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四百四十六章:念旧

      大雪仿佛终年下个不停,圣殿的大门前面埋了厚厚的积雪,我看着这圣殿不像是圣殿,反倒像是道观的地方,心中涌起了一丝的复杂,看来和魔神界的奢华相比,这里更有灵气一些。
  
      似乎发现了我的到来,一男一女两位童子很快就开启了大门,并引我进入里面。
  
      这里的外人无法探查气息,似乎只有主人才能够肆无忌惮的感应周边,虽然不公平,但谁让这里是别人家的地盘?
  
      我进入了圣殿后,随意的扫了一眼周围,希望能够看到之前传闻中的女子,然而可惜的是,那两个男女童子引我走过了好一段路,都没有看到有别的人在。
  
      而一路上,整个道观冷清无比,就算是上了数百个台阶,又来到了主殿那边,也没有发现有一两个谁人在,只有一些洒扫的道童在那勤劳工作。
  
      天眼看过去,这些童子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生灵,只是寄存了一丝灵念的纸人化形,主要是帮忙干活而已,其实我看,也只有李破晓一个住在这圣殿里。
  
      很快两个童子就把我引入了偏殿,这里的道观非常大,但因为这仙剑山小世界积雪连绵,它隐于雪中,仿佛就是一座雪城罢了,等进入里面,看到了厚厚积雪的屋檐下景致,也就不那么错愕其存在了。
  
      这里相当的古朴,让人仿佛置身于下界人间里的古刹、道观,心态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偏殿里,李破晓正跪坐在一张桌几前,一手拿着茶杯,一手翻着一本古籍,对我的到来,连一眼都懒得看,只有一盏小油灯,在那扑闪扑闪的,仿佛是黑夜里正盯着我闪烁的眼睛一般。
  
      身边的女童很快小跑过去,在李破晓对面的桌几前铺上了蒲团,而男童引我入座,接着还给我填上了茶水。
  
      我笑了笑,跟着去了蒲团那也跪坐起来,这李破晓在人间的时候,本就是个道士,正儿八经得让人接受不了,眼下这副作态我可一点不奇怪,我笑是因为忽然想起了传闻罢了。
  
      “深夜到访,来做什么?”李破晓仿佛还在认真看书的模样。
  
      我想了想,说道:“周璇和小侄子,之前就在战舰上,你可知道?”
  
      李破晓仿佛给蜂刺忽然蜇了一下,一瞬间微微蹙起了眉:“我不知道,为什么不说?”
  
      “你没有问,对于她们母子,想来你也不会太过关心吧?一直以来,不,从见你到现在这段时间过去,也没有见你问起过这事,如今她们母子在帮我打理盟中的事物,对你倒也一样的淡如溪水。”我也有些好奇他和周璇的关系,这不,还有小侄子呢。
  
      “嗯……”李破晓沉吟,但似乎犹豫多于肯定,好一会,放下了手中的书页,把茶杯放了下来,说道:“他们还好么?”
  
      “这小侄子不再跟以前那样的调皮,眼下已经成为小大人了,我准备把他提拔为舰长。”我笑了笑。
  
      李破晓似乎有些意外的看着我,但终究没有问出声来。
  
      我也沉默了下,拿起了杯子抿了口茶,说道:“你们之间,还有感情么?或者说,你在这里已经有了新欢,而忘记了你们曾经彼此互相扶持,互相爱护的事了?”
  
      李破晓眉间再度凝起,说道:“夏一天,你胡说什么?”
  
      “我倒是听说你最近在这里,有些乐不思蜀嘛,有几个仙家,还目睹了有外道女子出入你这圣殿的,该不会最近你改修欢喜道了吧?”我讽刺起来。
  
      李破晓砰的一下,重重放下了茶杯,皱眉怒道:“夏一天,请你说话客气点!不要把你的想法强行套在我身上!”
  
      “啧啧,反应那么大干什么?”我耸耸肩,随后自顾自拿起了茶壶倒了一杯茶,说道:“七情六欲斩不断也很正常,斩三尸的,早就成圣去了,我们坐在这里,自然是少不了有感情的,所以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又有见不得谁的呢?”
  
      “哼,我在这里,自然是有其他要事必须要先办,之前为了驰援你,几乎坏了我的计划。”李破晓有些郁闷的哼道。
  
      “哦?你这要事,是看书还是喝茶呀?”我冷冷一笑,旋即看向了他手中的一本古籍。
  
      李破晓瞪了我一眼,然后把书直接丢到了我面前:“自己看。”
  
      我把书页合上,看了一眼书本上《器神真解》,心中不禁想起了云冰心来,顿时问道:“你要帮忙救助云冰心?”
  
      李破晓一把将我手中的书夺了回去,道:“不是。”
  
      我瞬间一愣,旋即惊讶说道:“你要复活断月?”
  
      “嗯……”李破晓有些犹豫后说道。
  
      我嗖一下站了起来,说道:“这不像是你嘛,你可是道德天尊的传人吧?这至尊神格盘还挂在你脑袋上,你敢复活死去多时的断月?”
  
      李破晓微微有些神情黯然,不过这次显然没有能力反驳我,因为确实就是如此,现在古仙界至尊可挂着道德天尊的名头,我是鬼道的鬼皇,做这事和他做这事概念完全不一样。
  
      “之前传闻,有仙家看到外道女子进出你这圣殿,是否断月?你已经把她复活了?”我连忙问起来,如果真是这样,确实是一件大事,而且我还真是说不得他半分,因为我也想过要复活李断月!
  
      “我没有……只是提升了器灵的强度,让她可以自我行动,因为我没有限制她的行动,所以偶尔她会在周边乱走。”李破晓叹了口气。
  
      我看着他的双眼好一会,说道:“这事你做出来,按照古仙界的道德规范,估计很难容下你这道德缺陷,你可知道?”
  
      “我知道。”李破晓的神情似乎很纠结犹豫,可见最近他应该也陷入了自我斗争之中。
  
      “这事让我来吧,你还是老老实实当你的至尊吧,毕竟我虽然没有承认禁奴的事情,但知道也不怎样,我也不会害怕别人说我什么。”我淡淡的说道。
  
      李破晓看了我好一会,咬着的嘴唇有些欲言又止。
  
      我冷哼一声,说道:“你也别不服气,我知道你肯定会诟病我把禁奴复活的事情,包括李相濡也一样,你们古仙界的牛鼻子都差不多,但把她们做成器灵呢?你们有什么什么心态?就不准我复活他们?”
  
      李破晓改为咬牙状态,我也懒得理他,坐在那继续喝茶。
  
      而很快,一个身影忽然从外面飘了进来,一身的乾坤道道袍,脸上洋溢着喜人的色彩,而那双红色的瞳孔,也让我感觉熟悉无比,她是李断月。
  
      我抑制不住自己的喜悦,但因为今时不同往日,我还是说道:“这里是禁飞区,你就这么让她到处乱跑么?也不怕招人显眼。”
  
      “我有亏与她,虽然不能将她复活,但给她足够的活动空间还是能做得到的。”李破晓叹了口气。
  
      我心中哭笑,给道德所束缚,虽然说是人类区别于禽兽的标准,但有时候确实成了陈腐滥调的坚持,因为在我眼中,器灵和人没什么不同!这缘于我出身鬼道,人鬼之间的隔阂,本身就已经很淡薄了。
  
      李断月落地后,四下里一看,当她发现我后,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
  
      “断月,你回来了。”我同样面露笑容,只是笑容的背后,是复杂无比的情怀念旧。
  
      “嗯?”李断月却似乎愣了一下,呆呆的看了我好一会。
  
      我不知道她是否还记得我,因为这时间,隔得太过漫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