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四百四十四章:私会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离开古神航母后,我很快就缩地朝着附近的仙剑山之巅而去。
  
  百里家和我决战争当剑阁阁主时,仙剑山之巅也是对外开放的,后来李破晓似乎别有用意关闭了一段时间,近来又重新开放了。
  
  毕竟那座神仙城地域广大,白雪皑皑的,圣殿也藏在深处,所以并没有理由时常阻止外人进里面,况且仙剑山之巅在很久以前,就成为了古仙界最为顶尖的决战之地,因为这里万劫不破,万法不侵,无论如何都不会给破坏,因此算是少见的功能场所之一,一旦禁止前往时间长久,李破晓自己也知道名声不好听,甚至也会影响古仙界至尊之名。
  
  进入了仙剑山之巅,李破晓似乎立即就感应到到了,传言令牌很快就震了一下,我看了一眼,就把事情如实的说了。
  
  结果李破晓这愣子居然连回信都干脆省了,或许也懒得理会我私会女子之事。
  
  我自然也就大大方方的进入了仙剑山之巅,并且还前往那把标志性建筑,巨大的石剑那儿,因为这里就是南宫敏约会我的地方。
  
  仙剑山小世界的大雪依然是不停的下着,天空在黑夜中看不到半点的星芒,只有点点的飞雪不断落下,让人误以为是漫天的星光。
  
  随着越来越接近目的地,我很快就看到一个俏生生的人影站在了那把石剑的剑格上。
  
  毫无疑问,那还真就是南宫敏,我小心的感应了下左右,旋即松了一口气,心道至少她没玩仙人跳之类戏码,因为周边还真是一个人都没有,她确实是单独约会了我。
  
  但我跟她只是一面之缘,她又有什么话要对我说的?
  
  我一飞冲天,直上剑格的位置,和她站在了同一条线上:“南宫仙长,这么晚约我出来,不知道有什么要事么?”
  
  “就是……就是那封信的……的事情。”南宫敏脸上有些微润,在皑皑白雪的世界,那一抹绯红几同惊艳雪色的鲜红花蕊。
  
  我轻咳了一声,说道:“嗯,看到了信对吧,其实当年我和令师相处也十分投契,好些合作得以成功,也是在我们认识那年,她无条件支持才有了如今顺利局面……”
  
  看来她对我写的那封信很是感动了,不过也不需要专程约我来单独见面说这事吧,但反观古仙界十分好客的情况,以前我就领受过不少,所以南宫敏亲自过来说一趟,我也不是不能接受,甚至还颇为感动她居然如此的懂事。
  
  “嗯……我知道的,我也很尊重师父……”南宫敏却踌躇了下,然后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等好一会我看她不说话,就道:“南宫仙长……如果……”
  
  “你……你为什么不叫我敏儿……”
  
  我话都没说完,南宫敏忽然蹦出了这么一句,让我一瞬间就怔在了原地,不一会,我忽然才想到和南宫沐的情况,不禁对我的想法感到可笑,所以说道:“也是,我和令师也是知交好友,严格算起来,确实是你的长辈,虽然公事上还是叫仙长好些,但私下里,叫你敏儿,倒是无碍的。”
  
  “啊……可……我不想……不是……我……”南宫敏听到这话,却有些尴尬和内心挣扎的意思,我心中不免好奇,难道是我说的话里,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敏……敏儿,你没事吧?如果有什么事,尽管和我说就是了,我虽然在年龄上,差了令先师一大截,不过也算是忘年之交,如果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但说无法,我作为你的长辈,是不会介意你说任何事情的,即便是让我觉得不好的事情,我保证也不会留在心中便是了。”我初叫她名字,倒还真有点尴尬,但后来一想我是她的长辈,顿时也就不难受了,反正管她是否比我大,至少和南宫沐是朋友的辈分上,就能把她当晚辈。
  
  “唉,才不是这样……我……我……”南宫敏握着剑鞘的两指秀气拇指,不断的摩梭着剑鞘的纹路,可想她心态应该是纠结无比的。
  
  可这么纠结,所谓何事?我不禁心生疑问了,难道是要跟我借钱?嗯,有这个理由也说得过去,毕竟初当仙长,打点上下,置办府邸肯定是少不了的,而李念君毕竟是仙尊,问仙尊要钱,算哪门子事?给现那就成私事公办了,而她在仙庭听说也没几个朋友,就算有,那大笔资金肯定也拿不出来。
  
  想通这点,我连忙说道:“敏儿,是不是府上最近缺钱了?这点你放心就好了,钱能解决的事算什么事?回头要多少,你跟我说一声,我让人悄悄送过去给你。”
  
  “天……天哥,我……我真不缺钱呢……也不图钱……”这下,南宫敏脸都有些红了,她这悠游寡断的性子,倒是完全和初见的不一样了。
  
  “呃?不是为了钱?那……”我不禁一怔,不是为了感谢,也不是为了借钱,难道是身上出了什么难以启齿的毛病,需要我这无上天一道法来解决?毕竟天一道**现在治好了禁奴的消息在上层早就不胫而走,甚至还传言改变道脉走向,就能美容,美颜、甚至隆胸什么都有!
  
  所以天一道眼下已经不需要传道都有人前来想学,这南宫敏私下偷偷叫我来,难道是要找我隆胸还是什么?但你隆胸归隆胸,要找不会找赵茜她们么?干嘛找我呀?难道你一以为我是祖师爷,就会隆得更好点?
  
  不过鉴于要打破僵局,我还是问道:“难道敏儿你是想要学我的天一道法?”
  
  “啊?”南宫敏愣了一下,但很快连忙摇头:“不……不是……这……”
  
  猜了这个不是,那个也不是,我一下也有些懵了,这么下去,我不得在这和她‘战斗’到天亮不可,所以当即说道:“敏儿,有什么事,你直接说了就是,我都能够接受,女人心,海底针,实在难猜得很……”
  
  “你……你故意的,以后都打算这么欺负人么……”南宫敏忽然的蹦出了这话,让我一瞬间石化了。
  
  “我没有呀?我怎么欺负你了……”我愣住了,这怎么就欺负你了,我这还不是没把隆胸的事说出去么?避嫌都这程度了,还有错了?
  
  “哎,算了……你是盟主,总是顾虑许多……那我默默的答应你就是了……也让你一些……你信上说的,我都愿意的。”南宫敏顿时一副委屈小女人似的看着我,目中情愫如迸的火苗,正不断的烧灼,这一瞬间,我似乎明白了什么。
  
  信?我立即说道:“敏儿……那信……”
  
  “嗯……我看过了,我都愿意,我愿意做你身后的女子,为你奉献一切,我回去后的那半个月里,起初我也是不解为何你会忽然的喜欢上我,然后还给我写了这么一封信,所以我觉得很唐突……本来也不愿意答应的……可我后来……可后来问询了你过往的一切……我就有些犹豫了……因为越是问下去,知道的越多,就仿佛和你走的越近了……最后再拿起那封信的时候……我居然现我已经不可自拔的深深的喜欢上了你……”南宫敏几乎是吞吞吐吐的说出这段话来。
  
  我一边听着,一边是心中既是好气又是好笑,当然,其中不乏有对南宫敏的愧疚,因为这封信一定是给人调包了,如果是我亲笔手书那封,断然是没有半点儿女私情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