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四百八十八章:转折
我顿时感觉一抹凉气往背后涌,按照这个说法,除了万松小能够定位我,怕倾城若雪也一样有定位我的能力,毕竟定下交易后,倾城若雪就没打算定下契约,而是洒然的把人还给我,还提前结账了,这代表她不怕我跑路!
  
  我甩不掉万松小,如果倾城若雪来了,我可怎么逃?两位如果不顾交易,合力的击杀我,我可真的要完蛋了!到时候六神天大战恐怕会陷入被动。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ge.lā?
  
  “怎么?夏盟主好像脸色有点不对呀,难道是身体不舒服么?”万松小脸色晦暗了下来,怕是起了什么心思。
  
  我忽然感觉这顺风局一瞬间就变成了逆风局,如果给他们围攻,我该如何的应对?这倾城若雪给我一个归元法,我就和常人没区别了,万松小再补一刀,这小命也就交代了!
  
  看着万松小背后那把魔刀,我说道:“万松小,这交易,该不会是你和倾城若雪挖坑让我来跳吧?”
  
  万松小嘿嘿一笑,说道:“夏盟主这是打算把交易弄浑水了,好方便逃还是怎么的?我劝你不要抱着这心思,神皇至尊给了定位你的道器,她要找到你,真的很简单,况且她也在空间裂缝附近,如果她现也给你这么玩弄了,怕很快就会过来了。”
  
  我心中一凛,但很快面无表情的说道:“如果不是你们设计的,那这次的事情,正该好好的掂量掂量是谁布的局,让我们三家都陷入如此的境地了。”
  
  “哦?设计我们三家?这古神界之下,可只有我们三家了,谁还敢来设计我们?”万松小冷笑的打量着我,目光中充满了审视。
  
  “这可说不定,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这么绝对,心里说说给自己壮下胆就行了,别说出来让人笑话。”我甩了一句,然后掐指算了算位置,朝着海师兄原来给我的地图坐标飞去。
  
  万松小很没面子的咬咬牙,然后也跟了上来,但不一会,我现我一直在原地兜着圈子,完全没有前进太远,这片巨大的星云,像是给什么人用阵法来布置过了!形成了一片专门针对我的大阵!
  
  “夏盟主,你这是故意的还是有意的?”见大半天下来,不但一个人都联络不上,连裂口位置都没找到,万松小不禁皱眉问起来。
  
  我哼了一声,左右看了一眼,实在没看到大阵布置过的痕迹,而能够布置这大阵困住三劫真仙的存在,还不着痕迹,到底会达到什么样的高度?
  
  见我不说话,万松小脸上多了一抹难看:“夏盟主,拖的时间越长,对我们越是不利,总得给个时间限制吧?如果找不到裂缝,可真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
  
  “你也是三劫真仙了,明知道这里是阵法,我也给困在这里面,不帮忙破阵便罢,添堵有意义?”我冷哼一声。
  
  万松小却阴沉笑起来:“呵呵,谁知道是不是你们天一道故布疑阵,当年你们对于阵法的研究成就最深,反正冤有头债有主,我万松小别的本事也比不上你夏盟主,就逮着你不放好了,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会紧咬着你。”
  
  “随便你!”我冷冷的说道,随后迅朝着别的地方飞去,而万松小还真的抱着死死咬著我的想法,几乎是前后脚一致的追着我。
  
  而就在我想要停下来的瞬间,忽然媳妇姐姐猛的扯了我的衣角,我瞬间缩地到了很远的地方,并唤出兔子神剑!
  
  就在这时候,危险仿佛又离得远了,我只能看向了万松小,可万松小除了见我拔剑面色难看之外,并非是危险的来源,这一下,我又懵住了,媳妇是我的预警机,她在专门的负责感应之后,仍然比我预料危险要早许多!所以绝对不会出错!
  
  唪!
  
  而就在我怔住考虑问题所在的时候,忽然一道恍如粗重东西挥舞的声音传来,而媳妇姐姐也再度拉响了警报!
  
  轰!
  
  我本能的挥剑往后,并且启动了复制的不朽神剑剑威!
  
  一刹那的对轰,我整个人都被撞飞了出去,气血也跟着一阵翻腾,看向了偷袭我的倾城若雪,我脸色铁青:“呵呵,看来是你们两个要合伙害我,之前这是挖了坑让我钻呢?”
  
  倾城若雪这次却懒得和我废话,瞬间再度欺身,打神鞭劈头盖脸的朝我密集劈过来!
  
  砰砰砰砰!
  
  我的无限天剑也毫不犹豫的施展,虽然步步后退,但也抗住了她的攻击!
  
  然而不出我所料,一旦现自己在技击方面落了下风,她立即就会施展归元法!
  
  “归元法!”倾城若雪冷喝一声,顷刻,我的纳灵法纳来的道力全都消失不见,而道力也全都给缩回了道脉的核心!
  
  我连忙意念召唤祖龙,但很显然,只要是靠着我的能量做启动源的,都没办法召唤来!
  
  嘭!
  
  我连人带剑直接给她轰了出去,好在她并不是要取我性命的样子,只是砸到了剑上,但当我恢复道力的时候,她的打神鞭已经抵住了我的脖子:“夏一天,你敢骗我?!”
  
  “我骗你?”面对打神鞭的威压,我脸色很难看,但现在倾城若雪已经愤怒到了极致,随时都可能杀了我,这时候该怂还是得认,谁让我技不如她?
  
  “难道不是么?”倾城若雪银牙紧咬,打神鞭再向前一递,我只能是跟着后退:“凡事讲求证据,我骗你是为了故意让你杀我?这有点说不通了吧?”
  
  倾城若雪月眉一扬,看向了万松小,万松小犹豫了下,怒道:“夏一天!你故意骗了我们这么多仙气盘就算了,还做出这大阵,打算把我和神皇至尊干掉,实在是心眼坏透了!要不是神皇至尊来到早了,怕我也难免招你毒手!这大阵的背后,一定还有什么阴谋对也不对?”
  
  “睁着眼睛说瞎话好玩么?我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我脸色冰寒,真没想到万松小这家伙居然玩阴的,自己没把我杀我,这是要借倾城若雪下毒手呢!
  
  万松小冷哼一声,说道:“若不是神皇至尊把道器给了我,我早就把你看丢了,而你看没有下手机会,是故到处乱跑,等待把我甩了再用大阵牵制我吧!?打得好主意,双拳难敌十手,你这是打算把我们身边的神仙支走,要围杀我们?”
  
  倾城若雪皱了皱眉,却疑惑的看向了万松小,万松小目光中闪过一抹犹疑,但很快就掩饰道:“神皇至尊,夏一天鬼鬼鼠鼠,实力不强却狡诈多端,这点恐怕你也早有体会,如今不杀他,必成后患!这交易是做不下去了,恐怕我俩很快就成众矢之的!”
  
  我心中冷笑,万松小接触倾城若雪还是太少了,如果随便就会给人当枪使,她就不是倾城若雪了,果然,打神鞭很快就从我脖子上挪开,而她脸色阴寒下来,说道:“把来龙去脉,原原本本的告诉我,但凡谁再有一句话骗我,莫怪我把他当场打得脑浆迸裂!”
  
  倾城若雪单兵实力太过恐怖,一个照面就能制住了我,对万松小的震撼很大,估计他也知道同为三劫,但差对方不是一点半点。而这神转折,也让他脸色无比的苍白,他刚才确实说瞎话了,而且还给倾城若雪当场抓住!这后果显然可大可小,好在现在他得到一次自白机会,让他不敢再玩这样的小伎俩,结局只能把之前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还原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