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四百九十五章:浮文
    ♂
  
      第二千四百九十五章:浮文
  
      和师兄一起带着徒弟们,我们再度进入了星云,而这时候,已经能够联络上里面的其他女子军团成员了,所以大阵确认已经解除,即便没有完全,但也和破除没有区别。
  
      所以很快我们就沿路去了正中央的区域,并且开启战船,运送所有要闻道的仙家进入闻道之地,毕竟有了战舰,就算实力低一些的仙家,进入闻道之地也成为了可能,所以大家畅行无阻,很快来到了闻道之地。
  
      原来这地方,居然就在我们开启的通道下面,因为黑暗的乱流实在太过漆黑,把这片地方给挡住了,所以我们能够偶尔听到它传道的声音,却看不到这片地方的存在!
  
      而有些类似于圆台的传道境地,实在也太过巨大,让人看着就觉得应该是古神界的一部分脱落的领地。
  
      至于闻道的声音,其实并没有减少太过离谱,只是时而巨大,时而减小,经过时间的不同,道体的不同,会有不同的听觉体验,而在星云中的时候,因为经过大阵的乱流折射,远处也是可以间歇听到的,只是现在大阵破除,星云中再无半点传道之声。
  
      来到了中心起源点后,我看到了山海界的出口,而这里的传道范围也不是很大,估计弟子们如果没有山海图,最多只有几百人能够围在声音周边罢了,但现在,大家在界内都能够听到。
  
      我进入了山海界,整个天一道的弟子少有不振奋的,包括一些其他盟友,也不无喜悦,这也说明现在在山海界中修炼的道友,已经全是自己人了。
  
      其中当年九州界每一州留下守界的,现在或多或少都在,并且还都成长不少,如黄立辰,竟也冲击到了真仙境界,如果李破晓看到,估计会十分欣慰。
  
      而天一道里,比如赵昱、比如江寒他们,还有铁振平、池风等,都各有进境,突破真仙境是指日可待,当然,相对于海师兄、言师兄、四大跑跑、少梓、香菱,他们的道运确实有高下之别,但人的运气总不能一概论之,终究不是谁都能够走到尽头。
  
      “总是有所选择,像是师兄我,以前何曾敢想三劫真仙?应该是师父他老人家才应该到这个程度。”言师兄悲叹道。
  
      “言师兄道运非凡,太自谦了。”我笑了笑,看着华珂已然成长为十二三岁的漂亮小姑娘,此时正和言千彩,夏言青竹在一起,在台下好奇的瞅着我看,不时还咯咯笑起来,似乎说到了什么高兴的事情。
  
      我心中十分的喜悦,想要过去和她们说点什么。只是一直没吱声的圆慈,直接拦住了我,说道:“一天,我好容易抑制了又一波道运,总不能就这样又拖带出来,你的事情,我会好好和孩子说说的,除了你不可见……”
  
      这时候,忽然一阵红影从我身前飘了出来,掠过了圆慈,来到了华珂的面前。
  
      “妈妈!”华珂两眼泪光如珠子落下,几乎是扑了过去,媳妇姐姐轻抚她的黑色秀发,好生的安慰起来。
  
      我也眼眶禁不住湿润,虽然不是从小带大,但至少感情是有的,而现在为了道运不再沾染,再起发酵,我甚至还得少避免遇上她,当然,媳妇是例外。
  
      “你说过,劫天运能解,现在是否到了这个节点上了?”我对圆慈问道。
  
      “缘来,书自然开,缘来了没有?”圆慈问道,我摇摇头,但却说道:“不知道来了没,但显出了字。”
  
      圆慈诧异,但看着台下无数的弟子,他说道:“还是先办正事吧,是该和大家说点话了,传道之音不止,弟子们可都是为了见你一面而断了修行呢。”
  
      我点点头,然后慷慨激昂的站在台上发言起来,其中有描述自己的历程,也有赞扬天一道弟子的坚韧不拔,以及对没能走到今日这一步的牺牲弟子沉痛缅怀,还有鼓励后人等,一并说了个遍,虽然只挑了紧要的一些事情,但这次的天一道大会,还是开了足足大半天,我几乎是在和传道之音搏斗,而说到后面,我已经是汗流浃背,满脸皆是汗水了。
  
      接下来少不了单独的见面会,以及了解眼下已经大变的山海界,这一通事情下来,已经是两天时间过去了,还好在大家都要闻道,要不然各种琐事还会更多。
  
      而为了跟上外界的节奏,研究劫天运这本书显现文字的原因,我已经不得不让胡清雅帮我把大部分可见可不见的道友,或者旧识挡在了门口,随后专心的拿出了书,开始研究上面的文字信息!
  
      在山海界的范围,传道之音到处都是,虽然也同样有强弱之别,但我听到的,竟是如雷贯额,所以这段时间在这里,我始终都是在冒汗的状态。
  
      而打开了这本劫天运,我整个人都愣住了,因为上面除了附以金色的浮文之外,还有一丝丝古怪的脉络漂浮在上面,就仿佛是在告诉我道体的运行方式,而我居然还清晰的听到传道之音里,有着和这些浮文相互佐证的例句!
  
      这些天来传道之音听得多了以后,我很显然的明白了一个道理,传道之音带来的作用并非是让人凭空获得什么超越一切的外界知识,而是让自己的理解能力,提升到十倍,乃至于百倍的程度,而这理解能力的提升,当然也会让自己修炼冥想的时候,道统同样进行十倍、百倍的演算,经过举一反三,把自己的理解再创造,形成独特的自我道统、法术!
  
      这也解释了外婆的鬼道法术大进、言师兄的剑法更是厉害的原因,而且万变不离其宗,他们厉害的都是一个自我擅长的进化方向,而并非是学会了什么异样法术,好比外婆本就是鬼道,那就不可能还会衍化出剑道来,毕竟外婆走的道路,本就跟剑法相左!
  
      这几天来,我对于天一道的理解更加的透彻,所以演算的过程在提升了百十倍之后,我除了强化道统,还对天一御法、纳灵法进行了再演算,现在算下来,就只差这本劫天运了。
  
      书中描述的文字也清晰起来,而开篇的部分,是我最先看到的,上面非常清晰的写着三个字,这三个字我并不认得,因为它更像是上古的文字,而集由这五大世界的各种文字,我居然没办法翻译它。
  
      而这三个大字看不懂,接下来的一群小字,我更是没法子理解,这让我是又好气又好笑,有抱着一堆金子,却无处可用的感觉。
  
      除此之外,就是脉络的运行图了,这脉络的杂乱程度,比我看到的纳灵法都要复杂几分,而且还让我看得一头雾水,因为它不像是纳灵法那样,可以以自己的气息延伸进去后,鉴定出自己还要衍生出什么样的脉络来,这上面的脉络非常诡异的是另觅蹊径的存在!并且还不断的游走,消失,这变换万千的运行,让我感觉又不像是道脉。
  
      而且没有一条线路,是和我的脉络有连接点的,我深吸一口气,又放松了下来,最后合上了这本书,开始冥想这些脉络该如何延伸。
  
      但结果毫无悬念,我不但无法延伸它们,甚至无从创造出来,这点可能是我自己都没想过的。
  
      那这本劫天运,如果不是为了让人去学习上面的东西,又是为了什么而存在?
  
      我百思不得其解,叫来的圆慈看了好几遍,结果他不但这脉络图,就是连字都没看见!显然只有我自己看到了!
  
      偏偏我还知道我看到的不是幻觉!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