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三百八十二章:阴霾
    ♂
  
      李相濡想见我的原因很多,比如陈太仙的事情,如果是他干的,他一定觉得疑问重重,加上听说他现在把仙庭整个搬迁到了原古仙界的遗址去了,上古的大阵都给他启动了,眼下他除了处理日常事物,时常在此中讲道,一副宗师的模样,四大世界不少散仙前往闻道,威风可谓八面!他自然也想要让其他大世界的领袖看看现在他的样子。
  
      “陈道友,万事需要寻求个机会和机遇,如今李相濡道运极强,不但你的祖师爷陈太仙都能找来,可能还有别的上古圣器,怕还远胜我们加起来,这个时机跑去杀他无异于以卵击石,我们需要寻找运势,一旦运势压倒了他的运势,此仇方可去报。”对于禁奴陈亦仙的复仇心切,我还是不得不泼一盆冷水,别说现在我是二劫真仙,就是再加上她和赵茜,怕都不是对手,因为李相濡的道运之强,连赵茜都心生骇然,而且他敢于把我们集中到自己的地盘,难道没半点准备?
  
      好比杀魔尊的,竟是我那老徒弟百里决,而来暗杀我的,则是禁奴的老祖宗陈太仙,那不是一般仙家,是古仙界曾经的三大柱石!
  
      谁知道李相濡等我们去了,会不会招来李乾坤哪种可以和李古仙对飙剑法的级大牛?可能他正好掌握上古古神界的秘术!所以道运才会这么厉害!
  
      陈亦仙看了我好一会,歪嘴咬牙说道:“我相信你。”
  
      她刚刚恢复过来,肢体的动作,还有脸部的表情,还有作为禁奴时候的本能,怕是没有个积年累月的改变,绝难达到行止姿态优雅的地步。
  
      她的名字陈亦仙很有来历,传闻当年将她收入太仙道门墙的时候,因为剑体非常契合太仙道,有天赐宝玉的美称,所以得到了其师父钦赐了亦仙之名,这已经算是对她十分的期望了,毕竟‘亦仙’意指祖师爷‘太仙’之名的延伸。
  
      而且听禁奴回忆,当时这名字曾经轰动了太仙道整个道脉,当然,这期望后来却成了她的噩梦,让她永生怕都挥洒不去,就是始料未及了。
  
      走出了九天九地大阵后,我立即前往了赵茜闭关所在,本来想要问问看门童子她的状况,没想到还没开口,大门就打开了,赵茜一脸丧气的走出来。
  
      “冲击二劫未成功,不知道是否因为功德不够。”赵茜苦笑道,并看了一眼陈亦仙,然后说道:“这位是……”
  
      “这位是陈亦仙,想必你应该知道她是谁吧?”我笑了笑,然后又建议道:“真仙劫数困难重重,即便你有大功德在身,也未必能够一蹴而就,要不,趁着这次古仙界之行,前往历练一番,没准能够找到晋级契机?”
  
      赵茜和陈亦仙拱手见礼,然后看向我说道:“陈道友也去么?”
  
      “对的。”我点点头,陈亦仙现在背着太仙道的道剑,面上没有太多的感情,现在她一旦说话,也是歪嘴,所以她并没有打算多言半句。
  
      “好呀,那我也去。”赵茜嘿嘿的笑道,然后靠近我,悄声道:“天哥捡回来个大美女,还同行古仙界,我也怕女子军团又多了一位呢。”
  
      我脸上不免一红,不过轻咳两声,不动声色的说道:“你是多虑了。”
  
      赵茜莞尔一笑,说道:“其实是李相濡的道运太强,多点人去压制他的道运,终归是好的,而中庭现在有九天九地大阵,又有抹星阵,还有这么多的圣道战舰在,想必没有我们,也能防御住神庭的第一波突然攻势,反倒是李相濡那边,我们需要多加留意才行。”
  
      “嗯,李相濡之事不能不解决,神庭之前铺盖传道菌的大动作,也没那么快酵,我们能顶住他们的第一波攻势就足够了,他们一定会后续无力的,到时候我们还有喘息之机,所以我觉得他们更可能会闭门造车一段时间才对。”我猜想道。
  
      实则我想不通神庭突然撞过来的理由,毕竟如果是我,也不会选择抹星阵作为攻击的目标,那大阵集齐四大世界的精华,加上鬼道最近崛起,以及跟其他大世界的纷争下,基本抹星阵是建起来了却也停工了,技术工人早就在各界授意下以各种理由撤走,留下了大半个抹星阵半成品。
  
      所以鬼道算是白白捡了个级大阵,强势掺了一脚,由赵茜和肆小仙合作,把补天后搭桥贯通的血海全都接驳到了抹星阵附近的海域,让那里已经成为了一片旋转的汪洋,战舰想要攻击鬼门关,还得绕道而行,而且就算来了,停留渡途鬼门关的圣道战舰也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侵犯鬼界的血海战舰干掉,如果敌人兵力太过强大,九天九地大阵也能够暂时牵制,把来敌拉入泥沼之中!
  
      所以有时候我也在期待,神庭的第一波攻击,会以什么样的惨败收场?
  
      “极有可能,不过这对我们而言未尝不是好事,现在我们鬼道缺的正是时间。”赵茜说完,看了一眼陈亦仙,说道:“天哥,你在中庭既是当鬼皇,又占着凃冥的位置,委实不太方便,而且你一离开,鬼皇的位置空着无所谓,但凃冥的位置一旦空下来,就会让其他仙家觊觎,不如将趁着你还在,先安置凃冥的位置吧。”
  
      我沿着赵茜目光看向了陈亦仙,眼前不禁一亮,问道:“陈道友,你是现在太仙道唯一的正统,可惜,古仙界已经没有太仙道的立足之地,毕竟要杀李古仙,古仙界之前以纳灵法为恶的所作所为,也将会大白天下,民心将会丧失,不如在我鬼道择凃冥山做道场,到时候要收弟子门人,或者专事于修炼,也是不错的选择呀。”
  
      陈亦仙想了想,点点头,说道:“如果能够手刃罪,此身便是你身,让我如何,我便如何。”
  
      我愣了下,赵茜露出了意味不明的微笑:“那就这么说定了,现在我们就去圣殿!”
  
      “也好,渡途也返程了吧?”我问起来,赵茜因为闭关而消息闭塞,所以看向了身边的两个童子,那一男一女的两个童子立即异口同声说道:“摄政王已经回来了。”
  
      “嗯,那就通知大家前往圣殿汇合吧,凃冥圣帝的身份终究不能马虎。”我说着,就招来了清虚玉剑,带着赵茜和陈亦仙前往圣殿。
  
      很快,八方鬼帝就前来汇集,包括左右丞相、肆小仙、竺家姐妹等,无有不到,而陈亦仙作为真仙境修士,对于鬼道的实力增强是不言而喻的,因此大家都没有多余的意见,从而顺利让陈亦仙当上了凃冥鬼帝。
  
      而居于圣殿等待的时候,自然需要和肆小仙和竺家姐妹她们相见。
  
      大家相见亦欢,肆小仙实力达到了品,竺道荷和竺道蕴还在加紧的修炼,已经冲击上了二品的修为,这还是半工半修的状态,否则听说应是一品的修为了,不过修为低一些,两姐妹心态倒是没太多的变化,毕竟对比其他人,算是增长很快了。
  
      而且她们进行的传道菌实验技术已经流传甚广,连古仙界、妖神界、魔神界等大世界眼下都在不断的来此地购买,这是一条隐形的利益链,即便是两大世界战争的时候,都没有停下来,为鬼道带来极大的经济效益,也是战舰得以不断建造的基础,这是两姐妹骄傲的地方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