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三百七十五章:变种
    “陈太仙!?”我脸色大变,连赵茜也是一脸的茫然,但那老者却不像是说笑,哪种自信和骄傲,除非是疯子,否则谁会突然说自己是陈太仙,而且还是个二劫的真仙!
  
      老者将剑全部拔出后,将黑色的透明剑身横在身前,随后两指在剑上一划,霎时间黑光如云如雾,冒出磅礴的气息,而因为能量的加持,剑身上很快显出了两个字:太仙!
  
      我倒吸一口冷气,如果看到这把剑还不足以证明他的身份,那我就太过短视了,赵茜看向了我,说道:“天哥,要不我们一起先逃?”
  
      “不行,你走,他的实力,恐怕不亚于李相濡,毕竟那是古仙界曾经的三大柱石,绝对不是一般的强者!”我不能让赵茜留在这里,她擅长的是法攻,而且那把焚天虽然暂时控制住,但应该没有完全的斩破,却不擅长和这等级的剑仙斗法,而且我也生怕洗戾棺中的禁奴暴露,反倒会和她祖师爷陈太仙扯上关系,所以我殿后留下,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那……好吧!天哥需得小心,如果有危险或者一个人对付不了,就令我折返。”赵茜忙说道。
  
      我点点头,随后手一张开,念了一声‘兔子’,手中的浩劫神剑就出现在了空间之中!
  
      陈太仙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这把剑,说道:“原来是李古仙的兔子,哼,李古仙在,我尚且不怕,你的话,还差了一点,你这孩子能传承此剑,应该是个人物,但碰上了我,怕得怪自己道运不好了。”
  
      我脸色再次一变,他居然直接叫出了我的剑的名字,要知道现在这把剑,可是复制了李相濡的‘不朽’,样子已然大变,而他一眼看穿,可见不是十分熟悉‘兔子’,就是曾经和李古仙干过一架了!
  
      和李古仙打过却还能站在这里本就不可思议,而且传闻他不是给李相濡杀死了么?
  
      难道是一念神魂给培养起来的杀伐工具?我沉着脸,问道:“陈太仙,你可知道今夕是何年?你的太仙道已经在李相濡的诡计下灭亡了,连你,当年也给李相濡杀死了,却为何还站在这里?”
  
      “我既是太仙道,何有灭亡一说?至于你说的那位李相濡,我并不知晓,何须用这些莫须有之事与我扯东扯西?”陈太仙淡淡的恢复,随后太仙剑一挥,道:“而且,就算你不说这些事拖时间,老夫也不会占你便宜,也给了你准备的时间,现在,可一战定生死了没?”
  
      听他这么一答,我整个人都不好了,太仙道既是他,他既是太仙道?既是说他觉得他太仙道就是他一个人而已,而且李相濡名声彻响四大世界,他居然不认识?那他的记忆,到底是损毁了,还是给人重建了?亦或者是从三柱石都俱在之时穿越来的?
  
      “非打不可?”我可不想跟三大柱石打一场,但他是来杀我的,我又能怎样?
  
      “你死,或者我死。”陈太仙说完,两指一点长剑,剑歌从口中一字一句念出:“七重山多如乾川,千崖万岭可登仙!”
  
      陈太仙的声音高亢,和禁奴的凄厉完全不同,而且之前我所见的太仙道剑歌,多是往霸道无比的方向,很少有这正儿八经的剑诀,这陈太仙是创道者,看来和后面的传人终归有些不一样。
  
      也或许是太仙道当年经历了那场柱石崩坏的惨况,所以一心只想要复仇,以至于后面的时代里,剑歌多以霸道凶狠为主,却不知道有时候意境已经和以前创道者所去极远了。
  
      陈太仙的声音中正平和,却也带着一股霸气在里面,这或许是有别后面世代弟子的地方,而基于他的剑意,周围出现的连绵群山,也巍峨至极,剑气所到更是形成山高路远的态势,犹如这片虚空给他直接创造出了一片异空间!也不愧他有三大柱石之称,剑法不能说是出众,而应该称之为登峰造极!
  
      我咬咬牙,见拖不过此战,而赵茜已经离得远了,就硬着头皮挥起浩劫神剑,并且双目闭起,塑造出自己的剑意来:“飞流轻灵写云州,仙隐此去墨仍留……”
  
      我的长剑一甩,如同大笔泼墨,一瞬间把这片山水大地染成了水墨江湖,而恍若是云州的仙气雾气,也弥漫在这片无尽的领域,仿佛将我再度带回九州界的云州,当年初遇云冰心之时!
  
      “好剑法!”陈太仙也不禁大声叫好起来,不过这虽是称赞,也是有把我当成对手,要认真的意思!
  
      果然在我的剑意刚刚出现的时候,他的剑法后半段也颂唱而出了,而这接下来的剑意,更加的厉害,连我在护身罡罩下,都感觉到了冰冷!
  
      冰风暴很快就不砸落下来,山上全都是雪花盖顶,犹如想要立刻将这里布上一层银装一般!
  
      “四云峰白雪盖顶,二月夜半听寒蝉!太仙道!苍!岚!太!仙!”站在峰顶的陈太仙手中的仙剑舞动,一身黑衣的他,如同苍白中的唯一不同,要把这片极地变成自己的领域!
  
      天空跟着黑暗了下来,陈太仙竟真的把这里变成了栩栩如生的小世界,而他造成的剑气空间,也不知不觉的让我的道力锐减,这漫天雪花,和落下炸弹没什么区别!
  
      “青葫总疑寄魂舍,芳山也是古剑秋!天一道!青!剑!飞!流!”我脚步踏出,从一座山飞奔另一座,速度快如闪电,剑光所到,周围的积雪全都给‘不朽’独有的剑声扫光,而等我的飞流青剑一掷,前方一大片的领域,也尽数给我破除一空!
  
      这一剑,是我为云冰心寄怀而偶得,所用剑法更加接近于法术,但这样做的一个好处就是,纳灵法能够趁机得到发挥,毕竟现在的双重掷咒实在不熟练,真要如同李古仙那样,我何须惧怕任何剑仙?
  
      “三层纳灵法!”我剑法完成那一刻,纳灵法也在这时候补全,所以一瞬间,周边属于陈太仙的剑气,有一部分给我直接纳来了!而这些力量,也伴随着飞流青剑而出,如同带着一根长长的彗星尾巴,冲向陈太仙!
  
      “好一个纳灵法,不过你还差我一劫!却奈何不了我多少!”陈太仙说罢,双手一拍,快速念起了咒语:“太仙御法!”
  
      我皱了皱眉,这太仙御法是什么鬼法术,难道还能抵抗我的纳灵法不成?
  
      轰隆!
  
      在陈太仙念咒后,两种剑法果断的对冲了,而纳灵法也和太仙御法同时撞在了一起,但诡异的事情很快发生,这太仙御法施展后,竟是出现了一白一黑的两只大型光球,不断的围着陈太仙急转,形成了一个防御圈!
  
      而我尝试用纳灵法裹挟浩劫冲击之后,很大一部分威力直接给两球所抵消,确实是一种防御的结界!不仅如此,纳灵法吸收的能力,也在两颗黑白球的作用下效果锐减起来,看来还真是厉害的防御办法!
  
      我心中郁结,这还真如同太一大神的阴阳轮变种,要不是他们之间一个是道德天尊,一个是东皇太一,我还差点要骂这是同道相杀了。
  
      轰隆!在云海和高山对撞的一刹那,果然爆发了一场凶猛的爆炸!
  
      虽然纳灵法的威力不小,直接破除了对方的太仙御法撞上防护罡罩,但却没有对陈太仙造成太大的伤害,反倒是我浑身巨震,气血翻腾,到了最后,只能是靠残余纳灵法吸收的能量立即外放,来抵消对方冲击过来的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