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三百九十五章:宝阁
    “不方便,恕无可奉告,如果不服,请李盟主用剑来问我!”我冷冷说完,看向了赵茜、陈亦仙和百里稚,说道:“我们走。zyoug”
  
      李相濡看我如此不给面子,脸色青绿得跟刷过油漆似的,而此时此刻,一群仙长也有些义愤填膺,不过碍于我实力太过强大,也不敢找我难,全都看向了李相濡。
  
      李相濡火在头上,说道:“鬼皇好霸道!真觉得不说,事情就不会水落石出了么?”
  
      “呵呵,这句话还给你。李盟主,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常在河边,哪有不湿鞋?”我冷笑起来。随后带着赵茜他们返回百里家驻地。
  
      我一向做事高调,这在四大世界里早就出了名了,我就是抱定了李相濡现在这个时候肯定不敢拔剑,所以用不着对他太过客气,而且激怒他。有时候能够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你!”李相濡吃瘪,气得一甩手,说道:“若是鬼皇无辜最好,若是百里决真是鬼皇授意,此事本盟主定不会就此罢休!”
  
      我也懒得听他啰嗦,带着众仙家返回了百里家,百里稚的仙长神格已经给收回,一副惨惨戚戚的模样,而其他百里家在仙庭中任职者,也全都因为这次的事给抹去了神格,降为了散仙。
  
      这件事起到的影响还在扩大,百里家没有了神格,后面上百活跃星球,恐怕都会渐渐的脱离百里家,百里家的道场也很快会给其他家族吞没,毕竟没有上面的庇护,下面肯定要受到排挤。
  
      “不用担心,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结束,百里家以后如何,都用不着你们操心,你们先安心的留在这里,若是此事无力回天,我自然会安排你们去处!而且以后前途,也用不着指着李相濡!”我和耷拉脑袋不知咋办的百里稚说道。
  
      “师祖放心!百里家什么都没有了,但有师祖这句话,我们便不会放弃的。”百里稚清醒过来,我既然保证他们百里家能够重新振作起来,就相当于给了他们一颗定心丸。
  
      “嗯,由我坐镇百里家。我看李相濡打算怎么玩!”我冷声说完,就让百里稚带领其他家人先回去,留下了赵茜和陈亦仙。
  
      赵茜坐下后,旋即就问起了我之前的事情,因为她和陈亦仙方才一直居住在更远处的一处别院。也是有意给呈上证据的虎婆来单独见我。
  
      我当即拿出了玉牒,还有一枚玉诀,从虎婆进门开始说起,一直说到了她出去后给百里决一剑杀死,连虚体都没逃脱。
  
      “毫无疑问。这让我更确定是李相濡杀人灭口了,但这次他并未立即借机对我们难,此事太过古怪。”赵茜沉吟道。
  
      “这次不出手,是因为小蛮还未到吧,而且我命令主炮对准妖神界的旗舰,他会不知道我也想借机闹事?哼,老狐狸狡猾的很呢,一旦真打起来而盟约未成,他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但眼下把老徒弟推出来,一切都让老徒弟背了锅,如此一来,大家维持了相安无事,他一定还有时间准备后手,所以这些玉牒证据。和这枚玉诀,却还真未必用得上。”我叹了口气。
  
      “李相濡掌握绝对的主动权,现在我们拿出这些证据,如果不是太过充分到无可辩驳,恐怕无法撬动他的地位便罢。还要给反咬一口。”赵茜说道。
  
      玉牒的证据到底有多少,眼下是大家疑惑的地方,所以我立即拿起了玉诀,并且注入了一道道力。
  
      很快,上面就显出了一段段的详细字,以及一些看似是记录下来的图谱。
  
      赵茜一目十行,度很快,我虽然慢一些,但也很快看完了这玉牒上的东西,这些事,多数是陈太仙还在那会就生的事情,虽然详细无比,也诸多点明白了李相濡的各种错误和所作所为的歹毒,不过颇为可惜的是,年代太过就远了!即便是现在拿出来,李相濡会认下多少?当年活下来的,还有谁?百里决是一个,但现在这老徒弟的状态让我堪忧。
  
      “这些都不行,只能证明李相濡人品而已,况且太仙道之事,事隔多年,如果我们不打算把陈姑娘的事情拿出来,恐怕这些佐证,都只能归类到政治斗争之中,而且我看那些仙长,也不是不知道李相濡背后的为人,毕竟能站在这位置的,哪个不是聪明绝顶?”赵茜有些可惜的放下了记忆玉牒,并把目光投向了玉诀。
  
      “我……我可以,只要能够杀了他!”陈亦仙在一旁咬牙切齿,目露狰狞直射。
  
      我却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陈姑娘,你得以重新做人,并成为了凃冥鬼帝,我们自然不可再拿此事来难。李相濡所作所为都隐藏极深,太仙道当年也未尝不是也坏事做了不少?半斤八两,没人会为了太仙道翻案了,你憎恨李相濡是真,但你何尝又不对太仙道心怀憎恨?如你尚且如此。又怎么去证明自己而让大家相信?所以这些证据,果然和我想得一样,只能给他的人生缀上一些污点,却无扳倒他的希望。”
  
      赵茜拿起了玉诀,然后在灯火下看了一会,又用道力轻触这玉诀,很快她摇了摇头,说道:“经过加密的,不是本人或者指定的人,就无法观看里面的内容。也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
  
      “当时虎婆指定交给太叔倩,想必是交代一些身后之事,但具体并未详说,想来就是家书一类的吧,唉。”我对这玉诀虽然关注。但既然是加密的,就无法打开了,因为这东西不过一块雕印薄玉,认主后基本就难以更改了,一旦强行外力来更改。会直接碎掉,是一种传达秘密的秘术。
  
      “让我来看看。”陈亦仙伸出手,接过了玉诀。
  
      我和赵茜都有些惊讶她接手,赵茜担心她弄坏了,补了一句说道:“陈姑娘小心。如果注入过多的道力,亦或者更迭上面的回路而造成短路,此物不只是崩裂,内容怕也会永远不见天日了。”
  
      这话让我也担忧起来,说道:“请太叔倩道友前来会晤吧。将实情告诉她,让她当我们的面打开就好。”
  
      陈亦仙毕竟不再是禁奴,犹豫了下,就放下了玉诀,我和赵茜都松了口气。
  
      我有太叔倩的传言令牌的连接方式,所以我很快就传出话,说要解释虎婆之事,让她前来会晤。
  
      然而好一会过去,太叔倩却没有半点回信息的意思,让我们三位枯坐等待许久,而陈亦仙打破沉默,说道:“此物我解过不少,如果相信我,就让我试试。”
  
      我和赵茜都是面面相觑,脸上多有诧异,而赵茜说道:“这恐怕是我们最后的机会……”
  
      赵茜即便是这么提醒,但陈亦仙双目中的坚韧,却让我想起了她改造洗戾棺,以及拿到失落已久的焚天神剑的事,所以我当即说道:“太仙道擅长炼器,在陈太仙还在的那个时代,太仙道的炼器名动四大世界,陈姑娘想必也得到了真传吧?”
  
      陈亦仙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我修剑以前,曾是炼器宝阁的学徒,对炼器一道亦有研究,修剑以后,也不曾落下。”
  
      “怪不得你脉络较之其他太仙道的弟子不同,正是炼器杂道所影响之故。”我和赵茜都面露惊喜,就答应了陈亦仙去破解这块玉诀,毕竟现在太叔倩母女是否给李相濡限制了,目前大家都不知道,而李相濡故意造成这个格局,必有后手留着!
  
      本站访问地址zyoug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