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三百七十七章:双重
陈太仙本来正和我以剑互攻,还以为自己能够用剑法压制,并且轻松取胜,所以疯了似的以剑歌连续不断冲破我的防御,并且对我造成了极大的伤害!难免会多出一分轻狂,毕竟没有比压制另一位强者更荣耀的事!
  
  可惜,就在他觉得要赢的时候,我忽然而来的无限剑法,却一下子盖过了他的风头,并且还潮水般的淹没了他的攻击。让他本来是攻多防少的状态,顷刻就变成只防不攻了!
  
  “李古仙!?”陈太仙震骇问道,而这一次,他只能是步步后退,因为这剑法已经激活了他的记忆,李古仙强大无敌的原因,就在于双倍的剑速,还有强大无匹的威力!天剑无限,是六神天中最强的剑法!
  
  轰隆隆!
  
  陈太仙一边急退,一边不断防御,而接下来让我预料不到的是,他居然缩地术到了另一片空间中,并且怔怔的看着我!
  
  “怎么?作为三大柱石之一,打不过也有逃的时候么?”我皱眉一笑,显然表情中大有鄙夷的意思,而身上的伤痕,也在这时趁机缓缓恢复起来。
  
  “李古仙和你什么关系?”陈太仙再度发问,他身上黑色的道袍上,多了许多切口,每一道切口。都是时空剑力造成的,伤势几乎直达骨肉,加上双倍的密度,这伤势也绝对不比我轻多少,这一次反击,大家也算是打平了!
  
  我看向了手中的兔子神剑,心中难免对李古仙两次救命之恩深表感谢,但却同样不想失去好容易掌握的双倍剑法的手感!所以我立即缩地术欺身到了陈太仙身前,再度发动了无限天剑!
  
  砰砰砰!
  
  剑击声快速的响起,在浩劫神剑的攻击下,那把太仙剑就算是坚固异常,连半点缺口都没有出现,但陈太仙也受不了这样的强攻,所以在一连串的近身剑斗后,他果断的又缩地术逃了!
  
  这让我不禁讥讽起来:“陈太仙,你不是很想斗剑么,不是想要杀我么?这么逃下去,还怎么杀我?”
  
  “哼!太仙御法!常年仙乡朝闻道,老态龙钟便欲出!”陈太仙并没有回答我的挑衅,而是冷哼一声后,非常正确的选择了以剑歌来决定大家的生死,很显然他知道在剑法一道,已经难以再赢过我了!
  
  “三层纳灵法!”我深吸一口气,这一次,再也不能用半吊子的一倍半剑歌了。双重掷咒必须要使出来,否则面对陈太仙,我也不过是输的下场,而且现在他一定正打算用这招扳回颓势!
  
  陈太仙剑诀颂唱之后,整个天地立即变成了一片的纯白。只剩下他盘膝坐在空地上,而那把剑,则放在了身边!
  
  整个世界仿佛安静了下来,只有他自己的嘴巴正在低声念咒!
  
  我深知这招厉害,不敢有丝毫的轻慢。立即默念起了之前因为要练习双重掷咒,而创造的其中一条最熟悉剑歌!
  
  “野剑闲行酒未干,高歌寥寥谁又闻!”我快速颂唱这道经过重新改造的剑歌,欲要以双重掷咒,把这陈太仙一股脑干掉,毕竟我这场战斗,相当于我第二次对决了,我受伤不止一次,所以道力剩下不多,无法跟陈太仙进行持久战。
  
  陈太仙如老僧入定,恍若不闻我的高歌,但却在我颂唱后面的歌诀时,他忽然正在了眼睛,然后持剑站了起来,并以手指划过剑身:“谁知万里谪仙道。尽属太仙掌握中!太仙道!太!仙!剑!道!”
  
  我深吸一口纳灵法纳来的戾气,双目一瞬间化作了赤红,随后长剑一挥,把最后一句双重掷咒完成:“生平最是知天命,祇如青山共白云!天一道!云山剑愁!”
  
  在双方的领域互相压制撕扯下,周围的纯白,一下子变成了灰色和红色,交相辉映之下,让我们两人都陷入了难以识别对方位置的状态,而威力如此强大的剑技互相对轰,对空间造成的压力可想而知,霎时间的隔空对剑后,空间一下就炸开了!
  
  然而,我却发现原来是双重掷咒的剑法,在如此关键的时刻没有发挥出双倍的效果!而是给对方直接的压制了。在第三十七剑的时候,陈太仙甚至稳稳的压制住了我,并且以万里秋波一样的蔓延,来湮灭我的存在!
  
  嘭!
  
  护身罡罩在我失败那一刻,就注定了无法抵受住对方的直接攻击。破灭也是难以避免的了,媳妇姐姐连忙扯了我的衣角,但我这时候骑虎难下,根本上是无法逃避的!
  
  我咬牙切齿,继续以云山剑愁来应对,然而,陈太仙的剑道威力何等的厉害,就如同的剑歌中所念,朝闻道时尚且年轻,而等他老的时候出来行走时。太仙道就无敌天下了,他是大器晚成的类型,这样的剑者,会以稳定来压倒一切!
  
  不甘于此灭亡,我怒声再起,即便无法成功双重掷咒,那一倍半,终究也不至于灭亡吧!剑法再度推出,但力终究有穷尽的时候,在对方湮灭般的速度下。我的道力再度急转而下,随时怕都要灭亡一般!
  
  陈太仙的实力,实在是太过强大了!而就在这时候,忽然浩劫神剑剑身竟变得通红,毫无疑问,在关键的时刻,浩劫之力居然达到了可以使用的最初状态!
  
  我想也没想,立即叫了一声‘兔子咬’,接下来,前方一大片的区域,瞬间就陷入了浩劫之中!
  
  轰隆隆!
  
  如此千钧一发,前方就给我炸成了一片的乱流,我也顿时拼着重伤缩地术离开,到达后方安全的区域!
  
  然而这时候,我发现自己身上也到处是陈太仙造成的剑伤缺口了!我连忙一边恢复,一边的查看陈太仙是否给浩劫神剑轰灭!
  
  “不得不说,这把剑确实给我带来过不少的麻烦,我也无时无刻不在防备它的启动……可惜了,它现在不是威力全盛的状态,对我绝不会有太大的伤害。”就在我搜索陈太仙的位置时,他的声音,很果断的从我头顶很远的位置传来!
  
  我脸色惨白,看来兔子名声太响,大家也会多番注意,陈太仙更是为了防止这能力激活而留意万千,眼下躲过并不奇怪!
  
  但即便是可惜没有储存到更大的力量,也是救了我一名,而且看向了陈太仙时,他虽然躲过了突然而来的兔子咬,但同样受了不大不小的伤。也可见灭星剑的威力!真不知道完全形态下的浩劫效果,会是怎样的存在!
  
  “意外可以有,但再来一剑,这次你应该就用不了此剑的剑威了吧?”陈太仙淡淡的说道,即便是身上也有伤,但他的目光在看我的时候,恍如是看待死物:“青锋残风寒萧萧,吹冷林间万叶飘,何处明月最应别,数道玉剑霸银桥!太仙道!残风玉剑!!”
  
  陈太仙的剑咒速度极快。这一次他似乎有意加快了念咒的速度,于此同样的也会降低剑的威力,但这并不是他会手下留情,而是他知道这一击足够杀死现在的我几次了!犯不着多用上更强大的力量。
  
  “大家皆是重伤,真不给机会,那就一剑分个生死罢了!”我这时也有些破罐破摔了,这陈太仙不知从何而来,像是李相濡的杀手,却表现得又有些不像,偏偏我还得和他拼命!这一次一次的威逼,已经让我无可忍耐,第二道双重掷咒,我也毫不犹豫的念诵而出,不免有种死中求生的快感:“黄粱剑歌何处寻,一方蒲团坐夜临!骊色忽晃银河水,使此浮生入道林!天一道!浮生剑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