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四百三十一章:神来

      “韩珊珊说……不可能,要么是她本来就是神庭的奸细,要么就是中途给策反了,因为我不在后,神庭几个部门确实安插了不少的细作,甚至收买和色诱都用上了,策反了不少的外编人才,好在我们内部的反而是铁打的营盘,不过,随着我的离去日久,这事情谁都无法保证不能成功,所以姗姗怀疑就是那个时候,倾城若雪给策反了,现在想想,她能力实在也太过优秀了。”我摇头叹息道。
  
      “是呀,内务之事办的井井有条,甚至连胡清雅这样跟了你这么多年的身边人,都未必有她厉害,能把你伺候得对她信任有加呢。”赵茜嘀咕道。
  
      我苦笑摇头,说道:“胡清雅擅长的是情报收集和统筹。”
  
      “倾城若雪更擅长,这不是连古仙界的古神战舰情报都到手了?还知道我们会打古神战舰而坐收渔人之利,现在把新战舰给开走了。”赵茜眼睛完成了月牙,一副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这……总有擅长一些特殊情报的存在,比如,本来她就是神庭的细作,得到神庭的核心机密,稍微透露给姗姗,也正常嘛,胡清雅比不是也情有可原。”我解释说道。
  
      赵茜却笑了:“那就是说,她本来就是细作咯?”
  
      我叹了口气,也只能是默认了这点,毕竟现在倾城若雪进入了超高速航路后,连信息都已经不回复了,可见铁了心是要走。
  
      “珊珊说了,拦截逼停,如果倾城若雪不从,就尽可能毁了战舰,而就算不能毁了战舰,也要把底下的空间跳跃仪器破坏。”我说道。
  
      赵茜点头,说道:“但那个太庞大了,而且明显下面的仪器有铠甲层,还有各种防护装甲,连眼球主炮直接击中都只坏了它一部分,就算是我们……恐也很难呀。”
  
      “尽可能破坏吧,可惜了浩劫神剑已经动用过浩劫之力了。”我可惜的说道。
  
      “如果争取到足够的时间,我可以用阵法破坏它的连接。”陈亦仙忽然说道。
  
      我和赵茜都很高兴,当即说道:“我和茜争取时间,我正面拦截,茜攻击它的动力炉,就算无法破坏,能够损坏一些也好,而陈姑娘则用阵法破坏底下的空间跳跃仪器。”
  
      分配好了任务,赵茜和陈亦仙都答应了下来,并且带着我们继续追逐战舰。
  
      毕竟是真仙境界,加上赵茜的界力转移,大概小半天的时间,我们就追上了宇宙战舰,似乎也发现了我们追过来,倾城若雪直接站在了舰桥上等我们。
  
      我忽然感觉一阵的可笑,真没想到我平素里这么信任的一位同伴,居然会是神庭的奸细!
  
      战舰速度不变,而倾城若雪站在了舰桥的船首像旁边,迎着战舰护罩内形成的风,一身的紫色衣裙飘逸如烟,让她整个人如同绝世独立的仙女,令人惊艳!
  
      而此时此刻,她已经不再薄纱蒙面,而是展露了她倾城若雪的白色肌肤,确实,我看到她的第一眼开始,就没有当年她的话没有任何夸张的色彩!
  
      她曾经对我说的也都是真的,她的容貌倾国倾城,这样的容颜,怕也只有媳妇才能够达到!
  
      只是当年她的话里,给别的神仙所觊觎排斥,到底有几分是真,就不得而知了!
  
      “倾城若雪,你这是要背叛我们么?”赵茜有些生气的问道,这时候,大家已经是各自飞行,平行于整首战舰的舰桥附近。
  
      “谈何背叛?是你们背叛在先,难道不是么?”倾城若雪淡淡一笑,那抹倾城笑颜,如灰烬中重生的花儿,绚烂得令人窒息。
  
      “我们怎么谱背叛你了?你如今偷走了我们的宇宙战舰,是要送交神庭么?”赵茜又厉声问道。
  
      “当年我镇压肆云裳,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至于这艘战舰,既然让我得到了,不也正是我的么?夏一天,我放过了你无数次,难道你不该感激我?”倾城若雪平静说道,随后袖手一挥,身后的神格盘,瞬间亮了起来,那紫金色的神格盘,灿烂灼眼,精细无比,而里面刻画的符文阵,让我和赵茜当场都脸露震骇之色!
  
      我在神庭呆了这么多年,连常胜王的神格盘都是见过的,但从没见过这么高规格的神格盘,就连我自己神格盘,夏瑞泽的神格盘面对这紫金色的神格盘,都感觉有些黯然失色!
  
      陈亦仙也目光闪烁,最后咬牙说道:“神皇?!”
  
      我和赵茜面面相觑,都从对方脸上看到了震撼,毫无疑问,这神格盘的复杂程度,已经远超一般的六部之王!陈亦仙会叫出‘神皇’二字,一点都不奇怪!
  
      “放过我这么多次?指的是……”媳妇姐姐扯了扯我的衣角,预示了危险的征兆,我浑身一颤,立即传音赵茜我的担忧。
  
      “我这一盘棋,下了那么久,你是我用过的最趁手的一枚,只需要稍微的推波助澜一些,你就能带给我无数的惊喜……我也观察了你很久,甚至最后不惜来到你的身边,亲眼目睹你的一切举动……呵呵,我没有失望,你做得很好,甚至连李相濡这样可以统御四大世界的存在,都败在了你手上。”倾城若雪没有直接承认,也没有否认,但她既然说自己的是弈棋者!那所站在的位置,就高得离谱了!因为敢把我这鬼皇称为一颗棋子,就代表她有着超越我无数的实力!
  
      “你现在坦诚这一切,是准备要对我这枚棋子动手了么?”我皱起了眉,她是神皇的话,现在应该是收割果实的时候了,因为四大世界现在一团糟糕,如果真打起来,我们这一方几乎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不……还不够,我不希望现在就杀了你。”倾城若雪平静的说道。
  
      “连我都没有感应到你的存在,真没想到你就藏匿在一天的身边,是不是太对不起自己至高无上的身份了?”媳妇忽然也出现在了我的身边,那双眼睛却仍然是闭着的,只是她飞翔的时候,手在袖子里,我看不出她到底情绪如何。
  
      “你尚且能在他身边蛰伏,寻找东山再起的机会,我只是潜伏在他身边,观察他,又有什么对不起自己的身份的?”倾城若雪仍然目视前方,手也随意的垂下,仿佛只是和多年老友交谈一般。
  
      我脸色已经惨白一片,真没想到倾城若雪居然就是媳妇的老对手,而当年我初来神庭之行,媳妇一句话,让神庭都震动了,本来我以为怕是要用鲲鹏令跑路的,最后却雷声大雨点小,还诸事顺利,其中的原因!竟是对方早就潜伏在了我身边!
  
      我恍然大悟了,不是我的行为没有引来神皇的注意,而是整个棋盘,其实早就已经布好了,包括下棋的奕者,也来到了我的身边!
  
      “你脱离你所在的圣地,几乎等同失去所有力量,难道就不怕一天立马就杀了你么?”媳妇姐姐声音有些严厉。
  
      而倾城若雪平静一笑,随后说道:“如果连这胆量都没有,怎么成为最后的胜利者?四大世界,已经奄奄一息,现在你的棋盘上,翻盘的可能性也不大了。”
  
      媳妇姐姐微微蹙眉,面对我,传音说道:“这一局,我们输了,她有把握这么做,通常这个时候是有后手的。”
  
      我心中一凛,怪不得媳妇扯我衣角,而倾城若雪敢于这个时候直面我,没有后手就太鲁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