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四百二十四章:火葫

      第二千四百二十四章:火葫
  
      “对!正是你写的!”我立即说道,而趁着云冰心忽然的发愣,我立即命令陈亦仙开始下狠手,而陈亦仙不辱使命,立即追着晋哚而来,一剑划过了晋哚的前胸,下一刻,道力喷薄而出,惊得晋哚大声嚷叫!
  
      而云冰心这时候才醒悟过来,立即指挥青藤葫芦搅向了搅向陈亦仙!陈亦仙早有准备,不敢连战的直接退开,但鞭子连闪,速度飞快,她冒险而来,少不了付出点代价,所以直接给数条鞭子拦住,困住了脚踝!
  
      不过缩地术正是脱困的最好办法,因此少顷她就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之外!那青藤葫芦仿佛给激怒,藤条直飞不知多少里,追着陈亦仙不放!
  
      “他这是骗你的!这是战术你懂不懂?!你看到的那首诗,虽然免不了让你猎喜感动,要一天看上两次,但其实根本就是我写的!怕影响了你修炼,所以后来我才毁去了!”晋哚狡猾无比的说道。
  
      云冰心露出了一副懵懂的表情,但那种孩子拿不到糖果而失望的表情,却写在了脸上,这才是云冰心的样子,她其实有自己的性情,只不过还没有成长到当时云冰心之时而已,现在对于晋哚毁了心爱之物,还是相当不满的,
  
      “晋哚,岂不觉得自己无耻?那首诗的字迹,明明是女子手书,你也敢自称是自己的?难道你外表是个男子,实则根本是个女孩儿?!”我嘲讽起来。
  
      “胡说八道什么!你又没见过这首诗!怎么知道是女子手书?!”晋哚气得怒道,结果一说完这话,脸色骤然都变了,很显然,他现在才知道自己是说错话了。
  
      “哈哈,好呀,终于承认了,既然你说我不曾看过这首诗,却又第一个念出了这首诗,那岂不是不打自招?我为什么会知道这首诗?当然是看到云姑娘自己写了!你清洗了她的记忆,让她认你这贼子为友,做出了无数恶心之事,如此大奸大恶,不顾廉耻之徒,纵然是对她再好,难道还能获得别人的理解么?”我立即反击起来。
  
      “我没有做坏事!这些都是大义!总比他们这些道貌岸然的家伙要好得多!器神,还请不要听信这混账的一家之言!”晋哚怒道。
  
      云冰心仍旧一脸朦胧,始终看不清一切的样子,这让晋哚恨得咬牙切齿,估计正在想着到底这首诗怎么会泄露了出去吧!
  
      那是赵茜掐算出来的道运残留,可见世事皆有因果,云冰心写出这首诗后给抹除了记忆,而新生的她却阴差阳错的看到了这首诗,正所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所以赵茜才读出了这首诗,让整个事情浮现出了水面!
  
      而现在的云冰心无论信和不信,都不重要了,至少这次的事一定会在她心中埋下种子,到时候生根发芽!
  
      器神既然是上古遗皇圣器,自然通灵,现在受控,但绝不代表以后也会受控于人,成为召之即来,唤之则去的傀儡!
  
      “我一家之言?那要不要大家停下来,我在这里就能找到几十位当年和云姑娘就是好朋友的仙家出来对峙?胡说谁都会,但无数的历史,却不是胡说出来的,她如今成为这样子,也是这场战争的起源!”我立即指向了宇宙战舰那边,云冰心听到有这么多朋友能够知道当年之事,似乎心中起了希翼,双瞳居然闪过了一抹莫名光芒!
  
      但晋哚自然不会随意受到我摆布,立即咬牙拿出了一块玉牌,说道:“器神,还请听我诉求,将这些混蛋全都杀光了!否则,我可就只能为你好,暂时让你听命与我了。”
  
      云冰心看了一眼晋哚,对于他的威胁,显然多有异议,说道:“我要听他们说我以前的事!”
  
      孩子性情无疑都是好奇的,晋哚听罢,顿时咬牙起来,随后也不管不顾,兀自念起了咒语,而数次陈亦仙缩地追杀,他也不断的躲避为主,要不是青藤仍旧不断袭扰,乘此机会早就得手了!
  
      我本来要说服云冰心,但现在看到晋哚要念咒强行控制云冰心,立即说道:“云姑娘!我帮你解决他,让他再也无法控制你!”
  
      云冰心愣了一下,而晋哚脸刷一下白了!毕竟我和陈亦仙合作,他晋哚几条命都不够赔进去的!
  
      可就在我要去追杀晋哚的时候,忽然云冰心痛苦的大叫一声,随后双目居然狰狞起来,我还没来得及缩地,瞬间她就已经持双剑欺身而至,并且对我展开了抢攻!
  
      一时间,乒乒乓乓的剑击声不绝于耳,而陈亦仙那边,也果断的遭到了青藤葫芦的狂暴攻击,看来这晋哚的‘紧箍咒’来的及时,而且一旦念出,不但云冰心本身变得狂怒嗜血,连那只青藤葫芦也异动连连!看来虽然允许器灵拥有灵智,但对其控制,也是下了死手的!
  
      至于那红云葫芦,也对我不断的喷出浓烈的红云,好在它为了配合云冰心的攻击,把雾状浓缩成了箭形,不断喷射,否则我恐怕难以逃避大范围的攻击!
  
      好几次的来回进攻后,陈太仙和百里决那边,忽然改变了原先的计划,居然逃跑了!
  
      我心中大感奇怪,难道是李破晓有重大突破,把李相濡干掉了?要不然这俩位怎么会逃离?
  
      而就在我奇怪的时候,韩珊珊发来信息,说是两组人马,全都按照她的部署,解决了石棺的问题,现在不需要再追击,让他们各回各家!
  
      我心中兴奋,立即说道:“不用追了,韩珊珊已经解决了大阵,这两位回去,就会回归本位了!”
  
      我忽然说出这话,晋哚一听,面色不由大变,毕竟没有了陈太仙和百里决的襄助,他现在只有一个云冰心,那可就是给围攻的下场!
  
      “哈哈!很好!解决了这两个麻烦,那事情就容易多了。”黑龙大笑起来,而赵茜也松了口气,转而飞去帮助陈亦仙。
  
      “器神!快来保护我!”晋哚连忙改变策略,把云冰心、青藤葫芦、红云葫芦一起唤回了身边!
  
      而看到我们全都围住了他,晋哚本来略显狰狞的面目,因为周围围了一圈‘杀手锏’,而渐渐露出了一抹狞笑:“鬼皇,冤冤相报何时了,你杀我父母,我尚且能够不去计较,就当成是一事还一事,从头开始不好么?何必大家斗个你死我活?”
  
      “狼子野心,忘恩负义,当年鬼道学来的东西,如果知道你会这么用,我恨不能当时就杀了你,至于你父亲和母亲,作恶多端,先不说其他,身后背负的恶事几何?难道你自己会不知道?如果清算起来,一死也恐难平冤魂之怒!”我冷冷说道,心中暗想他怎么会突然旧事重提,难道是想要找我谈判。
  
      “一天!不要和他废话!他正在画咒!这是拖延时间!”陈亦仙忽然的说道!
  
      我心中一凛,立即缩地术到了晋皇子的身后,结果轰的一声,那红云葫芦炸起了一圈浓雾,把我逼出了晋哚所在的范围!
  
      晋哚发出阴冷的笑声,道:“鬼皇,前面我说到了两只葫芦的落难经历,却没有告诉你,它们本来的真实面目吧?那现在,正好让你来看看,她真正的形态好了!”
  
      “什么?”我脸色微变,却发现那红云葫芦喷出了浓雾后,这些涌动的红云,正发生着诡异的变化!
  
      而晋哚继续说道:“这只蕴育了云冰心的葫芦有灵,你觉得红色这只就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