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三百八十六章:烈风
太叔倩这次的求见,我并没有拒绝,总不能龟缩在战舰中一辈子,况且现在已经进入了新仙庭的势力范围内,并且不止是太熟悉,新的战舰,也会前来夹道欢迎。『→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Ww.La紫ou阁
  
  而且还没走出战舰的舰桥,我就看到对面的三艘战舰里,已经飞出了好几个熟悉的身影,其中一个,还是脸上带着欣喜的李念君!
  
  “天哥!”李念君远远的就跟我打起了招呼,我不禁苦笑。现在看到她,难免没有尴尬的心态,李相濡的事情,是横在我们心中的天坎。仿佛再难逾越了。
  
  站在我身边的陈亦仙,手不自然的搭在了腰间的剑上,这样的戒备状态,只源于对化道法的气息。这点我开始不明白,但纳灵法达到一定层次后,远远就能嗅到恍然来至于天敌的味道,这或许更近似是一种生物本能。
  
  “念君。”我淡淡一笑。并不去担心陈亦仙,因为赵茜会看顾好她。
  
  “天哥、赵姐姐!”李念君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儿,她似乎也嗅到了不寻常的味道,所以看向了陈亦仙。问道:“这位姐姐是……”
  
  “她就是我们中庭的新任鬼帝凃冥。”我说道,这是上报过的名单,至少我并不打算把她的身份公诸于众,因为‘禁奴’之名,本来就预示着一种耸人听闻。
  
  “原来这位姐姐就是新的凃冥圣帝!”李念君只是诧异的看了一眼陈亦仙,就过来牵起了我的手,仿佛从未有过隔阂的说道:“天哥,边境之行后,我一直都很担心你,还听说你回去的路上,遭遇了伏击。”
  
  “倒也没事,现在不正好好站在这里么?”我微微蹙眉,这事我并没有隐瞒,不过倒也不至于大肆宣扬,李念君知道,那就说明要么是古仙界的情报网很大。要么就是李相濡有意提起此事。
  
  “嗯,我就知道你肯定没事,毕竟还有赵姐姐呢。”李念君说道,然后带着我往前走几步。指着前面一片云深雾绕之处说:“天哥,看,这就是我们的新仙庭。”
  
  我站在舰桥的时候,已经看到左右的星海。而前面的云海处,自然是早有留意,只是可惜看不清里面的环境而已。
  
  眼下沿着李念君的手指看去,我并没有看向云雾环绕的新仙庭,而是看向了除了李念君乘坐的一艘属于南宫沐的百万剑阁外,还有几艘来至于各个仙家的旗舰。
  
  这些旗舰里,我还找到了百里家的新旗舰,想不到连他们家都有百万剑阁,并且也能随同其他的仙家战舰一起来了,而看向了迎接我的使节团,百里稚也正两眼激动的看着我,只因为李念君缠着我而轮不上他来说话罢了。
  
  “师祖!”百里稚见我看向他。立即跑了出来,他就算不是因为我二劫真仙的修为,身份上也差距巨大,自然是恭恭敬敬:“师祖!总算盼来您了。”
  
  我平静一笑,说道:“你过得还好么?百里家,过得还好么?老实说。”
  
  我这话,顿时把所有正准备过来欢迎的仙长们震得脸色青灰,尴尬的停在了走过来的半道上。
  
  百里稚给我这么一问。也差点是泪水冒出来,但也不敢在这里胡说八道,只连忙说道:“托师祖的照拂,稚儿没事。百里家都还好,就是老祖宗如今除了流言出现在鬼神界,却还未曾返回家中……”
  
  “嗯,他的事我也听说了,想必不过是多事者胡言乱语,不足为信。”我冷冷的说道,然后看向了百里稚身后一干曾经的‘老朋友’们,譬如南宫沐、上官敏,梁丘雅,长孙令、乐正鱼、道远非、许万仙、慕容焉、西门斌等一干仙长。
  
  “呵呵,一定是好事者胡说,这事情怎么可能呢?我们四大世界等同一家,同气连枝,这些事情,确实不可信半分。”许万仙这老油条似乎最近很得势,接着我的话一阵。就过来拱手见礼:“鬼皇大驾光临,我等仙长都觉得不胜荣幸,特别是我们还都曾经是老朋友了!”
  
  “许道友看来不仅别来无恙,最近还大展宏图了。”我面露微笑。这顿时让许万仙高兴不已:“哪里哪里,想起当年我们的合作,真是十分的愉快,到现在我们几个谈起鬼皇,还十分的怀念起当年来!”
  
  然而,我的笑容很快就变得冷冽起来,问道:“是呀,想起来,我好像在几位手中还曾经拿到了一亩三分地呢,呐,好像地契这次我还带来了,但却听说最近这片薄田又回到了你们手中了?不知道几位是觉得百里家照看的不够周到呢?还是觉得我居于鬼道。这山高路远的,就起了收回的心思?”
  
  赵茜随即从袖子里拿出了当年大家签订下来的交易文书,以及一份简单的地形归属图,摆在了这些许万仙和慕容焉、西门斌、太叔妤的面前。
  
  估计也没料到我会大庭广众之下小气巴拉到这程度。把以前的一亩三分地都拿出来现在说,这四位当场都很是尴尬,这倒是让南宫沐等原正道仙家颇感大快己心,毕竟听说现在他们暗中分了两派,平时是对外,但内里斗得却很激烈,要不是都知道李相濡人面兽心,估计早就翻天了。
  
  “鬼皇说的哪里话?我们都是过命交情的好朋友。当然是代为照管,怎么可能有侵占之心?但有此心,定已经让老天一道快雷劈死了不是?这不,前些日子我还提醒几位道友,把这几年的收成一起攒一攒,都送往鬼道中庭呢。”许万仙哈哈一笑,随后看向了另外三位事主,太叔倩和西门斌、慕容焉当即都应声说是,还解释出了一番道理来。
  
  别说我是鬼皇的身份,实则二劫真仙的实力才是威慑的资本,如果我现在还是一劫,他们估计又是一副嘴脸了,所以现在欺负他们,他们可半点都不冤枉!
  
  当然,除此之外,浩劫旗舰的巨大和狰狞,也让他们不由发怵,毕竟那是专门针对百万剑阁而来,所以就算以先声夺人目的也好,也要把战舰造得凶恶才行。
  
  而且之前战舰直抵妖殿的前事,应该不仅妖神界吓破胆,其他大世界估计也要掂量下自己拿什么来对付这圣道战舰。
  
  “天哥,何必和他们气这些事?眼下祖父正在大殿内等你呢,我们一同前去可好?”李念君引开话题。
  
  我确实也懒得再跟这些两面三刀的家伙怀旧其他事,反倒是一件事,让我耿耿于怀,所以就问道:“念君,你老实和我说,这妖族的晋皇子,是不是也来了这里?”
  
  李念君犹豫了下,然后点了点头:“啊……来了呀,怎么了?”
  
  她这副表情,就代表早知道我和晋皇子的死仇,只是偏偏李相濡袒护这晋皇子,居然让他进入了新仙庭里,这算是间接承认了对方新妖皇的地位!这是让她很为难的地方。
  
  “那可以走了。”我淡淡一笑,而其他的仙长看着我的表情,全都是脸色灰白,一副不知道该接话茬好,还是不接的好,毕竟接下说,就能劝阻我,可现在我只是无所谓一笑,那可就让他们难以揣摩我的心思了。
  
  而且我在妖殿一言不合就杀了妖皇的举动,已经给四大世界带来了震撼效果,谁现在敢迎着风冲上来?怕给我一剑砍了也就砍了,加上我有浩劫神剑的消息在魔神界不胫而走,我俨然成了除李相濡外,风头最烈的黑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