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四百零八章:针管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千四百零八章:针管
  
  破开出口的一瞬间,真仙气从里面嗖嗖的刮出来,差点把我刮出了外面,而陈太仙原本是往上冲击的状态,这个时候直接又给这股仙气冲了回去!
  
  我当即飞入了入口中,随后长剑一挑,就把入口的金属板再度封闭了起来,但那股充盈的真仙气,仍然朝着裂缝挤出!显然这里的仙气压力之大,确实是匪夷所思的!
  
  轰隆!轰隆!
  
  脚底下方,陈太仙仍旧不断的用断剑冲击地步的金属板,但没有浩劫神剑这样的恐怖威力,还有充盈的道力,他暂时还得呆在下面,毕竟我冲破这入口,就消耗了不少的道力了!
  
  我环顾左右,仔细观察周边的情况,我发现这片漆黑的区域,到处都是大阵,一条条的脉络,也以我所在区域不远的中央汇聚,而我用剑挑开的入口,并没有断开哪怕一部分的输送带脉络,所以没有对整个大阵造成太大的影响!它还在活跃的吸收能量之中!
  
  我沿着中央地点看去,能量汇集后,一路沿着巨大的柱子往上,而头顶的一片黑色的地方,眼下正在缓缓旋转着,恍如正在积蓄什么力量,看来应该就是‘眼球’所在了!
  
  我手持浩劫神剑,毫不犹豫一剑轰向了柱子,毕竟只要是把这柱子轰断,这眼球也就没法子工作了,而巨炮自然没办法启动!
  
  结果我的能量劈到了柱子上,反而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力,把我震得倒飞出去!我立即调整道力,一剑扎向地面,准备以此来控制住倒飞之势,结果嘭的一声,扎入了输送带的剑当场反弹了回来,看来,这地方的强横可不是刚才我切开的地方可比,恐怕输送能量的部分为了防止破坏,用上了特殊的材料!
  
  而刚才我破坏的入口,是命好切开了不是输送带的可破坏部分!
  
  “徒弟!”有些丧气的我,只能是开始寻找百里决的存在!
  
  很快,我并没有耗费太大功夫,就找到了给裹挟在了柱子上层内部的百里决!
  
  我连忙拍打柱子,喊着他的名字,可惜任我喊破了喉咙,他也只是闭着眼,没有应我哪怕半声!
  
  看来没有命令的时候,他就会给关押在这输送能量的柱子里,听不到,看不到外围的一切!只能在里面享受真仙气的洗礼,恢复自身的能量和伤势!
  
  我发现,他在里面并非是空壳,而应该是刚才的状况,因为观察他的肌肤和毛孔的张合,吸收内部真仙气的状态,都显示了他是具备感知的,只是我在外面影响不到他罢了!
  
  因为这里的不可破坏,也无法让他注意到我,所以可能必须等待他睁开眼睛才行,但他能不能看到外面,怕还两说!
  
  而且根据神念给他放弃下坠到底部的情况,很可能现在他还是不可自控的状态,这样一来,我就算等到海枯石烂都没用。
  
  我扫了一眼周边的环境,这一大片的空间都是安全的,真仙气也充盈之极,我相信李相濡肯定也来过,而百里决如果是圣器控制,那主魂,也极有可能就在这里,毕竟有之前陈太仙重生的情况和记忆状态,那要重新构筑出道体,魂念的一部分是必须的,所以主魂念一定是存在的!
  
  我放弃观察,往周边探索起来,结果没有出乎预料,这里,还真有一个和之前陈亦仙曾经营救太叔倩母女,而解除过的类似大阵!
  
  因为陈亦仙破阵时我早就复制了一份,并且简单问询过其中原理,所以这大阵虽然有些不大一样,但万变不离其宗,加上原先我的破阵基础,解除起来也没有花费我太多时间!
  
  但偏偏在我解阵的时候,陈太仙却撬开了之前我用浩劫神剑切开的入口,也进入了这大阵之中!
  
  我心道这陈太仙确实阴魂不散!当即加快了破阵的速度,而陈太仙扫了一眼周围,立即拿着断剑朝我劈过来!
  
  无奈之下,我只能是一边的和他游斗,一边刻画大阵的破解图形,直到最后的一道刻痕完成,我趁着逼退陈太仙的一瞬间,传送进入了密室之中!
  
  “竖子!尔敢!”李相濡一声厉喝,把刚刚进入密室的我吓了一大跳,连忙本能一剑横扫挡格!结果我扫了一圈,却没有半个人影!倒是周围的情况,让我欣喜若狂!
  
  “呵呵,李相濡,想不到我到了这里来吧?”我冷冷的说道,我所在之地,是一处仙晶溶液汇聚之地,这仙晶溶液顾名思义就是地脉精华,在九州界的时候,一滴就能够白骨生肌的存在,而这里有一处石棺,棺材的上面,躺着百里决的虚体!
  
  只是现在的百里决,已经陷入了沉睡之中,而身上,已经扎满了连接棺椁的长针,看来正是这些东西萃取着百里决的记忆,并且模拟他的身躯,在底下的柱子中央,凝聚出另一个‘百里决’!
  
  这李相濡确实是厉害,把百里家和陈太仙都复制了出来,为他进行各种暗杀活动!
  
  而陈太仙应该是老牌的复制体了,毕竟陈太仙死去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而这里躺着的老徒弟百里决,想必是后来才有的,之前应该复制的是另外的复制体,因为虎婆曾经说见过类似死去的仙长复活,而暗杀别的仙长的情况,那百里决之前,肯定是某位厉害的仙长了。
  
  可惜,现在这位仙长怕是已经给抛弃了,好在百里决够强,还能给他利用上,否则百里决怕也难逃厄运!
  
  我扫了一眼封住百里决的各种针管形状的道器,按照破阵的方式,一根根的拔了出来,而李相濡除了骂了之前一句,就已经消声觅迹了,可能正在想着什么坏主意呢,所以我必须得快点解决这事情!
  
  而每当我拔出一根针管道器,底下的能量,居然开始消散了一部分,我大袖一扫,地面的层层迷雾都消失了,能够清晰看到柱子的情况,随着我的针管拔出,这下面正恢复道力的‘百里决’,居然慢慢的消失了一部分!而随着我拔除的位置不同,消失的地方又有不同!
  
  但我却发现一点,我拔出针管的同时,石棺上的百里决,却也跟着虚体淡化了!
  
  “怎么回事?”我心中一惊,按照这情况,拔完针管,老徒弟岂不是也跟下面的假货一样消失了?
  
  难道我做错了什么?手中握着针管,我脸色变得惨白起来,现在时间紧张,李相濡如此勃然大怒,一定正在准备着什么样的应对方案,毕竟之前他再愤怒也叫我‘鬼皇’,这次竖子都骂出来了,可见不会善了。
  
  “哼,拔呀!为什么不继续下去?”李相濡的声音仿佛从我的头顶传来,看来,他在仙庭宫殿里,是能够传音此处的,怪不得百里决称呼他是‘恩公’了,不知道其人,只闻其声,又经常得李相濡灌输洗脑,免不了认仇为恩!
  
  我没有理会李相濡的挑衅,犹豫了下看向了石棺,暗道莫非是这棺材?
  
  “李相濡,你真觉得我没办法解决这东西?我最擅长的就是摆弄棺材,这石棺,就是传说中的上古古神界遗物吧?”我故作自信,其实对这上古之物,确实没什么参照印象!
  
  “呵呵,鬼皇如此自欺,倒让我大开眼界一回,我倒要看看你如何破解此物。”李相濡看到我没有再拔出针管,声音居然又恢复了自信!
  
  我暗道不妙,莫非这石棺也不是问题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