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三百九十三章:替换
    虎婆沉默下来,然后说道:“陈太仙陈仙尊,当年早就魂飞魄灭了,因为他的运数,我们古仙界仙家不乏才华横溢的仙家,却也无法再寻获他的消息,而且,太仙道也在这时候大规模的撤离,也打算和平的退出仙尊之位,毕竟没有陈仙尊,太仙道几乎可以说无角逐仙尊之位的能力,毕竟当时的李相濡,已经是名动天下了!”
  
      “李相濡去魔神界,借来的运,其实就是纳灵法,而纳灵法借机秘密上呈交给了陈太仙,陈太仙一定会加紧的研究,毕竟我记得,陈太仙只练成了太仙御法,而并无三大道法的根基,他要坐稳仙尊之位,如果无法学会化道法如何服众?自然而然就会入李相濡的套,而且,这事还无需李相濡亲自出面,一切都能水到渠成。”我淡淡的说道。
  
      “竟是这种东西!怪不得了!如此说来,一切我的疑问,也就联系的上了!就连禁奴之事,恐怕也是他留下的不干净尾巴!”虎婆愣了一下,但很快就联系上了所有一切,也对李相濡的心机,再度有了深层次的了解。
  
      “不错,李相濡早已经学会了化道法,只要间接透露一下,再隐藏下实力,陈太仙投鼠忌器的同时,也会寻找对付此等法术的办法,毕竟他岂会让另一个‘李古仙’压制自己,最后成为比他强大的替代者?”我笑道。
  
      虎婆点点头,又道:“这么说来,后来古仙道精英无端端消失,也就合理了,此三大道法有毁天灭地之威,也注定了不是一般仙家能学,李相濡已经是看穿了陈仙尊的性子了!”
  
      “嗯,只是后来陈太仙出现在鬼道,我是百思不得其解的。”我平静说道。
  
      “此事无需再想,定是李相濡所为,因为当年古仙界,也并非没有这些事发生,因为给暗杀的一位李相濡敌对的仙长时,在场目击者,便是我,凶手却是一位早已生死不明的仙长,后来,有了人证后,这为生死不明的仙长家,亦是因此而没落了,简直是一石二鸟之计!真未曾想到他会有这等厉害手段!我便将这事也印入玉牌之中吧!”虎婆说道。
  
      “那就有劳虎婆了,至于太叔仙长母女,我也会竭尽全力去守护她们。”我淡淡的说道,而虎婆复制好了玉牌,也将盒子留在了我手中,随后想到了什么,拿了一块玉诀给我。
  
      玉诀有诀别之意,我想了想,问道:“这也是记录记忆的东西?”
  
      虎婆摇摇头,说道:“不是,我怕走出这里不久,便会身死道消了,是若我身死,此玉诀便由你交给我的女儿,好叫她明白,她的父亲到底是什么样的性情!”
  
      我怔了一下,当即说道:“虎婆,既然知道见我必死,却为何不找我求生?我的战舰便在外面,你可入战舰中藏身,我会将你带回鬼道,纵然李相濡手脚千万里,也绝不能跨道来杀你。”
  
      “呵呵,大鬼皇,你怎么也是这等婆婆妈妈的性子?若是想要最后的证据,我不死,你觉得有可能会有么?凭借我录下的记忆?不能,李相濡早就准备好了一切,他既然能够接纳我们母女婆孙,便想好了千万后招,若我不死,岂能换他身败名裂?”虎婆冷冷说道。
  
      我面露惊骇,但还是站了起来,说道:“此事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答应你,既然说好了要保你们太叔家,我便不会让你死去。”
  
      “哈哈哈……好一个鬼皇,竟如此侠肝义胆,看来将孩子们托付给你,却是对了,不过,我活得太久了,不愿意再活下去了,人生在世不称意之事,何其多也?你试着活上千年,累上千年就知道了,辗转反复,如此的长生不死,有什么好的?”虎婆大袖一挥,把玉诀抛给了我。
  
      我伸手接住玉诀,虎婆已经踏出了门房,并说道:“莫要拦,我若乐意,你拦住可要沾上因果,老婆子可不是什么好人!所以,莫要拦,照顾好我的孩子们就行。”
  
      我咬咬牙,这虎婆性子也是刚烈,怪不得发现了李相濡如此待她,竟会扑咬一口了,而她威胁我不要拦她,也绝对难以保证她不会反咬我,毕竟她就是这种性子,以自己女儿为主要,以苍仙阁未来为主要。
  
      “若是李相濡派出百里决来杀你,而随之嫁祸于我呢?”我反问一句。
  
      “那他就再也不能用百里决了,我一个超品的仙家,换一个二劫真仙,岂不划算?”虎婆非常果决一笑,然后消失在茫茫黑夜之中。
  
      我脸色苍白,眼睁睁的看着她去死,绝非我本意,可现在阻拦她,立即会引来反咬,那这事情怕也就黄了。
  
      虎婆在这个时候来见我,已知是必死之局,她和李相濡什么关系?她猜到的绝对不会有太大疏漏!
  
      而且李相濡也肯定会这么干,并且还是找个无关他的人来杀死虎婆,而这个角色,如果选择百里决就太合适了,因为由此嫁祸我之后,就可对我光明正大的动手。
  
      我太过尖锐,数次挑战他的统治权威,而且还要杀死完全倾向他的妖皇,所以他必须要先杀了我!
  
      上次派了陈太仙暗杀失败,那这次,我想极有可能就是明杀!
  
      现在虎婆之死,确实就是他的契机!
  
      我心中纠结的同时,也决定破除这样的必走道路,所以当即站了起来,准备去保护虎婆前往战舰,到时候再用折中的办法,来处理这件事情。
  
      然而,虎婆刚刚出去不久,玉诀就震了一下,我心道不妙,立即缩地术追了出去,然而,只是一转眼的迟疑,虎婆的一缕魂灭就消失在淡淡的天际,而黑暗处,一道熟悉的气息一闪,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虎婆给一剑了结了,反抗都不能,毫无疑问对方必须二劫真仙以上,而那股熟悉的气息就是百里决!可惜现在的他,已经逃离了现场!我要立即追逐上同一个境界高手,显然是不可能的,也只能任他离开。
  
      一个活了这么长岁月的老仙,死得如此的干脆,确实令人唏嘘不已,但这也正是实力差距的体现!
  
      也就在这个时候,好几道气息快速的朝着我这里飞来,其中有赵茜的,也有陈亦仙的,当然,因为不远处的古神界战舰的新仙庭那边,李相濡的气息,也忽然的出现在了我的感知之中!
  
      我知道,这事情我根本没有任何反应时间,从拿到虎婆记忆,从虎婆死去的一瞬,我就注定踩入了泥沼之中,只是不知道是虎婆算计了我,还是李相濡算计了我!
  
      “命令浩劫旗舰,进入战斗状态,到时候一旦打起来,优先轰了妖神界的旗舰再说!”我毫不犹豫的下令了。
  
      “是!”赵茜没有半点犹豫就拿出了传言令牌,而陈亦仙还在惊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一感应到李相濡的气息,她就握住了太仙剑的剑柄!
  
      这时候,李相濡也瞬间出现在了我的身前,然后脸色有些不好看了,说道:“我这古神界的战舰,全方位皆有定神纪录之功能,何以大鬼皇要在此处杀人?莫不是我们古仙界有谁得罪了鬼皇,竟遭鬼皇所打杀?”
  
      我皱了皱眉,李相濡这话说的很明白,他这里全程定位所有神仙,整个区域都有‘摄像头’,我突然在这杀人,肯定是逃不掉了,而现在,他怕是要召集其他人来找我理论了,而百里决是我的弟子,在我授意下,杀了他的虎婆,那岂不是公然挑战他的忍耐极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