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三百九十七章:传阵
“鬼皇!还请慎言!我岂会做出弑子这等有悖人伦之事!?”李相濡表现得很气愤,我冷哼一声,说道:“那还请李盟主告知太叔仙长所在,我倒是有些事要交代给她,毕竟其母遗言,终要转述,相信她也很想知道才对WwW.КanShUge.La”
  
  “我已经说过了,太叔仙长与妤儿带着其母亲的遗物,返回苍仙阁置办其母丧事了,眼下应该去到难以用传言令牌联络上的地方,所以大鬼皇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李相濡干脆的拒绝道。
  
  “理由取得很好,这就是说,李盟主也已经做好了死无对证的准备了吧?”我差点对他竖起大拇指,这么快就想好了理由,确实是实力派了,不过我答应要保太叔倩母女,这事凭良心也是要做的,要不然连她们都保护不了,这证据我即便扳倒李相濡,也于心难安。
  
  “便任由鬼皇说什么吧!事实更胜于口齿方便!”李相濡怒哼一声。
  
  靠近的晋哚和云冰心,看到我和李相濡又争执了起来,心中估计也虚,站在一旁干瞪眼,晋哚已经知道我要找他,却和李相濡说道:“李盟主,这事……”
  
  “哟,妖皇,你来的刚刚好,我正要私下里跟你谈点关于盟约的事情,不知道你有没有空单独和我聊聊?也不阻碍你太多时间,这样吧,一会儿就好,如何?”我露出了红口白牙,伸出了一指手指头。
  
  晋哚吓得脸色惨白,还以为我要出手而退了一步,他知道真打起来,我的兔子神剑复制了不朽神剑,对付他的妖云神剑,简直是天敌,一旦落单,那就是死路一条了。
  
  而云冰心手压在了腰间的两柄剑上,警惕的看着我,我心中叹了口气,看来她是真的不认得我了。
  
  “这……李盟主,我……”晋哚当然不敢吭声,因为一劫的真仙,在纳灵法全满的状态下,估计一回合都扛不住,特别又是我这样的剑仙。
  
  李相濡皱了皱眉,他当然知道让晋哚跟我走会生什么事,当即就想要婉言阻止,我却冷哼一声,说道:“哼,难道妖皇已经和盟主狼狈为奸了么?那意思是这联盟,是专门为了欺负我这种老实人而设立的?好呀,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联盟的?”
  
  李相濡再度凝起了眉,说道:“鬼皇!如果对条陈有什么不满的,大可一起商量,何必要开小灶呢?这是置我这盟主于烈火烹油之境么?”
  
  “呵呵,李盟主不要太自私,你和我们的立场毕竟不一样,和你当面商量,岂不是当众卸你面子?我们有我们的想法,你只要在我们商量出结果后,确定要不要实施就好,你这奶娘似的,管饱又管玩的,我们又不是襁褓中的孩子不是?”我冷笑到,现在尽量拖延时间,好让赵茜和陈亦仙控制仙鹤寻找到地下遗迹入口,这些仙鹤能够到处乱飞,所以寻找秘密入口就最适合不过了。
  
  “如此一来,我这么盟主当的又有什么意思?”李相濡有些愤怒的说道。
  
  “也不是全无作用,统筹后勤,指挥六神天重启的战争,这不是你的职责么?难道你还想要上天?要不要我把命给你得了?让你制作成陈太仙这样的傀儡,倒也好把控!”我冷笑道。
  
  李相濡一甩袖子,看向了晋哚:“道不同不相为谋,既然鬼皇如此抵制联盟,那就先不要再谈了!”
  
  “我抵制联盟?嘿嘿,倒也不至于,只是太多事情,李盟主似乎也没有打算要告诉我们,比如这座古神界战舰底下藏了什么之类的,我们却半点都不知道,那让我们怎么安心合作?”我说道。
  
  晋哚听到我这话,不禁身形微微一震,想来他也想要得知这里面到底隐藏了什么,不过李相濡很快却说道:“你们想要知道这些事情,也不是不可能,只要盟约签订,大家立下条陈,这些东西早晚要分出去,我作为联盟盟主,岂会独霸这些东西?”
  
  “哦?既然早晚都要给,先拿出点诚意来,岂不更好?”我故作沉吟,心中却暗骂这李相濡果然狡猾,难道这底下隐藏的东西,竟不是我们要找的?
  
  “这是六神天大战重启的资源,若是先拿出来,而联盟不成,那六神天大战还打不打了?难道大家都止步二劫三劫,等待古神界通道完全封锁,大家全都打回原形?”李相濡不高兴的说道。
  
  “六神天大战,肯定要打,我们的资源越来越匮乏,但却是从你们三大世界开始,最终也才会到我们鬼神界,当然,神庭现在是盯着我们鬼神界,大家利益链都是共通的,一损即损,不是么?所以其实李盟主担心这些,实在太过了,倒不如大家坦诚相见点的好,不要再玩些花花肠子,比如派人暗杀前魔尊,派陈太仙暗杀我。”我睚疵必报,就是不想让他们欺负完我,还要欺负我底下的人。
  
  李相濡哼了一声,说道:“你知道这些就好,但要将这些古神界遗物公诸于众,还需要等魔神界的新魔尊到来,你们要讨论条款,也可当面对我直言,毕竟大家都需要同舟共济直到这次六神天之战结束,我无异于一辈子都当这盟主,只是想要在有生之年,打开通往古神界的通道,为整个四大世界谋求生命之路!”
  
  “盟主说的对,我晋哚一定会支持你,为我们四大世界谋求生命之路!”晋哚立即赞成道。
  
  我淡淡一笑,说道:“原来李盟主如此高风亮节,竟是我一时误会了,既然如此,那就等新魔尊到来,再旧话重提吧!我就先回去了,有什么事,还请李盟主也多让我跑跑腿,毕竟共同的事业,需要共同努力嘛,总不能让全都让妖皇代劳了,这样对他不公平,对不对?”
  
  李相濡给我这阴阳怪调气得半死,偏生把不住我这气势汹汹而来,高高兴兴而去的道理,只能是半眯起眼睛和我直视,似乎想要从中得到什么信息,不过我面带笑容,始终没有投出半分的不悦。
  
  李相濡只能瞅着周边环境是否有什么变化,结果自然什么都没现,只能是带着晋哚先返回仙庭。
  
  我也懒得当他们电灯泡,先返回去看看陈亦仙和赵茜那边到底找到了什么秘密,居然这个时候震了我的传言令牌。
  
  百里家的庭院,陈亦仙和赵茜正在一边讨论,一边衍化什么阵法,看到我回来,赵茜迎了过来说道:“我们分化无数的神念,以感染的方式,让许多仙鹤都感染了一小撮的分魂,分头飞了个来回,现整个古神界战舰除了子战舰的出入口外,极少有疑似可通往底层的入口,不过……”
  
  “我们偶然现新仙庭里面的一个秘密区域,有疑似可下去的符文迷阵,和太仙道以前流传下来的秘法大阵有些关联,所以我带着这符文回来,经由研究,已经拼好了开启传送阵法的纹路。”陈亦仙说道。
  
  我看了一眼大阵,说道:“是古神界的大阵,当年陈太仙应该有过跟上古古神问道的经验,这些大阵契合传承也不奇怪,毕竟这艘战舰如果真是古神界战舰的话,就更应该是这样。”
  
  “但破解归破解,这传送阵法到底传送到哪儿,我们也不清楚呀,而且一旦我们进去,肯定给李相濡立即捕捉到气息,最后会生什么事情,实在是未知之数。”赵茜有些沉凝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