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三百九十四章:掌控
    “遭我打杀?很遗憾,我也是刚来的这里,不知道李盟主是亲眼看到我杀人了,还是感应到我出剑了?”我冷冷问道,这可是贼喊抓贼呢。【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zyoug
  
      “方才我就觉得很奇怪,为何会有气息稍纵即逝,却现了鬼皇在此处,若非是鬼皇出手,谁有这个能力,将一位品的修真一瞬杀死?”李相濡有些不悦的说道。
  
      我们俩说话的功夫,很快大家也都队列分明的站在了两面,一面是我为代表,赵茜、陈亦仙,百里稚和百里家的一群能战的仙修,而另一面则是李相濡。以及李念君、太叔倩等一干仙长,几乎上得台面的都来了,没来的只有妖族的晋皇子晋哚而已。
  
      “既然大家都来了,大鬼皇,此事由你先来说罢。相信你会有个合理的解释给大家。”李相濡以退为进的说道。
  
      “李盟主,你让我说,难道你觉得这事是我做的?我也是刚到现场,剑都没喊出来,那这样吧。我前脚刚到,你后脚就来了,我就让你来说,你觉得怎样?”我阴冷的说道。
  
      大家都是感应到气息相聚集中这里,显然都知道出事,但却都不知道除了什么事情,所以都在一旁疑惑的看着我和李相濡互相推脱。
  
      “哼,也好,那我就说了吧,这里,有太叔翎的气息,还有百里决的气息,而刚才太叔翎的气息率先消失,我顿觉不妙就冲上此地,而百里决的气息消失在远端,因为太快,所以我未曾来得及追击,因为鬼皇早已在现场了,整个事情的始末,就是如此。”李相濡解释道,而他这么简单一说,话里面的意思就明了简单了,那就是极有可能我和百里稚合力杀了虎婆!
  
      “什么?母亲……”太叔倩惊呼起来,因为事已经一段,大家气息一起涌上来,早就冲没了虎婆的残余气息,至于百里决的,那就更找不到了,所以给李相濡这么一解释,整个场面都震动了。
  
      太叔翎就是虎婆。虎婆则是李相濡的真正妻,这一点很多人因为岁月的缘故不知道,但古仙界也差不多是人人皆知了。
  
      “外婆……这怎么可以……鬼皇……你杀了我外婆?”太叔妤也已经晋级品,所以她母亲到的一瞬,她也到了。现在正质疑的看着我。
  
      我摇摇头,说道:“我不会杀虎婆,还是太叔道友觉得她和我有什么深仇大怨?”
  
      太叔妤摇摇头,脸色惨白下来,她委实也不敢相信我会杀了虎婆。
  
      太叔倩犹疑的看着我。不敢确定此事,而伤心之下,只能是和李相濡说道:“请仙尊为我母亲做主!”
  
      李相濡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我,说道:“既然鬼皇也认定此事与你无关,那我就启动定神记录好了。”
  
      说罢,他大袖一挥,手上似乎捏了什么法诀,身边的一片空间,很快就出现在了一个圆形的,如同水池一样的波纹,而那波纹很快就显示出了景象,这景象是从虎婆从我的庭院那飞出来,一路赶往太叔家方向的,但在这里却给一个青袍的剑仙拦截了下来。毫无疑问,这白,手中握着魔剑贪天的剑仙,正是百里决!
  
      虽然视频的角度固定在了一处位置,但还是能够看出背影。而且接下来,百里决一剑飞出,将虎婆当场杀灭的景象,也显示出了他的真实面目,这一幕,让百里家的所有仙家都震惊得脸色惨白。
  
      而就在杀灭虎婆后,百里决就一下子消失在了远离新仙庭的北端,而就在这个时候,我也就到了现场,并且没多久,李相濡也同样到来了。
  
      这事情和我猜想得一致,那接下来李相濡肯定要再来拨动百里决和我的关系了吧。
  
      “众所周知,百里决是鬼皇的弟子,而之前鬼神界杀魔尊而夺贪天魔剑,今又杀从鬼皇居所别院中出来的虎婆,这都和鬼皇有直接的关系,那岂不是太过巧合了么?还请鬼皇解释此事如何?”李相濡皱眉问道。
  
      “百里决自从我鬼神界和妖神界那一战返回古仙界起,我便失去了和他的联络,而后面所做一切,我更加是一头雾水,不知道李盟主要我怎么解释?难道有什么证据表明,是由我主使的?而再换一个角度来说,杀死魔尊,我又能得到什么利益?得到的只是我派出弟子杀害魔尊,差点引来鬼神界灭顶之灾这等结果!至于外交,两大世界也差点进入崩溃的阶段!至于杀虎婆,难道还能归咎于我擅杀?总不至于我一怒之下就不顾一切杀人吧?可我就算是杀人魔头,在这里众目睽睽下杀了她,会有什么后果,难道我会不懂?利大于弊到如此程度,换谁来,都不会这么蠢吧?”我冷笑起来,点出的证据很明显,我没拿到任何好处就杀人,那就古怪了。
  
      这话让所有在场的仙家都觉得无话可说。换谁代入我的身份,这两件事都是自毁长城的行径,蠢材才会干得出来,不过百里决是我弟子这一点,是决然没法子洗清的。所以大家很快就看向了百里稚及其一家。
  
      百里稚连忙说道:“老祖宗神龙见不见尾,的确,刚才那位看着像是老祖宗无疑,也有传言他杀魔尊,可我们并不知道是何缘故呀!”
  
      “本来百里决之事,不可直接算入你们身上,但毕竟他代表的是你们一脉,光是这点你们就责无旁贷,有前任魔尊一事,如今又有太叔翎之事。你们百里家皆有嫌疑责任,然而现在六神天之战重启,盟约签订在即之时,此时不宜再起任何纷争,现下为了避嫌。就先撤除百里家仙长之位,由长河家暂时代理,而百里家任何仙家,任何修炼者,禁足。直至盟约签订完成!”李相濡看了百里稚一眼,百里稚浑身一颤的看向了我。
  
      我皱紧了眉,一句话不说,心中却暗道这李相濡果然能屈能伸,这个时候都忍着没有借故杀我。
  
      百里稚看我默认此事不反驳。基于相信,也只能咬牙认了。
  
      而现在,长河家早已觊觎多时的位置,也到手了,长河昆在一旁不经意的露出了不可察觉的惊喜。
  
      可见。整件事情,还在李相濡的掌控之中!
  
      “仙尊!那母亲怎么办?就这么让母亲死去?”太叔倩有些惶然的看着李相濡,包括太叔妤,此刻也有些不知所措了。
  
      “在座诸位仙长,立即倾尽一切力量,调查百里决的去向,并且将他的事情通告四大世界,一旦找到此獠,切忌实力不够不可交战,先行通报我!随后等魔神界的新魔尊来临,四方讨论后,再联合派出精锐,抓捕百里决!”李相濡镇定无比的说道。
  
      一群仙长立即应下,然后煞有介事拿出传言令牌,传令放追踪百里决,我心中冷笑,现在如果能抓住百里决,李相濡就不会站在这里了,一个二劫的真仙,如果不是死磕消耗大半,谁敢说拦截?谁又敢说一定能抓住?
  
      我也深知现在揭露李相濡委实不智,毕竟我没有读取过虎婆的记忆玉牌,所以根本无法断定这里面到底有没有对付李相濡的杀手锏,加上现在这情况下,又怎么把玉诀交给太叔倩?眼下无论如何都不是时机。
  
      “鬼皇,目下大家都不知道太叔翎深夜去往你住所说了什么,又为何刚刚出门,就给百里决所杀,如果方便,还请解释一二。”李相濡解决了以上杂事,总算还是问起了重点。
  
      本站访问地址zyoug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