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五百零六章:完美
    第二千五百零六章:完美
  
      不过胜利者总是替自己粉饰一切,当年真实情况也只有她自己知道,到底下来了什么鬼东西,我听听就算了,不过祖龙从上面下来这点,倒是可以肯定的,难道祖龙也是下来的那一部分?
  
      “很好,那你替我开棺,放出媳妇姐姐来,我这趟帮你守住通道好了,不过,在帮你打下圣殿后,我可就算完成任务了,到时候去留由我说的算,免得你晋级突破四劫,我岂不是任你鱼肉了?”我当即说道。
  
      “可以,只要帮我夺回圣殿,以后去留我都不干涉!”倾城若雪很干脆的说道。
  
      其实我也是有我的打算,现在神庭虽然伤筋动骨,但也不过是内奸和圣殿受损,而鬼道现在就算是立即冲击神庭,也讨不到丝毫的好处,毕竟道路遥远,除非当时我离开鬼界就命令古神战舰通过血海而到达坠仙台那边。
  
      如果现在才来,等到达神庭,早就是年许后了,那时候李相濡估计给扑杀,或者上了古神界,而神庭整顿后知耻后勇,反倒我过去会引来更大的反扑,因此倒不如先救回媳妇姐姐再说。
  
      在我还考虑的时候,倾城若雪已经拿出了一页玉片,这应该是契约书之类的东西,只见她寥寥写了一堆字后,自己签下了脉络印记,随后又交还给了我。
  
      我接了过来,看了一眼和之前讨论无碍的条件,也立即压上了自己的印记,随后这契约书仿佛很识趣的燃烧成了灰烬,可算是定下契约了。
  
      而按照第一个条件所言,现在倾城若雪就会开棺放出媳妇姐姐的鬼身来,我自然也是站在原地,只要她不放人,我也懒得动弹,其实,我内心的激动已经难以用语言来表达,毕竟救出媳妇的肉身,是我这辈子仅次于打开血云棺救出外婆的存在,现在居然以这样简单的契约来打开,委实是运气太好,我也由衷希望真的能够一蹴而就。
  
      出乎意料的简单,倾城若雪伸手直接搭在了棺材上,念了一句‘归元法’,这座棺材仿佛受到了什么反冲之力的影响,锁链居然噼噼啪啪的全都掉落了地面,而原来它拥有的归元之力,竟彷如像是给消除得一干二净!
  
      “好了,开棺吧。”倾城若雪收回了玉手,随后退到了一旁。
  
      “这么简单?”我有些不信的瞥眼看向了倾城若雪。
  
      “这口原始棺是一切血棺之祖,可封印一切仙身道体,但归元法却与它的归元之力相同,只要一接触便产生互相反斥之力,能解开有何不对?”倾城若雪反问道。
  
      “嘿嘿,我问的不是这个,我只是想说,不会开棺的时候有什么陷阱之类的吧?没准我开了,就和媳妇一样被关在里面了,我想的是和她纵横天下,可不是关在这口棺材里憋屈寻死。”我冷笑说道。
  
      “原来如此。”倾城若雪恍然,不过很快说道:“你不信我,自然可不开,但我已经完成了契约的第一条,把天九儿放了出来,如果你不完成第二条契约,影响的是你自己的道体。”
  
      我哼了一声,随后一伸手,道力形成了巨手,朝着棺材那飘去,并且轻轻的把棺材盖子抬了起来。
  
      发现并没有飞出什么古怪后,我心中稍安,看来这倾城若雪还有那么点契约精神,所以我缓缓又把盖子松开放回原位。
  
      没有别的原因,我只是想要亲手打开棺材盖子,迎接我的媳妇姐姐。
  
      “你可以先走吧?这一刻,我只想和她在一起,至于帮你夺回圣殿,我说到做到,不会违约。”我朝着漂浮在半空中的棺椁飘去,手轻轻的搭在了棺盖上,并且缓缓的将它推开。
  
      倾城若雪没有说话,静静的看了一眼,随后原地消失不见,仿佛不曾来过。
  
      触摸棺盖,我发现这棺材冰冷得可怕,也不知道两千年过去,她是否感觉到寒冷,也不知道这么多年来,她在里面变成了什么样子。
  
      随着棺盖的推移,红色衣服的一角出现在了我眼前,看来她的穿着,和现实中的血衣有着十分的不同,那血衣霸气非凡,而这纯粹的红衣,却更显真实了。
  
      棺材缓缓的给我推开,发出的咯咯声音虽然恐怖,不过此刻我没有一丝半毫恐惧感,代替这种感觉的,只有兴奋两字。
  
      很快,媳妇姐姐的肩膀出现在了我的眼前,那清瘦的香肩,就算是偶尔可见,也是一道稀有的风景线,接下来,我已经想象出来了……
  
      下面将是她那白皙的脖子,以及完美动人的容颜……
  
      而这时候,我忽然感觉浑散发出一丝丝的冰凉,没有任何征兆的,我全身淡淡的冒出了一层血色的浓烟,但却很快的消失不见了。
  
      我知道,这一刻是媳妇离体而出了,而她的离开,却让我一瞬间感觉到吸收天地气息时候,多了一丝磅礴感,看来平时我吸收来的仙气,有不少的分量都给与了她,支撑着她的存在!
  
      眼下,我不再是他的血云棺,不再是拘禁她的存在了,她将会回到自己的身躯,最后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
  
      曾几何时,我从不敢相信到至今发生的一切,而现在,一切都成为了现实,甚至连神皇至尊,都需要和我定下契约,亲自把媳妇姐姐释放而出,想来我的强大,连她也不得不承认了。
  
      我推开了棺材,而她脖子的位置,以及那张温润的脸庞,也一一呈现我的眼前。
  
      嘭铛。
  
      棺材盖子从棺材那滑落,她绝世的容貌,随即展现我的面前。
  
      我看着一身汉式红妆的她,脸上不由露出了笑容,是的,她很真实,就仿佛道袍媳妇,我记不住多久,道袍媳妇已经不曾出来了,我甚至无比的怀念着她,但现在,她不正在这里么?
  
      “天九儿,你该醒醒了,再睡就过头了。”我伸出手,轻柔的抚摸她的脸庞,那柔软的触感,和道袍媳妇的一模一样。
  
      似乎感受到了我的抚摸,她猩红的朱唇在这时候微微的上扬,露出了一抹难堪的笑容,伸起了手说道:“扶我。”
  
      我接过了她的手,她的掌心还是冰冷的,或许呆在这棺材中太久了,所以一时还未回暖,但可以感受到那微微膨胀收缩的脉络搏动。
  
      把她从棺材中扶起来,那一身宽松的衣衫,穿在她身上别样的好看,只是闭着的双眼让我看不出她的表情。
  
      她很快站了起来,然后那双明眸,也在这时候睁开了,那双眼睛带着一抹光华,晶莹中带着闪烁的光辉,而此时此刻全无一丝鬼道至尊的气概,只有无尽的柔情。
  
      “总算是回到了自己的身体,感觉好微妙。”她笑着说道,可见她的高兴,已经冲淡了以往的仇恨。
  
      “有什么不适感觉么?”我笑道,扶着她从棺材中出来。
  
      在我心目中,她的完美已经无法用言语来雕琢,只有真正看到她的人,才能由衷的感觉到美丽应该是她那样的存在。
  
      “没有,若说不适,只是舍不得让你去帮她,本来,我们应该是找她算账的。”媳妇姐姐轻叹一口气。
  
      “各有苦衷,只是所处不同而已,恨过了,怒过了,其实除了杀戮,仍能有许多解决问题的办法。”我伸出手,轻轻抚摸她的脸颊,这样精致的她,我从未见过,她正是天九儿,我朝思夜想都要帮她取回鬼身的媳妇姐姐。
  
      “你倒是能为她找理由,该不会是连她都喜欢上了吧?”媳妇姐姐的星眸闪烁,连瞪着我的嗔怒样子,都美丽得让人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