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四百八十九章:闻声
    “就是这样,我们现在给困住了,因为神皇至尊给与的道器,所以我们能够察觉夏一天的存在,并且以他为基点联系在一起,至于其他仙家,现在谁都联系不上。”万松小很不情愿的老实把事情说出来,我在一旁面无表情,但看他如此吃瘪,也心中痛快。
  
      看来我对倾城若雪还是存在威慑能力,毕竟我身上还有祖龙在,她离开了神庭,也不过三劫的实力,就算站在食物链顶端,可也并非真的无敌了,因为祖龙给逼出来,也一样拥有着这一界能够达到的最强大位面力量,这种力量恐怕倾城若雪也很忌惮,所以我想她不会选择招惹祖龙,也是屡次饶我不死的缘故。
  
      倾城若雪沉凝下来,随后看向了我:“夏一天,你觉得是什么原因,让这片地方成了隔绝一切的存在。”
  
      “只能是大阵吧,或者我们直接给谁用东西兜入了一处空间,兜兜转转都出不来,而其他人也都联系不上。”我皱眉分析道。
  
      倾城若雪哼了一声,觉得问我也是白问,就立即陷入了沉思。
  
      “那现在怎么办,总得有个章程吧,至少我没搞事。”我说道,而万松小咬牙切齿的看着我:“谁知道呢?反正看你就不是什么好人!之前也是阴险得很呢!”
  
      “呵呵,你还干脆不是好人呢,你跟我谈好人?”我冷笑反驳,气得万松小也没辙了,而倾城若雪袖子一挥,说了一句闭嘴后,就召唤出了紫金幡旗,随后将旗帜高悬,放出了一阵阵的紫色波纹,一圈圈的荡出去,似乎是要进行全方面的定位,亦或者要查看些什么。
  
      我和万松小只能是暂时神情郁闷的等待这结果出来,但过了一会儿后,倾城若雪仍然没有半点找到突破口的征兆,让我也不禁心中打起了小九九。
  
      而万松小也不是坐以待毙的主,他立即拿出了八面旗帜,念念有词后,往四面八方射出了这几枚彩旗,好一会后,他轻哼一声定,然后就盘膝坐在宇域中,似乎要接收什么。
  
      我对阵法虽然也很熟悉,不过这次除了一本劫天运外,破阵的道器基本没带来,却也不好现在就跑路,只能是假意调查大阵,实则是在两位三劫真仙身边晃悠,是不是联系下海师兄,亦或者几个弟子,看看有没有机会把他们找回来。
  
      可惜的是,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我们三位一般,寂静得如同清晨的迷雾,而这片星云确实也让我们看不到太远的地方,就像是三个凡人入了白雾蒙蒙的森林,连方向都找不到!
  
      果然,很快万松小的小玩意就失败了,脸色铁青的怒哼一声,说道:“完了,被困在这里了,夏一天,你诡计多端,眼下是不是古神战舰已经驶向我们魔殿,准备趁着魔殿群龙无攻打我们?亦或者已经偷渡血海,到了神庭的坠仙台之下了!?”
  
      “万松小,说话经过下脑子,我们被困这里的时间,加上来的行程连一个月都不到,我怎么到大荒下面攻打魔殿?又怎么能通过血海偷袭神庭?”我心中颇为郁闷,这万松小阴险狡猾,时不时来挑衅一句,生怕这倾城若雪不杀我!
  
      倾城若雪仍旧在用幡旗探路,仿佛没听到我们说话似的,让万松小也感到了一阵的尴尬。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可听说过你们地球有句老话,叫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谁知道是不是你以这闻道之地来当噱头,暗里已经想着先打魔殿,再破神庭的想法?”万松小闷哼一声。
  
      “你不想想还有别的人想干这事,却整天没来由想着是我干的,有被我害妄想症么?不过话说回来,倪诗姑婆似乎带走了什么东西吧,要不万宗主明示一下如何?没准我们现在给困在这里,和倪诗姑婆有关呢?别忘了,把你困在这里的好处和你说的一样,很可能现在倪诗姑婆已经去夺回神殿了,哈哈。”我阴险一笑,心道要玩阴谋论,我陪你就是了。
  
      “什么?!”万松小脸上瞬间苍白了,而这表情变化让我心中多了一个念头,该不会这事真是倪诗姑婆捣鬼吧?那东西到底是不是古神界镜子的支架?亦或者是别的什么。
  
      “怎么?让我说中了?那不如把这件从九州界得来的东西也干脆分享出来好了,相信神皇至尊应该也会有兴趣研究一番,大家群策群力,或还能抱住你这宗主之位。”我有些危言耸听的说道。
  
      这顿时让万松小更加的确定是针对他而来的了,但毕竟是阴险狡猾习惯了,他从惊讶变作面无表情,也用不着一秒,很快就笑了起来:“夏一天,好算计,什么东西都瞒不住你嘛,不过我这宗主之位得来容易,屁股也还没焐热呢,让出去也不是很心疼,所以我偏就不告诉你我拿到了什么!”
  
      “呵呵,反正损失的是你,我现在被困在这里,也没法子破局,只能等神皇至尊来弄吧。”我无所谓一笑,而这时候,倾城若雪看向了万松小,面色冷凝的说道:“是你拿走了那些东西?”
  
      万松小浑身一颤,但很快故作镇定的说道:“不是我拿的,是魔殿拿走的,还给……一个叫倪诗的女子偷走了!”
  
      “哼。”倾城若雪仿佛没有太多纠结,只是冷哼一声,就继续探查去了,这让我和万松小都各怀鬼胎起来。
  
      我是在猜测那东西到底是什么,有什么作用,而万松小应该是很后悔失去了那东西,而且极力的在倾城若雪面前澄清他没摸过的样子。
  
      倒是倾城若雪,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从在意,变成了不在意?到底是什么神秘之物藏在了九州界的地心中央?
  
      九州界是最为古老的小世界之一,自古有古九州之称,有很多仙家都是从这里修道出去,并且在其他的小世界中开枝散叶的,而且当年六神天大战,这里还曾经是仙家争锋之地,这里面的秘密和故事,多得数都数不清。
  
      而且媳妇姐姐、肆云裳和肆小仙都选择在了古九州界,连祖龙都给引来了,包括劫天运这本书都是九州界的,这让我越想越是好奇起来,只是我旁敲侧击万松小,这小子却玩起了一问三不知的套路,估计也是怕倾城若雪从中抓到一些错误对付他。
  
      问不出任何的信息,而大阵也无法破解,我们只能是继续游荡这片区域,而就在被困住的第三天午后,忽然一阵醍醐灌顶的声音,忽然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把我吓得一个激灵的石化住了!
  
      而不止是我,连万松小都愣在了当场,喃喃说道:“寻来寻去皆无所得,得来之时,竟全不费工夫,可这闻道之音,怎么会在这里!?”
  
      倾城若雪也是难得的露出疑惑的表情,对于闻道,她应该只是听说,真正的遇到怕是次,而活了这么长的岁月,对一切失去了新鲜感,而忽然又复得来,无论如何都会感到惊讶。
  
      听这声音,迷迷糊糊,一字不识,却又让人如饮琼浆玉液,清明无比,霎然间就进入了清明的状态,这竟是在让人进入闻道的状态!
  
      但因为我们三位是敌对和互相防备的对象,万松小看倾城若雪还没反应,也不敢有其他动机,而我虽然强烈的想要打坐进入冥想,可这防备两位,和防备虎狼没区别,让我只能强忍住异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