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四百零五章:存念
我观看他所冒出的气焰,竟有些许不同以往,毕竟经过剑泉阁的论剑,我和他曾经对剑几日,深悉他的情况,眼下是我最近距离的一次看他情况,所以断定是和陈太仙一样的存在,都没有真身,而是以一种圣器的形式Wwん.la
  
  至于李相濡之前给我的保证,让云冰心脱离器神的身份这件事,我并不太相信,因为和陈太仙、百里决的情况不一样,云冰心早就没有了记忆,就算是脱离器神的身份,一样如同一面白纸。所以一开始,我就不会相信还有其他解决的办法。
  
  “既然是百里家的百里决,那我倒要问问你,你家住何处?为何出现在这里,为何和我以生死相搏?我又是谁?”我冷冷问道。
  
  给我这一问。百里决明显愣了一下,我故意看了一眼逃离此地的李相濡,发现他皱眉回了下头,但很快就扭头走人了。
  
  但就是这一瞥眼,百里决已经持剑朝我劈来,并且怒道:“你管我是谁?我四海为家,出现此地自有我的道理!”
  
  我立即施展纳灵法,一瞬间就抽取了他一部分的道力,百里决脸色大变,怒道:“什么妖法!如此犀利!”
  
  “嘿嘿。自然是纳灵法!你居然不知道此大道法?拜我为师,我便教你!反正我们没有生死仇恨!”我淡淡一笑,现在有纳灵法在,我又是二劫真仙,他即便有贪天魔剑。我也能稳稳压他一筹。
  
  百里决果然和我印象中的百里决一样好奇,他听说我这法术是大道法后,就十分的,而他的记忆一定和陈太仙一样,给李相濡洗到了当年意气风发,刚刚艺成出道之时,那时候实力绝强,但因为刚刚出道,记忆却不会很多,只要稍微怂恿,就会给人利用,而且既然是圣器投影,那主魂一定还在李相濡的控制中,我只要想方设法寻找到那个地方,就有可能救出他的主魂!
  
  李相濡手段卑劣,看来并没有杀害陈太仙和百里决,很可能只是抽取了他们的主魂,用作圣器的投影,因为他们都有个共同点,那就是一界中极强的剑仙!
  
  “不行。我不能拜你为师,我要替恩公完成任务才行!”百里决摇了摇头,随后立即再次猛攻起来!
  
  看到陈亦仙和赵茜联合起来对付陈太仙,暂时没有太大的危险,我当即把突破口放在了百里决的身上。一边施展三层纳灵法消耗他的道力,一边是直接用剑法和他对轰,而因为有过剑泉阁的互相交流,我对他的剑法可谓是熟悉得不行了,他刚刚出剑。我就知道他想要攻哪儿,这么一来,时时后发先至,把百里决顿时打得没脾气了!
  
  百里决惊讶得脸色发白,因为以他现在的记忆所在的年代,他的剑法很明显没有现在这个时代的老徒弟强,毕竟老徒弟那是浸淫剑泉阁千年后,才得出的剑法,现在的他明显还差得远了。
  
  “你到底是谁?难道也会我百里家的剑法不成?”百里决大开大合的百里一剑给我逼得步步后退,明显是吓得不轻。
  
  “呵呵,剑法之道在于心,心中有剑,便可御千万剑,你现在只练到手中有剑而已,怎么能比得过我的剑法?我只要一念之间。就能看出你下一剑所向何处,包括我刚才暗自掐指一算,甚至已经算出来你早晚会成为我的徒弟,并且还已经准备好了教授适合你的剑法,你信不信?”我高深莫测一笑。老徒弟当时的剑法当然不止如此,而且我也吸收成了自己的剑法,眼下,我要教这‘’百里决,还真的不难。
  
  “什么?怎么可能!”百里决自然不信,再度施展他的剑法,这剑法还别说,犀利自然是犀利,而且有种万马奔腾的气概,换成了赵茜。肯定是打不过的,不过对我来说已经读懂的剑法,就算加快点速度,又能如何?
  
  我表现得轻松写意,快速无比的连出十几剑。当场就把他的剑挑开了,百里决脸色惊变,在剑法给克制下,他还想着要施展剑歌,结果我当然不会让他得逞,立即施展无限天剑,把跟他生生逼入了绝境!
  
  无限天剑是速度极快的双重剑法,所施展和选择的剑法当然也能自由搭配,并非是以直线攻敌的普通剑法,而是在剑法中加入剑咒而加快速度。最快可达两倍的剑法,要不然又怎么能有天剑之称?
  
  在快速的剑法攻击下,百里决根本无法抵挡,而纳灵法作为最后一击,往往是极为致命的,我释放纳灵法手机来的力量之后,一瞬间就把百里决轰飞了出去!
  
  “如何?我说过了吧,凭你现在的本事还无法打赢我,既然如此还需要再斗下去的必要么?平白浪费性命,不若乖乖拜我为师,我还可教你此套剑法?”我仍是一副余力不绝的表情说道。
  
  百里决目露惊诧,他给纳灵法干脆了当的一轰,连躲避都不成,直接给那股力量轰得道体都有些维持不稳了,要知道我以二劫真仙的实力。施展的纳灵法何等厉害,加上吸收的对象还是二劫真仙的存在,以敌人力量轰击敌人,此消彼长之下,百里决怎么回事对手?
  
  似乎想通了此间关系,百里决有些羞愧不听我之前的话,说道:“我……我打不过你,你确实够资格做我师父!”
  
  “呵呵,我本来就是你的师父!”我笑了笑,然后说道:“徒弟你说说,到底你现在为谁办事?怎么称对方为恩公?现在居住何处?为师要去和他理论下,看他为何要派你这样的毛头小子来欺师灭祖!”
  
  百里决表情很为难,说道:“若只是理论……倒也没什么不妥,不过这位恩公神龙见首不见尾,我看就是去了,恐怕也未必能够见着。”
  
  我心中暗喜,当即说道:“我们都是寿命漫长者,等待年许数年皆不过凡人一二日,无妨,且指明所在,为师等得起。”
  
  百里决想了想,看向了宇宙无尽漆黑之处,指向了刚才他来的方向那儿,说道:“我便是在那个小世界中居住,恩公寻常不来。偶尔来,都会给我下命令。”
  
  我看向了茫茫星域最近一处,那儿确实有个小世界,不过从大战开始,我们就航行极远了,怎么可能他所指的位置,还是原来所在?难道百里决睁着眼睛说瞎话?不过看他表情,又不像呀?
  
  结果,百里决似乎见我没发现的样子,也手指又偏移了一些位置,我看了一眼,脸色微变:“绕着这艘古神战舰?”
  
  “寻常我也看不出来,但那儿确实就是一个小世界。”百里决连忙说道。
  
  可就在我抓住了什么灵感,忽然百里决脸色微变,说道:“恩公似觉出什么,让我回去,你可愿意和我走一趟?”
  
  我看着浩劫旗舰已经逃离,而银梭正在回收,加上李相濡也逃了,这次我若是不跟去,恐怕就再也没法子知道真相!
  
  可就在我继续犹豫的时候,陈太仙似乎也接到了同样的命令,嗖一下的往回飞逃,但却不是百里决所指的位置,而是相对的一个方向!而且刚飞了一段路,忽然似有一道黑光闪过,他居然就不见了踪影!
  
  这是怎么回事?
  
  百里决也给催促急了,转身就要离开,我立即放了一丝几乎察觉不出的神念,直接放在了他身前,说道:“我先寄放一抹神念在你身上,你需得好好护着,莫要给人发现,为师立马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