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四百五十三章:门墙
    夏瑞泽和李破晓都在闭关冲击三劫,不止是如此,连云冰心现在也进入了自我修炼的状态,一段时间内估计也见不到她,所以我现在怀揣的那本《器神真解》,恐怕暂时还要搁置在我手中一段时间,而且我手中还有李断月的剑丸,总得好好研究一番。
  
      我跟着韩珊珊前往了古神界石棺所在,很快就进入了洗脑的密室,在韩珊珊一番查看后,她毫不犹豫就启动了大阵,把王晞丞、段淑瑜都催醒了。
  
      我站在了两位的跟前,而韩珊珊已经在启动石棺后离开了这里,所以他们起来后,毫无疑问第一眼看到的是我。
  
      不过很快,这两位就目露痛苦,似乎是失去感觉的人,忽然有了感觉一般难受。
  
      “你们两个总算是醒了。”我扫了一眼他们现在的修为,发现他们道体的气息仍然是二劫的程度,只不过现在絮乱之极,而且正在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快速流失,可见他们的记忆中,体悟和二劫真仙的道体无法重合,导致了气息在乱窜而出。
  
      这也在我的预料之中,所以也没等他们回答,我伸出了两手,瞬间就拍在了他们的脑袋上,并且引天一道的道统,强行的重新构建他们的道体脉络,让他们能够尽量保留住一些道力,而我的实力如何,直接也会影响到他们最后的修为!
  
      “你俩不要挣扎,我是专程前来救你们的,若不配合我,你们吸入体内的力量,很快会撑爆自己的道体而亡。”我立刻说道。
  
      其实我就算不说这话,王晞丞、段淑瑜也已经是无计可施,只有强烈的求生**,让他们如溺水一般,只能死死的拽着我。
  
      我早就预料到这一点,所以直接就以天一道的功法,强行以灌体篡改的方式,强行更改他们的脉络走向,让他们原本无法控制这股道力的身体,渐渐借我的功法而将其控制。
  
      好在两位的记忆定格在了十一二岁的阶段,那时候如果是名门世家,大多也都有了一些基础,所以控制体内涌动的力量,经由借力打力后,会变得容易不少。
  
      不出韩珊珊所料,段淑瑜在少女的时候,果然天份就极高,我分心二用控制他们俩,也是有意查看他们的天资,而经过我借出去的力量,这段淑瑜居然很快就自救成功了,保留住了不少倾泻而出的力量,只是掉回七重天也是难免,姑且保住了二品的修为。
  
      至于王晞丞,虽然也是天资聪颖之辈,可相较而言还是差了一些,直到三品的程度,才勉强安静了下来,不过这也让我很满意了。
  
      在他们控制住自己的道力不再外泄后,我的天一道强行灌注也完成了,现在他们的脉络也已经有天一道打底,这就是道体道脉的好处,而经陈亦仙纳灵法那一劫数,也让我能够轻易的侵入他人的道体,并且进行自己想要的篡改。
  
      当然,篡改脉络,首要还是得他人同意才行,现在我篡改的部分,只是缓解了他们的窘迫感,想要变正常,不学完整个天一道是不行的。
  
      “很好,你们俩都很聪明。”我平静的说道。
  
      王晞丞、段淑瑜都面露恐惧的看着我,而王晞丞果然是最先问我的一个,他立即说道:“我们怎么会在这里?我记得……我借的……”
  
      他连说两个不记得,看来是记忆洗得断断续续,让他不知道从何说起了。
  
      “你们给一邪仙关押在了这个石室的石棺之中,一并的还有这位姑娘,具体你们出身何处,我因为刚刚将你们唤醒,还不知道你们的身份。”我淡淡的说道。
  
      “那你……你是谁?”段淑瑜有些警惕的问我。
  
      “我是四大世界的盟主,夏一天!”我自报家门之后,果然镇住了王晞丞和段淑瑜。
  
      “盟……盟主?我们明明在……四大世界……是哪四大?”王晞丞惊叹的问道。就连段淑瑜,也一脸懵懂:“我们只知道神庭神皇……”
  
      “神皇?原来两位是来自于人神界的神庭,很可惜,现在这里是古仙界,而并非你们神庭,看来你们俩给那邪仙不知什么时候掳来了这里,关进了石棺之中,这石棺有清洗记忆的能力,恐怕你们被捕获之后,记忆也给清晰掉了大半了。”我哄骗道,这王晞丞和段淑瑜之前是满口跑火车说瞎话,我现在也不过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这同时也是为了他们好。
  
      王晞丞愣了一下,看了眼石棺,连忙问起了现在的时代,而包括段淑瑜,也同样详细问起了现在这时代离着她居住的时代过去多久了。
  
      我当然不会隐瞒,并且把人神界和四大世界的关系,以及最近的情况大致说了下,包括和李相濡那一战,也挑拣了些无关痛痒的说了起来。
  
      这两位果然是洗得很彻底,现在只是才明晓事理的半大少年,给我这一阵半真半假的忽悠,就轻易的信了我,毕竟从一开始,我和韩珊珊就计划好了一切,这也是为了他们好。
  
      等他们明白了这四大世界的领袖的概念,多少已经心怀崇敬,言语中恭恭敬敬,就恍如是见了大人物的孩子一般。
  
      “原来,你们的记忆,居然只记得十二岁之前,那之后的事,都不记得了?”我故意问道。
  
      “盟主,我哪里还记得?现在照盟主这么说,我爹娘,我家族,恐怕都不存在了,唉,眼下实在不知何去何从,之前也不知道是否有家有室,更不知道现在该何去何从了……”王晞丞哭泣起来。
  
      我心中一愣,但很快想到这小子现在都洗成少年了,哭鼻子也算正常,就说道:“孩子莫哭,我既然救了你,便是与你有缘,你失去了一切,我必想尽办法帮你们寻回。”
  
      “真……真的么?”王晞丞抽泣问道,我点了点头,而段淑瑜连忙接着说:“恩公盟主,我们现在无根无萍,已经忘却了前世记忆,等于重生,而赐予我们重生的,便是盟主,还请盟主再勉为其难收留我们吧!我们本事低微,但一定竭尽全力,襄助盟主。”
  
      “帮助你们,倒是没什么不可以,不过我却有个事情,需要于你们说清楚。”我一副不确定的表情,吓得王晞丞和段淑瑜都安静了下来。
  
      看他们几乎要磕头求我说下去,我连忙扶起了他们,说道:“刚才我用的是天一道的功法,才稳定住了你们的道力,想来以前你们确实是学了其他道法的,可惜现在估计忘得差不多了,而我的道法正好海纳百川,可克制这股乱流,但却不会轻易给人学了去……”
  
      段淑瑜果然和以前的性格差不多,小小年纪就很擅长见杆子上爬,所以直接就跪倒在地了:“师父!求师父收下徒儿!”
  
      “我也是!请师父收下徒儿。”王晞丞虽然慢一步,但也是聪明的孩子。
  
      我微微一笑,说道:“我弟子众多,但却无一不是品行纯良之辈,你们想要入我门墙,修为并无太大的要求,而且我也不管你们当年如何,做过什么亏心事和坏事,但入了我的门,往后就得积德行善,谨守门规!因为一旦我发现品行不端,必会亲自收拾你们!”
  
      “弟子谨守门规!定不敢犯!”两位当即磕头叩首,无有不允。
  
      我笑了笑,说道:“很好,以后你们就是我门下亲传弟子,现在随后去剑泉阁见你们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