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四百九十九章:内奸
神庭庞大无比,当年我从郊区直达中心阶段都要一个多月的时间,现在即便到了如此的实力,冲向神庭核心区域,仍然花费不少的时间,一掠而过的时候,周围全都是空间神仙城,密集以全区域延伸而出,至于核心部分,则形成更大的一片宇域,这仿佛一个巨型的银河系,神庭居中,无数的行星延伸WwW.КanShUge.La.
  
  没有我想象的战争,但到处都是戒严的状态,连在中品的区域,现在神霄府管辖的直隶衙门,都已经有战舰驻扎,禁卫已经进驻方方面面,而且越是进驻里面,防卫越是森严,当然,想要达到能抗拒古神航母的水准,基本是不可能的。
  
  我模拟了一遍古神航母从外部进攻的路线,现如果真的从外部进攻,神庭估计到中部都无法集结完毕齐攻古神战舰,至少要过中品区域,直到快要到达核心部分,才拥有稍微像样的阻拦,这也是因为战舰的数量很明显的减少,在鬼道的边境一役,神庭的八大舰队现在还没喘过气来的缘故。
  
  我冲入了中品区域后,这里驻扎的舰队,仍然是以一代战舰为主,辅以一些普通的战舰,而且看着它们陈旧,却未经炮火的舰身,我就知道这应该是很多年前就服役的战舰了,估计到了战时,各种各样的毛病都会接踵而来。
  
  神庭纪律严苛,法度更是森严,但官僚体系臃肿累赘,真要在这里大战起来,估计要逃走的能有一半还多,所以看着这紧张的战局,路过的神仙面色皆是惶惶,就可看出眼下情况大变对他们自身的冲击。
  
  或许和我前进的路线不同,我所过之处,没有半点的战斗痕迹,估计战斗的一方应该是另一处快通道那边,因为偶尔会看到军队朝着西北方向集结而去,但我要去救出媳妇姐姐的鬼神之体,所以以最快的路线前往堕神台,才是我的最终目的。
  
  至于李相濡和孤独睦是否要打通古神界的通道,与我没有任何关系。
  
  又过了四五天,我终于跨入了上品的区域,这已经算是一个巨大星系的正中央边缘了,而即便在这里,也没能感应到战争的痕迹,不过,这些都不是问题,因为我对于上品核心区域,实在是太过熟悉了!
  
  我这一次没有隐介藏形,而是很干脆的就飞往了较为临近行吏科区域,并且直冲高官所在的区域,我需要找到能够上得品序的高官,而就在我飞往那边的路上,让我没想到的是,遇上了一队官员正在往神庭的核心区域赶,而其中有两位官员,竟是我当年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仙官。
  
  我瞬息而至,伸手拦住了这一男一女:“盘山同,盖春珍,你俩可还记得我?”
  
  察觉我修为竟如此的高,那一男一女脸色顿时大变,但看到我的容貌,又犹豫了下。
  
  而看着最为聪慧的盖春珍,立即和同行的几位愕然无比的仙官说道:“几位先行一步,这位是我们当年的故友。”
  
  几位仙官脸色都是惶恐,毕竟这个时候遇上我,心中多是猜不透出了什么事,而那盘山同虎着脸说道:“先走吧,你们不认得他,他也是我神庭的前辈官员!定是知道出事,故而前来增援!”
  
  我想了想,立即把我神庭的官职神格盘从媳妇那儿取回,变成了二品天官的样子,当然,现在这神位也是有点感染了,但他们这个实力,基本上也认不出来。
  
  经过传道菌事件的升华,这盘山同和盖春珍已经是一劫的神仙了,只不过品序还不过是三品,看来这段时间也没有混好,官职始终没上来。
  
  估计这和当年遴选的时候落榜有关。
  
  几位不认得的神仙都是一滞,随后纷纷飞离,当然也并非没有怀疑,但盖春珍和盘山同嘴里传音嘀咕几句,大家就安静了,甚至大部分都面露十分恐惧之色。
  
  以我的实力,强行窃取他们的传音而不让他们现其实简单得很,所以这盘山同和盖春珍的话很快都给我读取了。
  
  话里大意是除了盘山同和盖春珍外,其他神仙居然也知道我就是夏一天,而他们两位的传音,是宽慰他们的同时,也让他们当作没看到这件事,以免招来灭顶之灾,所以这些神仙都面露惧色。
  
  看来我当年也十分的有名,头像几乎是行吏科人人熟悉的了,而且还凶名在外。
  
  把这些官员打走之后,盘山同和盖春珍连忙拱手见礼,我也没有难为他们,而是先说道:“当年司器监遴选一别,两位别来无恙?”
  
  “当年和上神有幸切磋,受益匪浅,本来还想抽个时间单独和上神请教一番,只是后来三番四次听闻上神失踪,实在是心中失落了一阵,盘天官想来亦是如此,所以这几年我们一行天官叙旧,偶有提及上神的。”盖春珍已经不比当年,现在也是能说会道了,以前是青年才俊中的十大剑者,这些年看来行事圆滑了不少,可见官场也不是好混的。
  
  盘山同自称是盘古后裔,当年我帮韩珊珊出战,和他以及盖春珍打过一场,大家也算不打不相识,而两位的性情也不是奸猾之辈,只是后来大家没有再接触罢了,否则也不无成为朋友可能。
  
  “下官也是这个想法,后来又有一些长辈间传闻,说起上神如今已经是四大世界的盟主了,上次神皇御驾亲征,便是征讨上神的,不知对也不对?”盘山同虽然问出心中疑问,倒是十分的诚恳。
  
  “既然是你长辈传闻,想来就已经把答案告诉你们了,还特来找我求证做什么?难道信我,比信你们长辈还划算?”我面色变得平静下来,但这笑颜的消失,却让盘山同和盖春珍脸色大变。
  
  盘山同连忙摆手,说道:“不是、不是,上神万万不要误会,我们绝无其他意思,只是如今神庭大乱,上神又出现在这里,我们作为神庭一份子,就多有顾虑……”
  
  “然后呢?”我脸色阴沉了下来,而盘山同已经是退了一步,吱吱唔唔的想要解释,却不知道从何解释起来,倒是盖春珍激灵,立马说道:“盘天官也并非夏上神所想,我们绝对没有要举报的意思在里面,只是想要知道生了什么事……因为神庭的圣殿宇域,眼下忽然大乱,我们得到上神的命令,却是要前往支援的……”
  
  “是的……最近刑律殿、钦天监、行吏科等六大部都出了叛徒,搅得整个神庭大乱,现在大家都在剿灭叛徒和内奸……而圣殿宇域,打得最是厉害,听说我们这些官员,已经是第三拨前往那边支援的,眼下谁都顾不上谁,唉,某家嘴笨,绝对不是跟夏上神你作对呀!”盘山同连忙的解释起来。
  
  我脸色再次恢复了平静,说道:“原来如此,我来这里,虽然有趁机之嫌,但绝对不是去圣殿捣乱的,只是想要取回当年留在这上品区域的一些东西,你们应该也知道我曾经在此有小世界的事情吧?在那边还遗留我的东西。”
  
  盘山同连忙一副恍然的表情,说道:“啊!某家知道了,原来是这件事,我还以为……算了……如果上神只是为了取回当年遗漏之物,那某家当作不知道就是了。”
  
  “取回自己的东西,天经地义,既然夏上神说了来意,我们自然不便再问。”盖春珍也连忙说道。
  
  我笑了笑,忽然说道:“那你们神皇,可有从大荒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