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四百四十三章:捉奸
    这些事我也是后来听赵茜说起,毕竟她最近负责接洽古仙界的所有神仙,但没想到赵茜会这么敏感,把这南宫敏的事捅给了韩珊珊。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
  
      不过想一想也是正常,这女人之间一旦无话不说,基本上就差不多成同一个人了,特别是我专门的问起南宫沐的弟子之事。
  
      然而我稍微在意南宫敏,其实并无太多外在缘故,赵茜来鬼道稍晚,可能不太清楚南宫沐和我的私交,如今南宫沐去世,对她弟子表示感谢也是应该,可惜近来李念君来联盟办事,多是亲力亲为,也不好专门带哪个仙长过来,所以我至今听到李念君有个师姐,自然会好奇和关注一二,也算是顾念故人的香火情分。
  
      而今日定下带所有仙长来拜见我这联盟盟主,情理应该算是一件公事,但却同样不是一件小事,所以韩珊珊一说起,我才想到了要做准备。
  
      到了下午的时候,李念君就带着这些仙长乘坐战舰,登上古神航母,带着他们进入宫殿的是赵茜。
  
      这些仙长里面,我只认识百里稚和太叔倩,至于其他的仙长,基本上只是照过面,有的甚至连面都没见过。
  
      老仙长的逝去,让现在接管仙长之位的仙长,大多年轻化了不少,看起来多数是中年居多,不过修为水准并没有降下一个档次,看来每一个大的家族门派,都后继有人,不至于断了传承。
  
      扫了一遍这些仙长后,我把目光停留在了李念君身后的高挑美女身上,毫无疑问,这位一定就是她的师姐南宫敏了。
  
      南宫沐弟子不少,但这位能够脱颖而出,自然是出类拔萃的,而且看她面相,也中正平和,极有福相,可见道运非浅,若是有机会,定然会成为冲天黑马。
  
      一一见过了诸位仙长,寒碜一阵后,自然少不了讨论古仙界的情况,而竺道青也得以乘着这个机会,跟诸位仙长打起了如意算盘,为以后计划埋下伏笔。
  
      而这一阵商议和会晤,直到晚上才结束,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后,少不了是宴请仙长们共度酒会,这个时候,方才是叙旧私人事情之时。
  
      这酒会其实也很简单,为了让大家更加的随意融入,互相之间增进了解,所以采取了韩珊珊的建议,以西式的做法来宴请大家,这样一来,所有仙家之间可以随意的闲聊,算是十分自由,不过因为不是第一次开这样的就会,所以李念君早就熟悉得很了,刚刚入席不久,就带着自己的师姐过来了。
  
      “天哥,这位不但是南宫仙长,可还是我师姐呢。”李念君笑道。
  
      “我听闻过南宫仙长的一些事迹,真没想到仙长年纪轻轻,就如此了得。”我客气的说道。
  
      “盟主客气了,对比盟主所做,彻响四大世界,乃至人神界的大事,我的事迹实在算不了什么。”南宫敏声线好听,为仙处事也极其圆滑,之前我就已经现了,而现在更是印证了我的判断。
  
      有能力在,又会说话,这样的仙家谁都会喜欢,李念君自然少不了一阵猛夸自己的师姐,倒是让我一阵的尴尬,数度还觉得成了相亲了。
  
      其实我本身倒是对她没太多的想法,所以多是日常的交流和鼓励居多,而最后,私下里倒是让韩珊珊送了把一品道剑,并附上了亲笔的书信,但这并非男女送定情之物,只大致上是感谢其师当年鼎力相助,以及一些念及其师,还有鼓励她积极向上,为古仙道做一番贡献云云的杂事。
  
      而这件事之后,我亲自送了李念君和诸位仙长离开这古神航母,而日子也就恢复了日常,除了处理战舰上的事情,还有期待王晞丞、段淑瑜两位弟子新生的事情,这洗脑比我想象的要复杂一些,特别是细致定位到岁数,不至于洗成白痴,更是如此。
  
      加上韩珊珊的修为还要我帮忙突破,一连串的事情下来,几乎算是马不停蹄。
  
      约摸又是半个月的时间过去,某日的夜里,我却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居然会接到南宫敏仙长的消息,她约我单独前往古神战舰停靠的所在,既是仙剑山小世界的仙剑山之巅见面。
  
      说到这儿,又不得不提一下这李破晓,这家伙估摸着也怕我的古神战舰停靠旧仙庭后,会做出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所以一意孤行的以古神界至尊的身份,规定古神战舰必须停靠在仙剑山小世界里,并受他所监视管制,不过寄人篱下,倒是没什么话说,毕竟也总不能直接停到旧仙庭附近,那就太过招摇,别人会诟病我成古神界太上皇了,所以我就把战舰停在了仙剑山小世界。
  
      李破晓尚且有大义凛然的缘由,可南宫敏又是几个意思?半夜三更就算了,还让我一个人去,一个人去就算了,还让我绕开一切耳目单独前往。
  
      我暗道古怪的同时,也再三确认这是否南宫敏的传讯,但结果显而易见,正是她约的我。
  
      一界仙长约我这四大世界盟主,这事情说出去肯定要闹绯闻了,毕竟她是大美女一枚,而且我也总得注意影响,现在四大世界仙家无一不是盯着我一举一动,半夜私会可是大事。
  
      我立即了一道消息,详细问明原因,甚至还说了可以用传言令牌沟通,因为我也不乏经常受到一些仙长的信件,好比百里决和太叔倩的,这些都是私交和公事上联系紧密的伙伴,她既然是南宫沐的传人,又是李念君的师姐,特殊一些倒也无伤大雅。
  
      结果南宫敏却回了我一条必须当面见,而且有必要当面说清楚的重要理由,这让我又有些踌躇是否真要去了。
  
      但当断不断不是我的性子,我还是决定去见一见南宫敏,或许她也有非要当面见我的理由。
  
      “哟,这么晚了,要去哪呀?”就在我走出自己的卧房的时候,旁边住着女子军团一列的房间里,其中一间传来了韩珊珊的传音。
  
      “咳咳,我出去一趟,有事。”我随口说道,不用缩地术,还真是怕她们误会,毕竟靠近了房间里还是能够感觉到气息,突然消失反倒让她们追查,反而不如大大方方的走出去。
  
      但现在韩珊珊一问,我倒像是有点偷会小请人的意思了,心中不免有些打鼓。
  
      然而没想到的是,韩珊珊只是‘哦’了一声,然后说了一句‘早点回家’,居然反常的没下文了,让我一瞬间有些不认识她的错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性子,就这么偃旗息鼓了?
  
      而且诡异的是,其他女子军团的成员,在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后,居然都无一问我什么,这反常,令我十分的不愉快。
  
      不过我本来就来去自如,倒也不用解释太多,加上虽是半夜私会南宫敏,可那也是她约我的,只是仍为了防止韩珊珊嘴上不说,私底下带所有女子军团成员跟上来‘捉奸’,我无耻的把李破晓拉来当了垫背,然后多一句嘴道:“我去找李破晓面谈点事。”
  
      “天哥,早点回来就是了,我们都懂……”赵茜果断的回了一句,然而后面的声音却断了,显然是小嘴给韩珊珊捂住了。
  
      我皱了皱眉,权当这些姑娘家玩闹,反正我可以先和南宫敏打个照面,如果没什么事,就转道李破晓在仙剑山之巅的道场论剑,毕竟之前一别后,已经好些日子未见,去叨扰下这愣子,他总不会把我赶出门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