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五百零五章:清道
    第二千五百零五章:清道
  
      寂静的空间里,只回荡着我的声音,至于倾城若雪,从未有出现的痕迹,我面露狐疑之色,看到媳妇姐姐没有预警,我不禁又伸出了手,准备再一次触碰这棺材。
  
      黑黝黝的棺材安静的躺在我面前,而我的手也很快碰触了它的表面,这一次,我并没有立即缩回手,所以一瞬间,归元法一样的能量归返,把我的道力无效化了!我连忙缩起了手,第二脉络也立即启动了,但第二脉络只有六重天,现在根本没有半点用处,倒是能量仿佛无穷无尽,油罐车油箱搭配水龙头的意思。
  
      但这也意味着想要把棺材带走是不可能的了,而且触及到棺材,所有力量都会归元,这让人根本无从着手。
  
      韩珊珊之前混入了司器监,而肆小仙甚至在司器监多年,但都没有得到过这底下的信息,而我这次过来,虽然带了不少的阵旗、破阵道器,可如今没有一个是能用得上的。
  
      我并没有放弃,既然这东西不能触摸,但攻击总不会也无效化吧?所以我毫不犹豫的以无限天剑朝着这锁链、棺材猛轰起来,速度一拨快于一拨!
  
      砰砰砰砰!
  
      无数的剑气轰到了棺材和锁链上面,锁链一根根的断掉,而更多的锁链却迅速的飞出来捆住其他锁链,这样一来导致棺椁竟越来越厚重,而媳妇姐姐的声音也很快从我内心深处传来了。
  
      “没用的,这样的攻击,只会让锁链变得更多起来,于事无补。”媳妇的似乎也很郁闷,从我身边现身而出。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大阵,难道真的只能到这种程度空手返回去了么?”我有些郁闷的说道。
  
      媳妇姐姐想了想,说道:“她能够禁制我的身体而让我无法联系上,大阵可想而知的厉害,我若是能够寻回里面的身体,便能够获得重铸神体的能力,从而独立出来……”
  
      “我也知道,但……”我叹了口气,沿着这口悬空棺材四处的查探,这口棺材有点像是当年梦境中那一口,但这口没有那么华丽,有大巧不工的感觉,偏偏厉害程度远非我现在能够开启的。
  
      而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忽然的头顶上的血湖那儿,竟仿佛轻微的波动了一下,毫无疑问,是有什么人闯入了湖底,并且已经快要来到我这里了。
  
      “她来了,你小心一些。”媳妇姐姐忽然的说道,随后又返回了我的身体之中。
  
      我点点头,实在没想到倾城若雪会在这时候突然前来。
  
      “怎么,我都来到了这里,拿回属于我的,难道你还打算制止,引发更大的纷争不成?”我冷冷的说道。
  
      一抹紫色的影子从湖上方缓缓飘落下来,逐渐的展现出动人心魄的模样。
  
      倾城若雪还是一样的倾国倾城,拥有着跟媳妇姐姐比肩的样貌,只是这样的模样,让我感觉到到了一丝不安,因为她的强大,在单打独斗上,稳稳压制了我一筹。
  
      “我知道你定下的目标,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实现,并且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失败,而既然你有能力达到这里,我即便打退了你,第二次你同样可以再来,除非现在就杀了你,对么?”倾城若雪表情上没有丝毫的紧逼,但那种高高在上的压迫感,仿佛就是与生俱来的。
  
      “杀了我?如果我二劫真仙的时候,你说这句话,估计我回去吃顿饭,睡个觉都不安稳,但如今这状况,你觉得你还有能力杀我么?别到时候杀我不成,反给我打得计划大乱,别忘了,圣殿那边,还有李相濡和孤独睦等着你招呼呢,对了,还有个万松小……嘿嘿,这万松小诡计多端,心眼也小,现在要么是要推动打开通道之举,要么就是跟你坐地起价,讹诈你一顿才愿意帮你忙吧?我现在跑来阻止我,就不怕我再加入他们,使得你自救无门了?”我淡淡的说道。
  
      倾城若雪放弃呆在圣殿而失去了三劫以上的实力,加上中计受困于闻道之地赶不回来失去了先机,现在圣殿给霸占,她正攻打圣殿无门呢。
  
      “你猜得不错,万松小骗了我,假装来帮我守护通道,但进入了圣殿区域后,竟转投了他们一伙,现在他们正在试图开启古神界的通道。”倾城若雪不急不缓的说道。
  
      “那关我什么事?难道你打算让我入伙不成?”我冷笑起来,看着这口黑色的棺材,似乎想到了什么:“看来,你是发现没有人肯帮你,所以才来找我的吧?”
  
      “不错,既然知道你早晚要打开这口棺材,那不如我们做个交易,我帮你打开它,而无需你再来第二次,但作为交换,你必须帮我死守这次的通道口,如何?”倾城若雪说道。
  
      我摇摇头,笑道:“神皇至尊,你的想法很有意思,但你可有考虑过,就算是这次帮你守住,难保下一次攻打圣殿,开启通道的不会是我。”
  
      “只要这一次足以,至于下一次,用不着你来考虑。”倾城若雪很自信的说道,看来她只要夺回圣殿,就能够提升,或者得到超越三劫的力量,到时候确实无人再能打开通道了。
  
      我现在是帮她,还是不帮她?如果帮她,媳妇的鬼身立即就能得见天日,但如果不帮她,这次我就得回到闻道之地,把这次遭遇细节跟韩珊珊说起,并再做准备前来破阵,但第二次来了,情况如何就真不好说了,没准这李相濡跑上了古神界,没准倾城若雪守卫圣殿成功,但无论是哪一个,结果都是倾城若雪继续当她的神皇,而到时候我来,仍然要面对她,而且更加的麻烦!
  
      “如果这一次你不帮我,让此次古神界通道失手,很可能会再招来一次和上次一样的惨痛教训!神庭再度遭到破坏,就连血海后面的鬼神界,恐怕都可能不保。”倾城若雪冷冷的说道。
  
      “呵呵,别忘了,就算是大军压境,你现在和我们鬼神界也不过是对半分胜负,我们损失惨重也不过一时,卷土重来,是否还有神庭就两说了。”我阴险笑道。
  
      “你觉得当年鬼神界遭遇大破坏,血海倒灌,都是神庭所作所为么?其实当年你们战败,我们何须再大费周章扫荡你们鬼神界?不过是你们咎由自取,招来的惩戒而已,如果这一次再让通道开启,真说不准还要有什么可怕的事物降下,到时候确实是两败俱伤,而且将会又是两千年的沉寂恢复!”倾城若雪说道。
  
      “事物?”我皱起了眉,考虑这次事情的真实性,但很可能也如她所说,因为当年媳妇姐姐强大自不用说,连李古仙都是天下剑仙之首,她们两位尚且殒落,可见除了倾城若雪的因素在里面,很可能背后还有一些事物降下来,到时候我们这边肯定是抵抗不住的。
  
      “不错,当年除了你们四大世界之乱,开启通道后,还下来了几位危险的存在,所以在封闭了通道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还负责扫清了他们,这些恐怖存在无法打赢身处神庭的我,就跑去了其他大世界作威作福,直到他们的实力在下来后不断的下降到三劫,我才最后追击清理一遍,否则焉有你们四大世界喘息之机?”倾城若雪说道。
  
      我心中一震,没想到当年在冲击神庭,居然真的打开了通道,可失败后,还有这么一段历史,委实令我大开眼界了一回!这么说来,倾城若雪还是几大世界的清道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