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五百零九章:命贱
    “你自己对付不了,就给我来对付?我万一挂了,你难道能讨得了好?”我心中是冒着火气,这倾城若雪怎么就处处技高一筹?难道是我沉迷于她的美色,而没有把她当成对手?看来似乎也不是,这女子天生就是个阴谋家,把我当猴儿耍了,以后无论给我什么选择,我必须站在她对立面不可。
  
      “那可不是你选择的么?话说出口,难道要食言而肥么?”倾城若雪无奈看着我,那抹令人窒息的笑容,总是带着鼓动。
  
      “面子有命重要?我反正会牵制他们,若是不敌,你应该知道我会逃!”我深吸一口气,看来这次得竭尽全力才行,而且应该是凶险至极的一战,打不过就跑,这就是我的信条。
  
      “哼,没出息。”倾城若雪哼道,我一副无赖的表情,说道:“难道我送死得了个英雄名号,你还能把我画像挂脖子上天天瞻仰?”
  
      “无聊。”倾城若雪嘴角咧起一抹笑容,却没有再多说半句话,继续开始赶路。
  
      很快,我们就来回到了圣殿那边,而倾城若雪轻轻伸手一抹大阵,就开出了个口子,从而引导我进入其中,一路上无言,倒是一群神仙看到我们俩竟一起返回,惊奇的同时,不由议论纷纷起来。
  
      显然大家也都知道我是四大世界的盟主了,此刻竟和神庭联盟要守护古神界通道,当然会引来一些猜疑,毕竟我和倾城若雪之前可刚在鬼道的边境线上舰战了一场。
  
      我也懒得解释,到了我和倾城若雪的位置,已经无法再顾及什么颜面,就算前一秒还是敌人,后一秒该合作的时候,也要成为朋友,负责很难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甚至因为自己的坚持己见,而让身后的亲友招来灭顶之灾。
  
      神庭的圣殿界非常的巨大,恍如一座云霄浮岛,只是现在因为大战而变得有些面目全非了,否则想来之前应该是青山绿水,白云依依的景象。
  
      “那四个三劫真仙呢?”我皱眉问起来。
  
      “主持大阵去了,我们不闯入里面,他们是不会出来的,所以现在我们赶紧进去吧,以免大阵彻底沦为他们的,而存储了足够的力量让通道打开。”倾城若雪说道。
  
      这浮岛的正中心,是一处如同宫殿一样的阁楼群,红墙绿瓦,让人有种静怡之感,不过现在,在这楼阁群背后非常巨大的一片区域,现在已经陷入了一片的浑沌云雾之中,而且这浑沌似乎正在扩散的样子,也不知道是不是正是他们要打开通道口的征兆。
  
      “这么大片的浮岛,里面的地形图有没有?别到时候冲击,让我迷了路。”我伸出手,当然是要拿地形图。
  
      倾城若雪想了想,拿出了一片玉片交给我。
  
      我读取后发现,这些阁楼群不过是前面排楼之一,中央部分应该还有许多的建筑,而经由我计算,似乎这浮岛的阵法现在正在给侵蚀,也不知道最终会导致什么样的情况发生。
  
      “圣殿中是藏着通道发射器的,一旦力量达到临界后,就会射出一道光簇,从而击穿古神界的空间隧道,如果是我在里面,能够凭借自己和阵法加持之力开启通道,但现在看起来,他们用三件神器引动了大阵的力量,强行模拟出我的力量。”倾城若雪说道。
  
      我沉凝一阵,说道:“那现在破除这圣殿的防御大阵,能够引兵攻入其中?”
  
      “不可能,我来的太迟了,他们早就研究透了这里的大阵布置,要不然怎么能用大阵连接那枚透天镜?所以我们除了击杀他们,或者破坏那枚镜子,没有其他办法,至于这里的护罩,现在也在他们的控制中了。”倾城若雪提醒。
  
      “撤离这片区的神仙,以战舰齐轰护罩,让大阵能量耗尽,可行么?”我连忙说道。
  
      “不可能,我既然是此地守护者,这里的气息便可供我无尽力量,甚至让我临时突破七劫,如此庞大的古神界力量,你觉现在归他们所有,我们能耗尽这股力量么?”倾城若雪摇摇头。
  
      “战舰齐轰都不行?”我倒吸一口冷气,看来这早就验证过了,能够连接古神界的地方,仙气之强当然非同寻常,而且关键是还无限接近古神界,那这事情就微妙了。
  
      “进去吧,这次战斗,希望你也能如往昔存活下来。”倾城若雪淡淡说道,随后打神鞭一伸,瞬间往前一挥,顿时把通道撕开了一道非常细小的痕迹,而她身后的幡旗顿时吐出了猛烈的黑色腐蚀雷光,把这通道打开了一个洞,但仅够她一人进去!
  
      嗖一下,倾城若雪就出现在了对面,而那入口,已经是瞬间收缩成了拇指大小,并且在我想压缩道体就此冲过去的时候,它顷刻就愈合了,让我很没面子的保持了冲击状态。
  
      倾城若雪掩嘴一笑,我哼了一声,伸出手把浩劫神剑召唤而出,随后一挥,学着她拉开了一条痕迹,但很快这痕迹竟比她弄出来的还要快弥合起来,让我不禁惊讶这护罩的强大自愈和防护能力!
  
      不过我可不打算再丢人现眼一次,猛然间无数的剑气倾泻而出,把前方打出了密密麻麻的口子,我趁机手掌一声,大喝一声‘破’,才把这些口子集中轰成了个好多年大的洞,让我得以冲入其中!
  
      然而还没等我我冲过了这洞口后,昭示自己打出的洞口比她要大,就发现尾随还有一群倾城若雪的禁卫头子,这些禁卫看来都不畏生死,要不然也不会跟着我进来。
  
      “多谢夏盟主不留余力。”倾城若雪淡雅一笑,却像是赚了什么便宜似的。
  
      我心中微怒,表情上却很是满意的说道:“重要增加点新鲜血液,多点帮手送死,总能为自己增加点机会。”
  
      这话顿时让一群禁卫头子敢怒不敢言,我冷笑一声,根本无所谓他们的心情,反正也不是我手下,他们悍不畏死冲进来,损他们两句,其实还能激发他们的求生意识,这可也是好心。
  
      倾城若雪仿佛看透了我,摇头微笑,然后转身看向了已经从混沌迷雾中冲出来的四大‘金刚’。
  
      我有意扫了一眼四位后,最后把目光落在了神龟圣母的身上,只见这位圣母身穿青衣,一脸沧桑的表情,看着就跟普通的老太无异,但背后却背了很大的一个袋子,看起来大有下界街边拾荒老太的装饰。
  
      万松小看到了我居然跟着倾城若雪而来,脸上多了一抹震惊,连忙问道:“夏盟主,难道你已经和神庭和解了?或者是给她用什么奸计所迷惑?”
  
      “呵呵,倒也没什么,我随她进来,当然是做了交易的,你也知道我这人无利不起早,没有足够的利益,自然是请不动我。”我冷笑起来,言语中大有给钱就干活的意思。
  
      万松小眼珠子不可察觉的微微颤动了下,我知道通常他这样子,心中肯定开始打如意算盘了,且看他接下来会说什么。
  
      而李相濡仍旧是笑面佛陀的表情,嘴里的笑容总是如沐春风,看到倾城若雪,他早就无话可说了,他们两大高手肯定是要死怼一次,但看到我,当然或多或少惊奇不已:“夏……呵呵,现在应该称呼你为夏盟主了吧,不知道这段时日,盟主之职担当得可轻松?”
  
      “有劳记挂,从你那夺来的盟主之位,我不但做得稳稳的,还舒服得很,现在统治四大世界,群雄俯首,日子快哉,但老李,你知道的,我这人命贱,喜欢折腾,这不,来找这找不自在来了。”我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