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三百八十一章:散发
    ♂
  
      眼前,本来面目狰狞,满脸扭曲的禁奴形象已经不在,转而是呈现出已经日渐光滑的肌肤的新禁奴,而她**的上半身,也不在是弯腰驼背,满是脓包,已经有了活人该有的质感,我相信要不了多久,她很快能够恢复原样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我能够掌握多重道统……”禁奴仍然闭着眼睛,但性情已经暂时恢复了过来,即便许多年来的戾气,已经让她如同魔尊那样习惯性的露出凶戾的表情,和有些难以抑制的躁动。
  
      “天一道海纳百川,你只要按照我对你道体的引导,你当然能够无形中掌握其他道统,并且还就能够因此而恢复正常化,加上现在你的戾气只要一产生,就会给额头上我分化的先天魔气所吸收,所以能够思维恢复正常,也理所应当,不过,有优点当然也会有缺点……”我淡淡的说道。
  
      “什么缺点……”禁奴睁开了双眼,那双眸子已经不再是赤红,而是澄清的黑色,她已经在渐渐恢复纯净。
  
      “就是以后你可能再也不会生气了。”我温声说道。
  
      “呵呵……希望吧,不过很可能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失望了。”禁奴摇了摇头,嘴角莫名出现了扭曲的笑容。
  
      我叹了口气,她估计是想起了什么愤怒的事情,所以我很平静的问道:“是因为李相濡对你们太仙道所做的事情吧?”
  
      禁奴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即便我不会怒,不会生出过量的戾气,但以我所知所想所回忆的一切,也无人能够制止我去找他复仇……因为当年我虽然将参与此事的所有仙家都杀绝,看似已经杀无可杀,可只要他这罪魁祸存在,我如今仍要杀下去。”
  
      “即便你不杀他,我也会找他麻烦,所以现在你需要的是把道体恢复过来,压制体内的戾气。”我基本上也能对当年之事猜出个十之**。
  
      而且经过我嘱托赵茜调查,现当年陈太仙也不是什么善类,洗劫了不少古仙道的东西,还把一些当年封印起来未来得及在六神天大战中使用的古神界遗物藏在了某处地方,而时至今日,在李相濡大肆宣传这些上古圣器为他所得后,此尘封旧事,方才浮出水面。
  
      李相濡不愧是老谋深算,这些遗物他应该早就得到了,偏偏现在才宣布出来,而且是在陈太仙死在我手中之后。
  
      陈太仙死在我手中,李相濡绝对猜出来了,毕竟当时和我对了一剑,他也没有占到多大的便宜,而派出陈太仙失败,想来他同样也有后手和准备。
  
      所以百里决的事情,他意外的没有大肆宣传,不过这些事情,却不需要宣传就能够传遍四大世界,所以说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我派自家弟子杀死魔尊的消息,自然不胫而走,甚至连我不去魔神界凭吊,只派了摄政王渡途鬼帝前往的事,都成为了大家争相议论之事,都说是我心虚所致,大家也估计是认定我是凶手,而不敢前往魔神界了。
  
      不过我只派渡途前往,倒也不是让渡途去代我受罪,毕竟带了三艘战舰,如果再给欺负,那就真的没办法了。
  
      至于亲自前往哀悼的李相濡,反而是得到了众多仙家的推崇,甚至是生出了争相学习此儒者之风的风气,委实让我十分的无语,这李相濡做坏人能做到万人敬仰的地步,果然是坏人中的楷模,好人的噩梦!
  
      “我什么时候能够完全恢复……”禁奴双目直勾勾的看着我,仿佛还迫不及待的想要复仇。
  
      “一个月,而一个月后我也会前往古仙界,到时候如果你的恢复情况良好,我会带上你,否则,只能留你在我这九天九地大阵下了。”我淡淡的说道,这九天九地大阵是八方八山大阵的完全版,这些年经由赵茜和肆小仙的合力恢复,已经彻底的恢复如初,防御能力已经比当年不知强上多少。
  
      “我要去,我的身体随你摆弄,无论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在乎,只要你不忘带上我!”禁奴毫不犹豫的点头,然后闭上了眼睛。
  
      “嗯……”听她已经不再沙哑的声音说出这些话,我脸上不禁露出尴尬来,要不是我知道她不是这个意思,怕是要羞上一阵了,毕竟她不说,我其实早就忘记了她曾经是女人的身份,因为这几个月来,是我一步步的将她因脉络扭曲的道体一步步扳回了正轨,所以在习以为常下,我早就认为自己司空见惯。
  
      因为时间所剩不多,所以我也加了帮她恢复脉络,而在她的完全配合下,我只用了十多天的时间,就完全的助她恢复道体成功。
  
      这段时间里,因为避嫌,所以我一直就盘膝在她的身后,直接的接触她身体的脉络,而当她感觉到身体不再有异常而转过身来的时候,我才看清了她本来的长相。
  
      我从她胜雪光滑的肌肤上判断,当时她登仙定格容貌的年龄,大概也就是十几岁左右,所以时至今日,仍然让人能看到娇美的容色。
  
      如果不是因为稀疏的头,有些歪曲的表情,以及身上未着寸缕的光景,恐怕方当韶龄、粲然生光的花衣美人,将会让我十足惊讶。
  
      不过,这些缺少的东西,相信很快将会回到她的身上,无论是绝世的容貌,无论是良好的修养,这些都会随着时光而来。
  
      我松了口气,说道:“欢迎回来,陈亦仙。”
  
      “多谢你。”禁奴,不,现在应该称呼她为陈亦仙。
  
      “不用客气,只是从未想到,会是以这样的方式见面。”我淡淡的说道,随后伸出手轻轻一挥,而一身道袍很快出现在了她的身上,只是现在的她没有系,所以看起来有点散乱的样子。
  
      禁奴对我的举动没有任何表情的波动,仿佛**便是天然,当然,经历了无数年的折磨,恐怕她也早就不在意这些虚幻的东西了,心中只剩下对李相濡的复仇。
  
      “是呀,我原来以为,一辈子都会浑浑噩噩中度过,也不会再遇上会帮助我的道友。”陈亦仙平静无比的说道。
  
      “这把太仙剑,虽然不如焚天神剑,不过相信会更适合你,现在我便转交给你,至于你之前的焚天神剑,我已经交给了更需要它的人,不知道你会不会介意呢?如果介意,我可以让她还回来。”我不禁苦笑说道。
  
      “我不介意,你为我所做的一切,都令我感激不尽,当时即便是疯狂之时,我也仍然感觉到你的时刻存在,更何况你现在还救了我,让我得以重生,恢复原来的容貌……令我现在有种不可思议的想法……如果你早点出现,生于我的年代呢?到底我会是……”陈亦仙说着这些话,但中途嘴角却不时抽动好几回,估计她自己也察觉了这一点,说道后面,竟有些脸红起来。
  
      对她所说的一切,我又怎么会不懂?只是我并不能回答无关于情感的事情,所以我只是笑了笑,说道:“我不会介意的,你慢慢来,真正的完全恢复,如今才开始,只要往后尽量不要使用纳灵法,你一定会跟以前一样的。”
  
      “嗯,你很能理解我,那我们现在,可以前往古仙界了没有?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让他死在我的剑下。”陈亦仙说道。
  
      我想了想,现在确实也该去古仙界了,相信李相濡如今同样也迫不及待的想要见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