道。
  
  “哼,六神天大战重启在即,我也不跟你多啰嗦,说吧,你要什么条件?”李相濡有些不高兴,但就算他不高兴,又能把我怎样?
  
  “焚天神剑,还有这洗戾棺里的禁奴,我就带回去了,这是基本,李盟主,我相信你也心中有过取舍吧?这个对我们而言,虽然是私人个人问题,却是谈判的基础,半点不能让步。”我一副恭敬的样子,实则先占了大便宜再说。
  
  “是打算从禁奴口中知道什么么?”李相濡眉心紧紧皱着,但很快他就松动了,说道:“身正不怕影子斜,继续说。”
  
  我心中嘀咕,这盟主之位,对他真那么重要?看来他要么所图更大,要么就是另有后手,所以我抱着封杀他后招的目的,继续说道:“接下来,当然是六神天联盟的事情,我鬼道资源薄弱,你们古仙道既然那么强,那按照太叔道友说的,之前我寄存在百里家的田产,也该还给我吧?”
  
  “不行!此事已经对抵禁奴之事和焚天神剑,岂能再让你漫天要价?”李相濡很干脆的拒绝了。
  
  “啧,当了盟主还这么小气……”我知道他现在正冒火,之前答应条件是不给的,毕竟他十面埋伏,有利一方是他,不过大方向我还需得定下来,免得后面给他所趁,所以厚着脸皮接着道:“六神天大战,你们古仙界、魔神界、妖神界都是兵精粮足,自然是要打头阵的,反观我们我们鬼神界,近些年补天已经入不敷出,外强中干了,所以之负责殿后,任何时候都不冲锋,不当炮灰,这点李盟主能答应?”
  
  “难道鬼皇这是故意不打算好好谈么?”李相濡脸色再度阴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