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四百三十八章:铅华

      听我要把他俩都洗洗脑成婴儿,王晞丞和段淑瑜都吓坏了,王晞丞哭诉道:“鬼皇呀!不能呀!我这好容易修炼成二劫真仙,咋能说洗就洗成婴孩了呢?你知道的,如果经验不足以控制修为,可是要走火入魔的,长期这样,我可就废了!况且我婴儿智慧,大人的身躯,谁会养我防老呀?”
  
      “呵呵,这修为的融合度,可就不劳烦你操心了,我既然敢干这破坏体悟的事情,就肯定有办法让你好好的活下去,而且修为还不会掉上半点!至于养你防老的事情,也同样用不着你担心,我会选择几个优秀的,双亲无子的仙官家庭领养你,保你在往后的日子里快乐无忧,经历的都是正能量的儿童时光!”我冷笑说道。
  
      王晞丞再次给吓哭了,说道:“鬼皇你行行好吧,我老实说,老实说自己的身世就是了,千万别把我洗成婴儿呀!这记忆连大人都没有,要是濑尿、拉屎都不能自己控制和行动,给别人来帮忙擦屁股换洗衣物,我岂不是比死都难堪?”
  
      “这有什么?既然是仙官家庭,请几个奶妈护工什么的,有什么难的?而且你反正是婴儿的思想,到时候也不知道羞耻为何物,还有什么好怕的?”韩珊珊嘿嘿一笑,落井下石的事偶尔做一做也会让人快乐许多。
  
      赵茜和陈亦仙,以及一干在这里恢复真仙气的仙家见闻这一幕,都禁不住偷笑起来,这让王晞丞这二劫真仙羞涩到骨子里了,却还是有气不能发的状态。
  
      而段淑瑜听到什么濑尿之类的说辞,连她这老油条都吓得面色绯红,这么大了还给人换尿片什么的,光是想象,确实就够让人脸红的了。
  
      “鬼皇,我错了,我再也不敢胡说八道了,我确实是出身在军侯之家,当时也没干过啥龌龊的事情,你就行行好,洗去我的记忆也从那开始洗吧,虽然他们都已经死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不过我快乐的时光也就在那时候!”王晞丞捶胸顿首的说道。
  
      “哦?你确定?”我抱手冷笑,王晞丞顿时是小鸡啄米的点头起来,我看向了韩珊珊,韩珊珊说道:“既然如此,那就洗到那时候好了。”
  
      王晞丞一副逃出生天的表情,差点就没叩首了。
  
      而段淑瑜一直给王晞丞落水狗似的拼命抢白而没机会发话,现在这王晞丞停下来后,她连忙说道:“鬼皇!我刚才也是太害怕,才一时胡言乱语的,我确实是出身富庶之家,自小也从未受过太大的磨难……我请求鬼皇把我洗到十五岁那年……”
  
      “这就够了?要不再早点?我怕十五岁知道的事情也不少了。”我似笑非笑的说道。
  
      知道我故意为难,段淑瑜苦道:“那时候我未经人事,还未受过磨难,虽然知道事情不少……但不懂的更多不是么?而且那时候,我还未遇上我第一个引我误入歧途的伴侣……所以那时候的我,应该还未有变成现在这样子的征兆……”
  
      我怔了一下,认真的看着段淑瑜,然后说道:“这个理由,倒是合理。”
  
      “如果生涯可以重来,何来那么多悲苦,如果感情可以重写,又何来那么多的悲剧?这次洗礼,我十分百分的愿意,并没有被鬼皇逼迫之感!甚至某种意义上,我还要感谢鬼皇您!”我段淑瑜越说下去越是激动,甚至最后一个字用上了敬语,而两眼中竟还有斑斑泪光,可见已经动了真感情。
  
      我点点头,对于真心悔悟的仙家,我倒也不再有难为她的必要,所以说道:“放心吧,那你就从那时候开始重头再来吧。”
  
      “多谢鬼皇!”段淑瑜真诚说道。
  
      “你信?”韩珊珊有些好奇的传音给我,我想了想,说道:“居然精确到了年月,哼,念念不忘,必有隐情,就给她洗到十二三岁,或是再提早些。”
  
      “我就知道,反正也无伤大雅。”韩珊珊当然也不再是当年单纯的小姑娘,随便听一听别人说的就相信了。
  
      王晞丞一看段淑瑜占尽便宜,自己还不定洗成什么样,当即说道:“我感情也大概是在十六岁那年……”
  
      “要不把你洗成傻子?”我冷哼一声,王晞丞顿时是不敢吱声了,而韩珊珊传音说道:“他们那个年纪,估计杀人越货的事都干过了,要不直接洗到七八岁得了,当弟子收了慢慢培养,也好让他们修身养性,我反正是信不过俩滑头。”
  
      “有理。”我淡淡一笑,然后就开始着手和韩珊珊率先处理这事,毕竟这两个二劫真仙一旦把虚体恢复到接近道体的程度,那逃跑起来实在很麻烦,趁着他们虚弱下手,当然会好些。
  
      “那待会,我会让你们进入石棺中,到时候我会校准你们清洗的年龄,不过就算再准确,也是有那么点误差的,希望别介意了。”韩珊珊笑道,这话其实是对在座观众说的,毕竟答应的事又反悔,虽然站在道德出发点上,但多少也会引来闲言碎语。
  
      “不介意,只要差别不大就好。”王晞丞和段淑瑜估计都是抱着互相监督的心态,如果把他俩年龄洗不对,他们肯定要提出异议,所以两位一路上至少传音了好几回,不过等我和韩珊珊把他俩带到了地下大阵那儿,看到两口摆在那儿的石棺,顿时让他们目瞪口呆了,因为这可意味着两个都一起洗了。
  
      “我唤醒百里决,有你在解决起来问题不大,至于陈太仙,要为难一些。”韩珊珊传音说道。
  
      “那何不再把陈太仙洗一遍?”我回答,而韩珊珊想了想,说道:“再洗一遍?洗到……”
  
      “十多岁就差不多了吧,我不介意让陈亦仙当他师父,也算是为了他自己的行为赎罪吧,若非他把纳灵法玉碑带回,也不至于引发后面一系列的事情。”我平静的说道。
  
      韩珊珊露出笑容,说道:“你这主意好,够损,让徒子徒孙来教祖师爷做人道理,嘿嘿,不过姐喜欢。”
  
      “你们俩在这待会,等我们清理了石棺,就帮你们洗去铅华,恢复本真。”我平静说道。
  
      “能洗尽铅华,重新做人,我们俩都铭感五内!毕竟我们家人早就不在多年,进入了禁卫司后,从来都是勾心斗角,连个朋友都没有,如果能够从那时候重新开始,真的是要恢复本真了!”王晞丞、段淑瑜不知是计,听到这后面八字,还一阵的给我带起了高帽子来。
  
      韩珊珊也干脆利落,百里决那口石棺直接就揭开了,百里决这老徒弟立即就跳了出来,大喊了一声师父,然后叩首就拜!
  
      王晞丞、段淑瑜两位看到一个二劫真仙的同阶居然叫我师父,都愣在原地,但见我不解释,他们也不敢多问,毕竟再过一会,他们就要恢复到意气风发的年华了。
  
      我当即把百里决叫到了一旁,趁着韩珊珊在那对陈太仙洗脑的功夫,将李相濡之事,还有诸多事情都一股脑跟他说起了,包括百里家的事情,都一一说明了,而这剑痴对这些人情世故,似乎没有太多的流连,反倒是对剑一道,极其着迷,倒是省去了我不少的功夫,反正他记忆丧失的部分,以后还能让他的后代子嗣们讲解,他本身也是正义规范的性情,就算岔道也不会岔到哪里去。
  
      至于陈太仙洗过记忆后会如何变化,我倒是生出了不少好奇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