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五百一十章:旧约
    “夏盟主又开玩笑了,其实竟有之前四大世界一役,我也早就想通了,四大世界由你治理,我很是放心,况且边境一战,也证明了我想得是对的,所以现在我已经无心恋栈四大世界的盟主之位,而是想通过这次的通道大门,前往古神界罢了。”李相濡背着手,那云淡风轻的表情再次出现在他稍瘦而俊逸的面容上,加上他些许斑白的发髻,还有沧桑的鱼尾纹,真是一副仙逸脱尘的神仙模样!
  
      而就在我要反嗤他的时候,他却淡淡的说出了一句话,堵住了我的讥笑。
  
      “念君这孩子,还好么?”李相濡祥和无比的说道,他面容中带着牵挂,带着长辈对晚辈的关心,使我无法在这个时候说出过分的话来,不过恶心下他也不错,所以我回答道:“倒是忘了和你说,她识破了你的虚伪假面,眼下已经对你完全失望透了,不过你放心,她过得挺好,当上了古仙界的仙尊,而李破晓则成为至尊为她保驾护航,如今的古仙界蒸蒸日上,会越来越好。”
  
      “呵呵,夏盟主如此一说,倒是让我放心了,至少我会觉得我的罪孽轻了许多,我是背着许多信任我的仙家做过无数的坏事,但无论于公于私,皆是为了古仙界而已,他们信也罢,不信也罢,都随风去吧,老夫如今别无索求,只想向古神界前踏一步而已,夏盟主如今把四大世界治理得不亚于人神界,而闻道之地眼下更是拥有数十万天一道弟子闻道,他日的成就和六神天的未来,一定是光明一片的,所以想来你也已经有前往古神界的心思了吧?眼下我们万事俱备,只欠夏盟主雄风而已,不如携手合作,共赴上神界一行如何?”李相濡比万松小要聪明,奸猾得多了,他说出的话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加上富有磁性的声音,我如果是女性,怕早就给他的大义迷得七荤八素了。
  
      很可惜,我取向正常,所以不免讥笑道:“李相濡,你套路太深,我哪敢跟你走一条路,你往东,我绝对是先考虑是不是往西在先,难道你不知道?”
  
      李相濡摇摇头:“看来,夏盟主是给神皇至尊迷了心窍了,却不知自己到底身处何样境地了。”
  
      万松小看我还要继续说什么,打岔说道:“夏一天,你一向精明无比,这次怎么这么糊涂?却不知道这神皇至尊是什么心态么?她这是利用你送死呢!如今开启古神界通道在即,我们很快就能够冲上古神界通道了,这可谓是大势所趋,你经历无数,难道还不清楚逆潮流而行带来的后果?找麻烦之事,我们可以上了古神界再找,这次先听我们的如何?我们五位三劫真仙,定能把倾城若雪这顽逆打灭!让六神天世界再次迎来永久和平!”
  
      我看了一眼神龟圣母,又看向了万松小,说道:“说起这个,想要我答应,也不无可能,先完成一个条件,我们就能够谈这事。”
  
      万松小面露狐疑之色,但还是问道:“哦?什么条件?”
  
      “当场宰了这神龟圣母,这事我们就可以好好商量。”我冷笑说道。
  
      万松小眉心顿时凝了下来,这事当然对他来说不可能,倾城若雪深知我对于谈判总是能在乱局中找到缝隙,所以也对我听之任之,在我没有动手之前,她也只是蓄势待发的看着而已。
  
      神龟圣母淡淡一笑,说道:“看来夏盟主对我把云冰心这妮子做成器神之事,仍旧耿耿于怀嘛。”
  
      “嘿嘿,耿耿于怀这次用错了,应该是刻骨铭心,所以我现在很想用这把浩劫,也在你骨头和心上剐出点什么事迹来,不知道圣母可有意见?”我阴沉笑道。
  
      神龟圣母面色同样的阴郁下来,说道:“年纪轻轻,说话别太招风,免得吹飞了舌头。”
  
      “谁的舌头先飞,这就不好说了。”我反嗤一句,那神龟圣母咬牙切齿,那双粗糙的大手,咯咯的捏着拳头,看那沙煲大的拳头,我暗道这神龟圣母莫不是拳法高手?练得手那么的粗壮,不过我再次讥讽道:“话说回来,你徒弟晋哚死在我手中,你就不想找我报仇?”
  
      “大胆恶神,如此嚣张!?”神龟圣母怒喝一声,但却给孤独睦拦住,笑道:“何须跟这伶牙俐齿的后背一般见识?这样吧,既然说项不成,你们看看还可以拿出其他什么条件来?毕竟这位后辈可不容小看,能把神皇打败的,老婆子倒是敬重得很呢,我也不想再带在这荒废的地方了,当年走错一步,那是步步出错吶,所以我也想借他的道运通往古神界,也是老婆子力争让你们说服的原因。”
  
      神龟圣母冷哼一声,算是的应下了,而李相濡捻须淡淡一笑,仿佛也同意这看法。
  
      万松小更是连忙点头,说道:“自当如此,夏盟主道运,我是非常看好的,所以以前跟着他一段,皆顺风顺水,这趟若是得他帮助,我们绝对是事倍功半。”
  
      看万松小几乎是很敬重这孤独睦的神色和举动,我目露惊讶之意,毕竟他对李相濡都没那么尊敬,看来孤独睦这老太婆才是这趟事情的主谋,不过话也说回来,毕竟是上面下来的,对上面的了解远不是我们能比,眼下领队上界,自然而然就成了领袖了。
  
      而倾城若雪听罢,俨然皱起了眉,倒是孤独睦笑了笑,说道:“神皇,如今不但对我们来说,这事是千载难逢之机,对你而言又何尝不是?我大胆的预见,我们如今上去,正是最合适之时,而且你如今应该也知道,本应该从这里下传的仙气,已经彻底没有了,想来上面早就尘埃落定,成了废墟之地,那我们又何须再纠结旧约守护这个地方?苦守一隅,不如重开先河,否则我也不会在这个时机出来叨扰你。”
  
      “或许你说的对,不过这事绝无可能,若想再开通道,便打赢我再说,我也不会给你这心术不正的真仙得逞!”倾城若雪十分果断的拒绝了。
  
      我心中却对这旧约,以及上面尘埃落定之事颇感兴趣,这废墟之地是什么意思?难道是祖龙只言片语中提起的战争,以及请求我上去救命的事情?而这么多年过去,的确很可能成为废墟之地,那倾城若雪空守这旧约,守护六神天的五大世界,就显得有些固执了,倒还真不如上去看看,为何仙气源头会断掉,导致这四大世界的情况变得窘迫起来。
  
      “呵呵,看来,这事情就没得说项了,那几位,谁去对付这后辈?”孤独睦看了一眼李相濡、万松小和神龟圣母。
  
      “让老夫来吧,之前一战,酣畅淋漓,可惜另一个孩子横空出世,而这一战也不过是牵制为主,我与他斗斗剑,也能消除心中乏味。”李相濡笑了笑,随后手心一翻,那把不朽神剑再度出现在他手中,看来当时他确实是逃跑了。
  
      万松小松了口气,说道:“还得是李道长来才好,我们单打独斗总也吃亏,由你牵制,定可拖住他一时片刻,而我们三个,就联手击杀神皇,此事可曾。”
  
      “慢着!这小子,由我来对付!”神龟圣母怒道,刚才她就看我很不顺眼,眼下当然想要杀之后快。
  
      结果孤独睦眼睛半眯下来,看得神龟圣母不禁退了一步,看来这孤独睦果真是厉害得很了,竟能眼神逼退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