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四百二十二章:同游

      “道门清歌声断作,洪潮远思孤烟落……”李破晓也没有丝毫的迟疑,剑步踏出之时,剑歌也尾随而至,他走在黑暗中,剑却很快绘制残阳,那一抹抹的金光,把整个天地仿佛铺满一般快速的蔓延开来!以剑绘景,是剑法中极度高明方才能做到,毕竟剑气长歌,少不了掩藏杀招,在漫天扑过来的景色中,谁都不知道哪里致命!
  
      而李相濡同样也是以剑绘景的高手,他脚步往前一踏,轰隆一声炸雷,天空闪电之后,瓢泼的大雨就坠落下来!风霜凛凛,雨溅黄昏沙山,燃起的雾如置身梦幻,可谓寓情于景,剑中藏景色,景中藏剑!
  
      正是这样真真假假难以辨认,所以唯有道力和罡罩防御能力强者,才能够得以胜出,因为这样的剑招,永远别想着不挨刀!
  
      “别路皆看剑霄舞,青山不灭随我行!乾坤道!云!霄!道!剑!”李破晓的剑歌完成速度极快,仿佛要比李相濡都快一些!
  
      不过我见过李相濡这一招相濡一剑,此剑一步便是雷霆,一剑便是苍茫,所以剑歌即便先出,但威力也是先发后至,不过正是这多一分的踌躇,带来了极度惨烈的一剑,所以我反倒担心起李破晓是否能够承受住这一剑!
  
      轰隆隆!李破晓的剑歌完成后,剑霄之舞立即发动了无数的青色和金色的剑气的告诉旋转,形成了一座湛清的高山,这座青山巍峨不凡,直接把李相濡裹挟在了里面,不断承受云霄道剑的攻击,李相濡的护身罡罩时灭时起,道力不断的下降,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会给灭掉!
  
      然而,李相濡恍若不仅,踏步而出之后,横着的剑瞬间回收,方才咬牙念出最后的剑歌:“遥知相濡多寥落,我独一剑御苍茫!古仙道!相!濡!一!剑!”
  
      我仿佛看到了当时边境一战,魔尊以九重剑天对李相濡的相濡一剑,当时魔尊把剑天几乎推上了九重,李相濡也泰然面对,原因无他,只为了这相濡一剑释放之时!
  
      但我现在提醒李破晓,俨然迟了,战前还好说,酣战的时候若是乱出主意,很可能会造成更大的损害。
  
      轰隆!
  
      李相濡的剑光一出,瞬间他就化作一阵凶光,冲到了李破晓的身后!
  
      “噗!”李破晓闷哼一声,一口血狂喷而出,而身上,已经到处都是剑痕,护罩也早就消失不见了,而李相濡背对着他,长剑一甩,剑歌连绵再起:“春早落花雪声小,举剑徘徊仙路稀……”
  
      李破晓这一亏,已经是吃尽苦头,不过这些伤势,对于他来说,却可以用强大的意志力来控制,况且他现在不止是意志力强大绝伦,还有不灭神剑的助力!
  
      “尘世烟波向来远,相逢山水任倾飞!”所以李相濡的剑歌刚刚唱起,李破晓的剑也稳稳的抬了起来,两人背对着对方,同时唱响剑歌!
  
      而跟李相濡不断丢失道力不同,李破晓的道力是反着增长的!即便是在念起剑歌的时候,那把不灭神剑仍然让他沐浴金光,除了道体的伤势不断的恢复,连道力居然也在缓缓的增长,我看得直接就呆住了,差点还给云冰心的青藤葫芦卷中!
  
      这意味着李破晓整个人都如同不死不灭的存在了!这在高手对决中何等的恐怖?强大的续航,犀利的恢复,谁跟他打不吃亏?况且李破晓从来就是以硬骨头出了名的,道体坚固得跟什么似的,连相濡一剑都没能给他带来致命伤!换位一想,怕双重掷咒不练到李古仙那程度,还真不敢说稳胜!
  
      一消一涨的态势,只要不出意外,李相濡已经是必败无疑,李破晓这一次重出江湖,简直是逆天了!而且刚才的伤害还是李相濡这超级剑神造成的,换了别家来打呢?怕是连造成伤害都困难,更别提让李破晓入不敷出,消耗道力而死了!
  
      “岸涯自笑青天上,乘风去来送未归!古仙道!乘!雪!落!剑!”李相濡念罢剑歌,手中的不朽神剑改重而轻握,在空中如踏仙路,而连走几步之后,漫天飞霜就这么飘落下来!飘逸入仙的姿态,仿佛凡人梦幻成仙得道的典型!
  
      这场大雪飘得诡异,所过之处,所有东西都给消弭了,包括李破晓的剑气也一样,碰上了朵朵雪花,都如同无影无踪了一般,仿佛再也不存在了!
  
      这招乘雪落剑我同样见识过,只因为剑花既是雪花,纷扬而下的时候,自然碰到什么都直接轰灭!端的厉害之极!
  
      “玉壶冰心击仙剑,壮气凌云横孤云!乾坤道!冰!心!剑!云!”不过李破晓如云日破晓而出,自然不在是吴下阿蒙,他的剑中剑气凌云,心更是如冰般冷静,所以剑气漫漫如云而无孔不入!一瞬间也铺得漫天遍地都是,整个宇宙中,很快因为他俩的剑招相互碰撞而白茫茫一片了!
  
      这已经不是修为不等而看不到他们两人,而是因为大雪和云雾互相之间的掺杂,而让大家只看到周围无尽成了白色!至于他们俩谁最后从云雪中走出,谁都不知道!
  
      恐怕是李相濡,也极有可能是李破晓!
  
      然而很快,李相濡却率先直冲云端,虽然浑身道力损失极大,而身上更是密密麻麻的剑伤,不过成为了第一个脱困的!
  
      难道是李相濡赢了?我不禁心中嘀咕,不过看他的表情,似乎又不像的样子,那种惊惧,应该是剑道强敌,才会露出的表情!
  
      嗡!
  
      忽然间,一道金光以圆形的冰雪烟云中心为点,瞬间划了个圆形,把这阵雪云当场逼得往外散去,而云雾剑气给金光一扫既灭,显露了李破晓的真身来!
  
      李破晓目光仍然刚强,而他的白发,在云风中乱舞,以至于他不需要任何表情,都能看出意气风发的一面!
  
      “自己入六道轮回,还是我送你走?”李破晓毫无新意的下了断言,这话我仿佛似曾相识,因为他不止是一次和我说过了,当然,我还活蹦乱跳,而其他人,真的去六道轮回了而已。
  
      “让本盟主入六道轮回?凭你?”李相濡脸色难看,但听到这句话,却反而激起了雄心壮志,长剑一抖,顿时怒喝出声:“雨积云庭映彤枫,林扉清溪似渊穷!”
  
      “同游智者皆升仙,笑我蹉跎只问剑!”李破晓向来是懒得察言观色,发现李相濡不愿自入六道轮回,他当然不会有放过的意思,所以剑歌再度唱响,而这一剑,仿佛和前面三招大有不同,似乎原本凛冽的剑气,一瞬间压低到了极限,就好似什么都不存在了一般!
  
      我默念他这两句剑歌,猛然想起的是当时刚刚上神庭,他沉寂的那段日子,而这句‘同游智者皆升仙,笑我蹉跎只问剑!’,怕说的正是他当神仙的时候,给同僚所嘲讽他只会弄剑而修为不涨吧?
  
      “青鸟时惊剑影来,其声遥在飞翠中!古仙道!云庭剑影!”李相濡自然不会承认失败,毕竟几次攻击下来,他的剑法威力比对手强是毫无疑问的!所以对李破晓造成的伤害,前面几次或许没什么,但眼下对方道力降下来后,什么都可能发生!即便自己更比对手危险!
  
      不过,李相濡无论如何,都想要拼一拼!因为打败了李破晓,下面就是战局逆转了!
  
      “玉堂西庭故仙多,相逢不知平安否!乾坤道!蹉跎剑仙!”可李破晓,却最不惧敌人负隅顽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