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三百七十六章:冷水
但这陈太仙作为二劫的真仙,实力之强,远超我的想象,我的纳灵法因为仓促外放,自然力量不够,而给他的剑气湮灭后,瞬间排山倒海一样的道力就朝我而来,撞得我整个人差点飞出了外面!
  
  我连忙趁着纳灵法的威力还存在缩地离开,但看向了对面山上仍然站着的陈太仙,我脸上不由一暗。因为陈太仙的太仙御法已经把所有的纳灵法抵挡在了外围,即便道力是消耗不小,但看他的表情,根本就是九牛一毛!
  
  “不愧是三大柱石。”我淡淡说完,继续催动纳灵法强吸他的残余道力,而陈太仙也两指一划,准备念起第二剑歌!
  
  我心中一滞,暗道再打下去,我明显会吃亏多些,毕竟之前跟李相濡刚对了一招,道力损耗很大,这次跟陈太仙死磕,我可没有任何胜算了。
  
  我毫不犹豫的闪现离开战场,而这一次缩地,自然是用尽了吃奶的力气,所以一遁之下,已经不知道离着刚才战场多远了,回头一看,根本就没有陈太仙的影子!不过我不敢有任何的轻敌,仍然疾飞的同时。抽空缩地逃离,毕竟有过刚才和赵茜一起时的见闻,我不敢小看陈太仙的遁速!
  
  结果我刚刚使用完第三次缩地术停下来,就发现了前往的黑暗处,陈太仙已经是一副久候多时的表情了!
  
  我倒吸一口冷气,如果他陈太仙是李相濡派来的杀手,确实是物尽其能,用法恰当!因为在我使用了缩地术后,能够跟上我的速度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同样的缩地术!
  
  霎时间,我明白了之前为何跟赵茜明明离开,但结果还是撞上他了,看来有强大的徒孙如禁奴,必有更厉害的祖师爷,这陈太仙的缩地术,绝对比我是要强大的!
  
  不能逃,斗不过,这下子我心中一下子就焉了下来,该怎么办?
  
  “陈老前辈,你觉得欺负我这一劫真仙,公平么?好歹你也是一代宗师了。”我皱了皱眉,打算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以剑定夺生死,又和不公平?况且你掌握天下三大道法,又有兔子神剑在手。就是寻常二劫真仙,也不是你的对手,恰巧是撞上了我罢了,生死由命,也是理所当然。”陈太仙平静说道。随后剑光一扫,两枚黑白圆球再度出现,他施展太仙御法,也是要对抗我的纳灵法缘故。
  
  “我刚刚和李相濡斗了一场,实力损耗极大。前辈要杀我,给我几天恢复时间可以么?到时候大家倾尽全力斗法,赢了舒坦,死了也畅快,不是么?”我当即怂恿,只要给我点时间,把战舰招来了,定然轰你个首尾难顾!
  
  结果这陈太仙只是稍微犹豫一瞬,就说道:“不可,我答应了他,干脆利落的杀了你,无论见到你的时候,你是何样的境况!”
  
  “那人是谁?”我心中一沉,这陈太仙虽然精明,但毕竟有穿越的嫌疑。对自己死后的历史是半点不懂,如果我能够从中问出点什么端倪来,冤有头债有主,怎样都能让背后主使的人付出应有代价,因为就算我死了,也还有圣道战舰不是!
  
  “一个声音。”陈太仙仍旧面无表情的说道。
  
  “一个声音?怎么可能?如果不想说就算了,用不着这么忽悠一个晚辈。”我皱眉说道,趁机的,我把祖龙的部分能量填补了道力的缺失,现在既然对方是块难啃的骨头,那我就只能用尽全力敲碎他了。
  
  “信或不信,都在于你,来,再一剑就好,我不会让你死得太过痛苦。”陈太仙说完。剑歌再度从口中传出:“群峰飞翎合翠微,一湖烟藐隠云扉……”
  
  这一次,我忽然置身于湖中,而周围袅袅青烟,竟如同仙境一般。而陈太仙此时此刻,站在了湖边的一台石矶上,长剑一挑,无数的剑气随之舞动,竟像是清晨在湖边舞剑的晨练老人!
  
  “祖龙铠!”不过,我怎么可能会小看他的实力,当即就把祖龙铠召唤出来,身上的道力损失,也因此而顷刻填满!加上祖龙的威力加身,实力瞬间也暴涨起来!
  
  这也是我最后的杀手锏了。如果这次还对付不了陈太仙,那也只能当成这辈子最糟糕至极的经历!
  
  心中决意一起,我手中兔子神剑的威芒也跟着暴涨,随后一倍半的掷咒,也熟练的出现在了我手中:“剑凄绝顶万象枯,露寒致极群色苍!云深一片夜圆月,照见银河水气凉!”
  
  这次用一倍半掷咒,也是之前对抗李相濡时,能够拿到平手的局面,而传言李相濡是杀了陈太仙的罪魁祸首。那我这一剑,怎么的都可以让陈太仙受点伤吧?
  
  “龙池舞剑不胜仙,寒矶雪化钓夕晖!太仙道!寒!矶!剑!舞!”陈太仙长剑飞舞,速度越来越苦,而太仙御法的两个阴阳球在这时候,也快速飞舞到了极致,连我看到都如同只见一个黑白闪烁的光罩似的,可见它严密的防护圈!需要如此防护速度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要进行近身战!
  
  我倒吸一口冷气,但很快就沉下心来,念起了后面半截的咒语:“君今欲度何归日,独行何时又漫长!天一道!无限银河!!”
  
  在陈太仙冲向我的时候,我的无限剑光也同一时间射出,不断的攻击和阻隔他的前进,不过这太仙御法实在太过恐怖,居然快速转动之间,把我的剑气都隔绝在了外面,和李相濡的战法完全不一样,这太仙御法,防御能力更加的出众!
  
  轰隆隆!
  
  本来我还以为能够跟挡住李相濡一样的挡住他,然而我忽然发现我错了,这陈太仙的太仙御法实在太过厉害,居然直接突破了我的攻击,在这次的太仙御法抵消我的攻击而失去力量消失的时候,他已经到了我面前,和我进入了近身搏剑状态!
  
  这考量剑法的攻击,显然对我是一种压制,因为现在我连李相濡的剑法都比不上,对上陈太仙,也只有给压制的下场!
  
  砰砰砰砰!
  
  一连串的剑技对轰。果然陈太仙的剑法名不虚传,甚至怕是李相濡在这里,也不过如此,而且,他的剑比李相濡还要灵动,还要快速!几乎达到了李古仙银河剑气的等级!
  
  不过他的缺点,我现在终于也明白了,因为在连续中了十几剑后,我尚且还有命在,说明他的剑法威力远远比不上李相濡。更不是李古仙的对手,所以三大柱石他只能排到老三,也不是别家胡乱点名!
  
  “看看,不听我言,光练双重掷咒,而不练无限剑法,吃亏了吧!”李古仙的声音又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中,我忽然间却顿悟了起来,当时李古仙曾经说过,她的剑法中蕴含念咒,所以比别人的快,不过这分心二用之法,当时我也跟剑法一样只学了个半吊子。
  
  我皱着眉,努力的开始想起李古仙曾经的教授,并且认真临摹,即便身中十数剑,也在努力的解语!
  
  绝境,永远是天才的进身之阶,不曾遇上生死之战,同样永远不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似乎被我的求生意识左右,李古仙在这时候,竟于我脑海中,忽然念起了天剑无限的剑法口诀!
  
  下一瞬间,浩劫神剑让我如李古仙御身,剑气一刹那仿佛冲破了绝境,不断从我身上冲出,剑气也暴涨两倍有余,原先我中剑多而还击少,这一次,就如同给陈太仙直接泼了一盆冷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