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三百七十九章:退步
    “我开玩笑的,太仙剑是和焚天神剑并没有太大区别,而且还是太仙道的根源之剑,之前禁奴不是将焚天神剑用于跟李相濡斗法么,她并不能将那把焚天神剑挥全部效果,因为她并非擅长这类法攻类的武器,倒是你更加的适合。”我笑道。
  
      “不过……不问自取,岂不是小偷么?”赵茜一副不好意思的神情,我摇摇头,说道:“想必禁奴得到此剑,应该也不是什么正当的理由,而且,或许把她救醒了,我想她可能会对太仙剑更有兴趣一些吧。”
  
      赵茜听我这么一说,点了点头,说道:“焚天神剑,是需要和剑心沟通,并极大化将其威力挥……”
  
      “嗯,你放心去使用吧,我想一剑换一剑,禁奴也会愿意的,毕竟太仙剑上面的总纲是为了契合道统而刻印上去的,如果使用太仙道的道统,以剑响应,便能挥出人剑合一的效果,毕竟他们的道体不是李破晓、李念君的天生道体,对于其他道剑,并不能完全的挥他们的力量,可如果是**的道剑,就不会有问题,而且看这太仙剑,我怀疑极有可能是陈太仙师从强者的时候,就已经得到的神剑,而这位强者,应该是古神界的厉害神仙,因为之前他的剑诀所言,常年仙乡朝闻道,老态龙钟方欲出,这两句估计是那时候所得。”我说道,看了一眼太仙剑,用封条打上后,将其包裹起来。
  
      “天哥这么一说……那我就暂时用这把焚天神剑吧……”赵茜怕表现得很高兴而显得贪婪,所以言语中多有不自信。
  
      我又宽慰了她几句,彻底消除了她的小心思,随后让她专心去汇合旗舰。
  
      好在李相濡没有再派强者来暗杀我,而且旗舰也离着此地并不遥远,而且紧急状况下,旗舰奔袭的度也快,要不然还不知道要出点什么幺蛾子。
  
      崔奕和蚩圣作为前驱,和我汇合后,总算松了口气,两位听闻过程,都无不是脸色惨白,差点没吓出毛病来,毕竟我现在在鬼道的地位已经今非昔比,现在我一旦倒下,鬼道意味着灭道,毕竟没有我,鬼神界夹缝生存都不可能。
  
      “看到了吧?树倒猢狲散,鬼皇现在可是我们的大树,可千万不能有事,一旦不见了,我们可就糟糕了。”赵茜说道。
  
      “桃止说的不错,真是吓死我,不过魔神界的魔尊居然给百里家的老祖暗杀,这事确实是要命了,毕竟百里决当时跟鬼皇的关系,早就是四界皆知了,而且李相濡之前撇清你的关系,又打压百里道,也是高调行事,大家也都懂,现在此事如果李相濡要硬赖上鬼皇,恐怕很容易,就不知道后面会让他传成什么样子。”崔奕担忧的说道。
  
      “还能怎样?这李相濡的实在不是东西,专门干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情,还仙尊?四大世界联盟盟主?我看名不副实!”蚩圣怒道。
  
      现在这几位听说了这些事,已经和我一样直呼李相濡其名,可见对我的信任已经到达了同舟共济的地步。
  
      和战舰汇合后,我总算是能够好好的抽取战舰释放的真仙气,这些真仙气经过提纯,但始终无法达到我的需求,只不过是聊胜于无而已,估计恢复全盛时期,两三年都未必可行。
  
      所以我如果想要恢复过来,势必需要品的仙气盘才行,之前从妖族那夺来的仙气盘倒是有不少,不过都送去了中庭位置,送过来还要时间。
  
      而且说好了和新御安王要见面,这个时间又要推移一些,好在我们离开原来的地方并不远,又是小半天的时间,我们总算和新御安王在约定的地方碰头。
  
      新御安王此时此刻面露惶然,看到我的时候,也没有太大的惊喜,我叹了口气,说道:“御安王,我自己半路上也给自称陈太仙的堵了,差点连命都丢了,如果不是有浩劫神剑的剑灵李古仙襄助,怕此刻早就灰飞烟灭了。”
  
      新御安王看着我拿出了一把太仙剑,本来半信半疑,现在却也信了九成,所以松了口气口气的同时,看周边只有我和她在此密议,就知道我是顾虑到了她的感受,这战略合作关系,显然也是承认并实施的,所以她眼睛也不由一亮,问道:“此剑流失多年,再次出现,可证明你定是遇上了非同一般之事,我信你,而老祖和你有战略合作关系,眼下魔尊一死,你打算怎么办?”
  
      “现在苦无证据显示是李相濡所为,而现在百里决一人挑了魔尊,按照李相濡之前埋下的伏笔全部翻开,对我是绝大的不利,虽然有小蛮在,魔神界对我们鬼神界动手的概率不大,不过我倒想知道御安王你怎么想?”我问起来。
  
      “我?呵呵,魔尊死了对我们御安王魔域,没有好处,也没有坏处,祸福相依吧,因为我们魔域善于奇兵之道,一向受到魔尊的器重,不好的一点便是魔尊喜怒无常,时常做出一些令人意外的决定而已,而眼下魔尊死了,我们魔神界缺乏了能够领军的人物,也损失了一员真仙,可你和我们新继任者的关系却是极好,又和我们御安王魔域有战略合作,想来应该也不会对我们不管不顾吧?”新御安王狡猾的说道,显然对魔尊之死,已经想得透彻了,迷茫是因为缺时间摊牌让我知道而已。
  
      “自然不会不顾,不过现在李相濡如果拿不到你们加入联盟,并承认他是盟主地位的盟约,估计不会停止他的计划……你回去后,恐怕要做一做小蛮的思想工作了,这一步被人算计,不如再图下一步,因此签订盟约未尝不是以退为进。”我说道。
  
      “灵越王赶回了我们魔神殿,会即刻巩固兵权,强势压制其他蠢蠢欲动的诸王,保证让新继任者成功坐上皇位,至于承认李相濡为盟主的事情,应该不是难事,毕竟魔尊之死,我和灵越王在路上也有过心理准备,现在……难在至尊那边而已。”新御安王说完看了我一眼,我在夏瑞泽的圣殿住了几个月,魔神界知道的不少,只是我和至尊的关系,还如窗户纸没捅破,因此她有必要问问。
  
      “现在李相濡势大,背后展现出的实力也匪夷所思,我那老徒弟,一定是中了什么妖法了,和那陈太仙一并成了他的傀儡,为他做出这等事情,但此事我们也苦无证据,只能是趁着到时候四大世界盟约讨论之时前往古仙界,才能就地调查。”我有些郁闷的说道。
  
      “我和灵越王如何不知道其中定有隐情?魔尊虽然性情不定,使我们常有不安定之感,可在实力方面,却是足够让我们有立足之根本,而百里家的老祖百里决和我们老祖相斗也过去这么多年了,想来即便是魔尊半死不活,他也未必能够轻取魔尊性命,更别谈连虚体都一并灭了!你可知道?百里决单枪匹马拦住了我血魔战舰,在众目睽睽中取了魔尊性命后扬长而去,这实力,明显已经有魔尊全盛之时的实力了!”新御安王描述道。
  
      “二劫真仙,和陈太仙一样,而且陈太仙给浩劫剑灵斩杀的时候,连虚体都未曾出现,诸多可疑。”我也提醒道,老徒弟这么多年都未曾晋级二劫真仙,偏偏这时候晋级,自然我是不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