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五百章:说项

      “这……夏上神,我们这品序,哪可能知道神皇有没有回来……”盘山同苦笑道,而盖春珍也说道:“夏上神,我也是刚刚给审查出来的,现在整个神庭的神仙,哪个不是惶然不安?可能自己身边的朋友,就是内奸也未可知,之前就出过一件事,曾有一品的大官给自己枕边的妻子杀死了……后来一查,发现那位大员的妻子竟是魔殿潜伏的暗桩,已然潜伏了数十年之久,唉,这件事轰动神庭,故而最近出了个审查科,把所有的神仙从出世到进入仙道,底子可谓翻到了祖宗那头了,生怕又是魔殿的奸细。”
  
      “你们大可以放心,我来取回的重要东西,是我的无疑,而你们觉得我既然是四大世界的盟主,那就说明了肯定和大荒魔殿无关了,毕竟那魔殿本就是神庭分裂出去的一部分,眼下再怎么清算,我也是外敌,你们却是在内斗,而且如果真要打起来,我再傻也会大军前来,而不是孤身而战。”我平静说道,实则我也不想参与他们的内战。
  
      “这个我们俩当然知道,小的时候,家主就曾经把大荒的事当成故事跟我们说,这大荒魔殿确实曾经是我们神庭的一部分,只不过听说当年他们的王爷孤独睦阴险贪恋权力,又屡犯神皇天威,故而在准备采取对他们行动的时候,他们早有预谋的分裂了出去,最后还因此打了一仗,至此千年下来,每年我们神庭都需要派出无数的神仙和守护者,去边境牧守,防止魔殿卷土再来。”盘山同说道。
  
      “是呀,常胜王爷家,竺家都是牧守的边疆的功臣,唉,在和魔殿的连年战争中,也不知道死去了多少英烈……”盘山同忽然的说道。
  
      而盖春珍连忙看了他一眼,说道:“盘天官,此事……”
  
      “如果是平时,便可不说,今日夏天官再这,又有什么说不得?常胜王爷家和竺家世代产生多少英烈,立下了多少的汗马功劳,居然都给抓了起来,眼下都不知道怎么的呢!听说都给拉出神庭外,去边境的常胜城那边要当他们逝去英烈的墓碑那斩首呢!”盘山同有些郁郁的说道。
  
      “这些都是传闻……毕竟秘而不宣,我们都不知道嘛。”盖春珍连忙制止他继续说下去,但也看向了我说道:“传闻当年竺家和夏上神关系极佳……夏上神会救竺家,会去救常胜王爷家么?”
  
      我心道这两位还算是热血青年,想不到对于竺家和常胜王爷家如此的关心,不过这两家都是神庭的大功臣,当年竺君钰的大老婆,也是战死沙场的英雄,所以说在其他官员心目中,他们颇有人望。
  
      “你们放心好了,我和你们神皇做了交易,竺家和常胜王爷家已经以人质身份转交与我,现在正在前往鬼神界的路上了,我自从离开神庭,心中对他们给予的恩情,又何尝忘过?”我淡淡笑道,看来两位都不愧是忠良之后,知道对错,而不是盲目的走上是非不分,以厚黑而活的官道。
  
      “真是如此?那可是太好了!”盖春珍兴奋的说道,而盘山同更是手攥拳头,激动不已:“真没想到他们能得救,真是让我放下了心中巨石,我和竺道青亦有私交,如今朋友家人安康,我亦是高兴。”
  
      “原来你也是竺道青的好友?”我有些诧异,得到两位肯定,我接着说道:“想必你们已经没有他消息许久了吧?他现在已经在鬼神界手握大量资源,而如今又去了闻道之地闻道去了,前途不可限量,至于竺家和常胜王爷家,我亦会重用他们,毕竟良才美玉难寻。”
  
      “居然是真的,我就说他无端消失,肯定是有缘由的,果真是去了四大世界了!真想看看他大展拳脚的样子。”盘山同也笑了起来。
  
      我见时机成熟,说道:“我鬼神界和其他大世界百业待兴,两位在神庭以一品道体的修为,一位是十大青年剑者,一位又是盘古大神的后裔,竟无法得到神庭重用,委实可惜了,不如趁着这次内乱,举家南行,经由大荒而投靠我四大世界怀抱如何?鬼道必虚位以待。”
  
      盖春珍和盘山同愣了一下,互看了一眼,难免犹豫起来,毕竟这次大乱虽然是个机会,但他们两家也是神庭的老家族了,要他们放弃一切而投靠鬼神界,确实是有些不划算。
  
      我淡淡一笑,说道:“这需要犹豫?神庭经此一役,必然一蹶不振,内忧外患不说,古神界通道神皇至尊守不守得住还是两说,而我四大世界舰队不但在边境挫败神庭八大舰队,如今闻道之地,又将有数十万我天一道弟子将会成为中流砥柱,神庭即将遭遇万年不遇之颠覆,负隅此地,委实不智,我这里有两片玉牌,可引荐你们两家前往鬼神界谋取一席之地,你们可拿去斟酌一番,再行决定!”
  
      两位都面露惶然的同时,又有些跃跃欲试,我倒也懒得和他们一起纠结,注入了两道命符大致解释了他们两家的情况,然后分发给了他们两位。
  
      盖春珍和盘山同犹豫了下都接了过来,随后盖春珍率先表态说道:“我们家族,眼下亦是没落了许多,已经无当年威风,不知夏上神何以愿意接纳?”
  
      “既是竺家的朋友,便是我的朋友,况且三言两语便知心,这还不足够么?”我笑道。
  
      “我得去和长辈商量,即便此事不可信,我必不会往外去说,夏上神还请放心。”盘山同再次激动的说道。
  
      “嗯,很好,此事可成,我鬼道必不会亏待你们,你们先行离去,久了恐令你们家族招人怀疑。”我说道。
  
      盖春珍叹了口气,她却是很聪明的说道:“恐怕就算我们有心忠诚神庭,别家也未必依我之心,自和夏上神对话开始,怕就注定难过廷议那一关了,我便去知会长辈,怕是要去鬼道投靠夏上神了,不,应该说是夏盟主才对。”
  
      盘山同听罢,也是惊出一身冷汗,他反应比盖春珍迟钝一些,但也还后知后觉,说道:“某家也好好和家中长辈商量,此事怕是真要举家迁离出神庭了!四大世界若是不弃,必效力无虞。”
  
      “那此番就由你们两家牵头,若是有其他牢靠者要投往鬼神界,便可替我说项,招来的家族便是以后你们的下属,并提前算是记你们一功。”我笑道,随后又给了他们一块玉牌,算是给他们更大的保障。
  
      两位都很高兴,而说服了他们后,我也很快朝着堕神台那边飞去,毕竟现在是神皇圣殿那边出事,堕神台应该只有禁卫看守,如果顺利能找到媳妇的鬼神之体,便带着转道返回大荒那边,而避开倾城若雪和李相濡的争锋。
  
      堕神台位于核心位置,也就是坠仙台不远,当然,也算是十分的靠近神皇圣殿了,而现在那边戒备森严,圣殿内部隐有战斗和爆炸之声,看来双方人马已经激战了。
  
      我虽然有二品的人神界神格盘,可要靠近那边,似乎还需要有通行令牌才行。
  
      而且这次接近,我搜索了一趟,还发现附近的一品和超品神仙、守护者都多了起来,这可比当年神庭的阵容豪华很多,应该也是传道菌的功劳。
  
      眼看这不利局面,我犹豫了下,决定硬闯入堕神台,毕竟大家重心都放在了皇宫圣殿那边了,堕神台那边反而防守的神仙极少。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