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五百零四章:落空
    “看来,你当年出身襁褓中的不凡,早就预示了你拥有和别人不一样的虚体,但即便拥有无穷的道体,又能如何?”我摇头一笑,它毕竟是个孩子,三劫的实力不但拥有碾压一劫真仙的实力,而且充沛的道力容量,也足够对付他即便近似无穷的道体了!关键是他真能衍化无穷?
  
      和外婆的鬼身佛婆一样,外婆虚体脱离后,道体和一群猛鬼进行异变重组,从而拥有强大得近乎无敌实力的鬼身佛婆,这天鬼道的直系继任者同样拥有天鬼道的超级道法,这法术也应该是以虚体脱离道体为基础,只不过不知道它的实际原理而已!
  
      又是轩辕锐道体冲过来,我根本没打算留情,靠近了后,直接就是无限天剑轰过去,这轩辕锐立即惨叫一声消失了!
  
      同样的错误,我当然不会再犯,所以杀死‘轩辕锐’之后,我立即伸出手,直接引一道道力牢牢抓向鬼凄神剑,相信这轩辕锐有很大一部分的实力,来源于这把神剑!
  
      然而让我感到惊讶的是,我的道力刚刚抓紧了这把剑,这剑竟像是烟雾一眼,直接就消失在了我的手中,而再出现时,已经到了新的‘轩辕锐’手中!
  
      看来,这轩辕锐已经是早炼化鬼凄剑了,而这把原来属于媳妇姐姐的剑落在倾城若雪手中,看来他对这孩子的照顾,可说是前所未有。
  
      是打算用低于我实力,和我不死不休,看来还不过是个孩子,不懂得进退是何物。
  
      而这等价交换的原理,无论在哪里都适用,这孩子不可能拥有无限的一劫真仙道体,看来应该是有什么条件在其中,我扫了一圈,忽然发现了端倪,之前使用了浩劫之力后,轰破的血池血水已经从缺口处漏了下来,而一口口原来坐落于这片地方的棺材,也因为水位下降,而显现了出来,这些棺椁似乎刻画了不少的天鬼道符文,看来能够到处借道体‘复活’,和这些棺椁无不关系!
  
      这片八卦封神池里,向来积压的都是一些重犯神仙,而且实力都相当的厉害,足足比坠仙台高了一个层次,所以到处真仙也不奇怪,那么问题就来了,如果这轩辕锐借到了二劫,或者三劫的道体呢?
  
      到时候又会如何?
  
      这孩子还在襁褓的时候,我就在场,当时看到的除了是天生道体之外,他自身双目是空洞的,仿佛虚体裹着一层‘皮囊’,如果我猜得不错,当时的这‘皮囊’就极有可能是轩辕如馨剥了哪个孩子的‘身体’给这轩辕锐穿上的,因为唯有这样,才能解释当时的违和感!
  
      “看来,你是个会借身的天鬼,那就不要怪我留你不得了,今天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我冷冷的说道,这家伙的虚体非常特殊,能够四处寻找‘皮囊’为己所用,而且虚体还能不在皮囊里,却可控制皮囊战斗,简直是逆天的妖孽!
  
      接下来,下一个轩辕锐再度成为了我剑下亡魂,但我仍然难以想象他虚体的强大,而随着我速度越来越快,杀掉的‘道体’越来越多,这轩辕锐似乎也感觉到了压迫,到了第十二三位道体之后,它就再也没敢召唤出别的道体来了!
  
      我脸色微微一变,而这时候,因为大阵的毁灭,血雾也渐渐的消失了,诡异的是,我居然也察觉不到任何的能量波动,包括刚才熟悉的鬼凄味道,也仿佛消失不见了。
  
      “我打不过你,但母亲说过,打不过可以再修炼,再打不过,还可以再修炼,你杀我父母,我与你不死不休!杀不了你,我杀你全家!”轩辕锐从一座棺材中浮现,双目死死的瞪着我!
  
      这和一般的借身不一样,他的天生术法更像是道体感染,而与其说是真正道体,其实应该是一种另类的能量体,因为它借来的‘道体’续航的能力是因人而异的,如果感染的道体残余能量不多,对我反倒没有什么威胁,所以借来的只不过是一副空有能量的‘皮囊’而已,脉络复制的仍然是他本身。
  
      当然,这也是不可思议的存在了,只要给与他时日,怕将会是个可怕的存在!
  
      轰隆!
  
      我一剑冲向了棺椁,并且将其劈成了粉碎,里面仅剩一副灰蒙蒙的身体,给我的撞击震动下,很果断的化作了飞灰!
  
      这等邪恶的鬼物,显然不能留在世间,接下来,我立即把侦查范围扩大到很远的地方,结果让我惊讶的是,居然再也无法查询到它的存在了,我也不能一座座棺材的去查找,因为破除这些棺材,极有可能会让里面给关着的道体毁掉。
  
      堕神台是坠仙台的上位版本,藏匿的棺椁非常多,而且层数越是深邃,关押的仙家就越是厉害,当然,数量对比坠仙台的成千上万个,这里看起来应该多是精英,因为层数虽多,但棺椁数量却是看一眼就能记住了。
  
      潜行一会,这轩辕锐已经消失无踪了,这孩子倒是歹毒得很,他说要杀我全家,虽然是孩童言语,但这次斩草不除根,恐怕也是个祸害,但作为我的家人,无论是夏瑞泽也好,外婆也罢,可也不是省油的灯,只要他敢过去找麻烦,相信一定会死得很惨,所以我也懒得反驳他。
  
      诚然,如果是撞在我手中,下次可就没那么运气好了,除非他还能找到和这八卦封神池一样的地方!
  
      在潜入血池的时候,血水一直不断的侵蚀我的道体,而且即便是大阵的力量不再起作用,但我发现越是靠近底部,消耗的能量就越大,甚至等我看到一个类似八卦的门已经开启在我面前的时候,这股吸收的力量就更大了。
  
      不过就算前方刀山剑海,也不容我退缩,因此我没有丝毫犹豫就冲入了这最大的阴阳阵眼之中!
  
      而少顷,在继续路过了好些看起来相当古老,年代大概在千年左右的棺椁后,我总算来到了血池的底部!而听说这个地方,正是关押媳妇姐姐鬼体的所在。
  
      我心中难免激动起来,毕竟前方的血水中,已经有一处诡异的黑暗之地瞪着我了,而那里经过我发出的能量照耀,一口红黑色的棺椁的雏形,很快出现在了我眼前!
  
      巨大的棺椁到处都是锁链,而四周已经没有血水了,代替水的是一片黑色空间,而那口棺材静静的躺在那,给数之不尽的绿色锁链捆着!而这棺材中,散发着一股熟悉的神格力量!
  
      我走了过去,引来道力,一剑挥击到锁链上,结果嘭的一声,浩劫神剑居然无法劈开它,我脸色微微一变,毕竟从我得到这把剑开始,除了九大神剑,怕还真没有哪样东西能够抵得它全力一剑的!
  
      我半眯起眼睛仔细看去,发现锁链并非什么事都没有,俨然已经在那一剑中给磕出了个口子,但显然要劈断它,至少还需要十数剑才行!
  
      我当即卯足力量又是几剑挥去,彻底的断掉了其中的一条!
  
      然而,让我感觉到错愕的是,下一刻,另一条锁链凭空中黑暗中射出,嘭的一声,又缠绕住了那口巨大的棺材!
  
      我脸色很不好看,看来想要劈开所有锁链救媳妇鬼身的愿望落空了,得换另一个办法怕才行得通!
  
      看着这口精致的棺材,想着媳妇的鬼体就在里面,我忍不住的伸出手,触碰起这口棺材来,然而就在这一触之间,忽然归元的力量就此传来,吓得我连忙收起了手!
  
      “倾城若雪?”我惊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