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三百八十五章:如梭
太叔倩颇为郁闷,自己一个仙长在这里夹道欢迎,居然还受了我的气,不过偏偏还不能开罪我,只能是郁闷的带着自己的女儿返回百万剑阁,然后打算带领浩劫旗舰前往古仙道的山门。
  
  古仙道的山门隔着仙庭其实本就不远,当年三大柱石创立的门派,瓜分占据了整个古仙界仙气最充沛的地方,而听说当年李古仙建立古仙道的时候,曾经就有七大山门之多,而旧仙庭,也不过是其中一个副山门延伸发展起来,可见古仙道当年的强大。
  
  而最大的那个主山门,因为给陈太仙率领的太仙门,和其他小门派联合打劫。故而没落成了遗址废墟,现在李相濡在这里重建,除了此地根基很好外,本身也有宣示自己古仙道要重建当年辉煌的意思在里面,当然。除此之外,还因为传闻这古仙道当年被毁的不过是表,地表之下,还有一层是李古仙建立的秘境城,里面收藏了无数的珍宝。以及当年没来得及开发,来自于古神界的神秘道器!
  
  现在李相濡敢于重新大张旗鼓建设新山门,明摆出了已经完全掌握了秘境城!而传说这秘境城,还已经给李相濡完全的开发了,传说里面竟然还有上古古神界的超级战舰。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了!
  
  虽然和仙庭距离不近,一段路走下来,都要按照月份来计算,但因为我拒不见客,太叔倩母女好几次来打招呼。邀请参加酒会之类都给我拒绝了,大家就这样闷不作声的前往新的仙庭。
  
  而中途因为我的故意要求,我们还转道去了一趟太仙道的遗迹,我和陈亦仙、赵茜两位一同检查了一遍山门,以及遗址的各处,发现这里到处都有整理过的迹象,连界守都已经换了一批了,至于纳灵法的三座玉碑,早就不见了!
  
  我们失望之余,也算是意料之中,毕竟李相濡对百里决动手,就绝对不会留下半点的蛛丝马迹给我们。况且按照李相濡能派出陈太仙这等高人,要对付百里决,还真不是难事。
  
  “李相濡狡猾多端,恐怕不止是这里,百里前辈出事的地方,怕都已经抹去了任何证据了。”赵茜说道。
  
  “嗯,不过终究还是得去看看,老御安王点出的位置,还是值得查查的。”我说罢。拿出了传言令牌,输送消息给老御安王留在这里的暗哨。
  
  然而让我为之郁闷的是,这暗哨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传去的消息完全没有回复的迹象。
  
  没其他办法的我们,只能自己前往事发地点。
  
  到了那片山林众多的地方。结果也和之前猜想的那样,这里不但是把打斗过的痕迹抹除,连当年的实验所都给抹去了,现在到处都长满了野草,毫无疑问有人催化了草地的生长。但偏偏没证据表明到底是谁干的!
  
  “全部证据都扫除了,连暗哨,估计都给找出来干掉了,不愧是李相濡,做事滴水不漏。”我咬牙说道。
  
  “毕竟是他李相濡的地盘,他派人在这里钉了这么就,就算有御安王的暗哨,估计也早就给发现了,只是平时不动声色,让老御安王觉得没发现罢了。”赵茜沉吟说道。
  
  “就知道是如此,这是李相濡惯用手段,传说当年太仙道的祖师爷陈太仙,就死得很惨,而且明知道仇人,却没有证据。甚至连去寻仇的,也全都败了回来,他还说不会拒绝我们太仙道去找他切磋。”陈亦仙说道。
  
  “只打败而不杀,李相濡这一手,占了大义,怪不得太仙道会如此拼命研究纳灵法。”我叹了口气,然后忽然想到了太仙御法的事情,就问道:“凃冥,你可知道太仙御法?”
  
  “嗯,知道的。太仙御法,是我们太仙道不二防御秘法,当年我便是因为觉悟此法,从而得到了亦仙之名,因为此法并非嫡传弟子就能学会的。要不然,陈师祖就不会是三大柱石之一了。”陈亦仙一副好奇的看着我说道。
  
  “我对这法门很感兴趣,对了,为何只看你使用纳灵法,却不见你使用太仙御法?”我连忙问道。
  
  “有纳灵法,还用这太仙御法做什么?岂不是多此一举?”陈亦仙反问起我来。
  
  我顿时哑口无言,确实,有了三大大道法的襄助,还用得上太仙御法,那岂不是丢西瓜捡芝麻?
  
  “能不能抄一份给我?这样没有副作用的法术……传道下去,还是不错的。”我心中猎喜,毕竟虽然不如纳灵法那么强悍,但单对单死磕高人的时候,没准也能产生意想不到的作用。
  
  “那倒是没问题……不过此法和纳灵法一样,不是谁都能学会的。”陈亦仙说完,拿出了一块玉牌,然后把一道自己的念头注入了其中,并递给我。
  
  “如果此法能和纳灵法或者其他大道法结合,倒也是不错的选择。”我接过来后,细细的研究了起来。
  
  陈亦仙却不以为然的表情。不过她不是多管闲事的性子,也就没说什么。
  
  很快,战舰再度起航,而我则在剩下的日子里,仔细的研究‘太仙御法’。就这样半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我发现这太仙御法,严格意义上说,并非是太仙道的道法,反倒是多道统属性结合,才能得出的一种复合类法术,原因很简单,上面囊括的基础庞杂,而且所需的道统也并非仅限于太仙道,甚至可以说,应该另一种外道法术!
  
  估计还是陈亦仙当年问道的时候得来的法术,并且加入了太仙道的道统而已,可惜他的弟子门人并非各个都和他一样在高人处问过道,自然无法学会这里面的道法。
  
  而禁奴本身却不一样,她天生道体就和别的弟子有异。是杂食类的道统,所以我想因此也是挑选她学习纳灵法,最后成功的原因之一,而能够学习纳灵法的杂食性道统,学习太仙御法当然就不在话下了。
  
  “这太仙御法。本身所需的时间空间之力,确实不是太仙道主修,但又是必不可少的部分,当然,足够精通这些‘法’,还不如专心学习‘剑’,这在太仙道的后期里,估计要找个不那么急功近利的,又有特别属性的弟子怕都很困难,而且。这时间和空间之力,能够掌握的仙家都稀少无比,好比我,好比韩珊珊、肆小仙、云冰心等,才是擅长此类的各中高手……”我和眼前的赵茜讨论起要把太仙御法普及简化,少不了点出了能够使用两种特殊属性的好友。
  
  赵茜想了想说道:“和太一道很相似。”
  
  “天下道法,同出一源,只是分支千万,才感觉出不同而已,当然,后代子孙传承和继承天赋,也是其中原因之一。”我淡淡一笑,却因赵茜忽然难过的表情,而想起了云冰心,所以说道:“这次到了新仙庭,就要看到云姑娘了……”
  
  赵茜脸上露出一抹惆怅,说道:“嗯……真希望她变成器神后,也能让人好好对待……她这么好的一个姑娘家……”
  
  我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无论如何,这次一定要救出她来。”
  
  “道义之所在,并不是代价能够衡量,面对这等恶事,我们只有不断的前进。”赵茜淡淡的说道。
  
  提起云冰心后,我们都难免忆起当年来,还因此而感到时光如梭,快乐短暂,只是回忆终究不能当饭吃,最后还是要回归到现实来,因为在我们谈及此事的时候,新的仙庭已经快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