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五百一十二章:剑容

  李古仙对我的认错没吱声,我心中叹了口气,这次的误会也是糟糕,居然是对自己的师父,以后面对,多少也会继续尴尬。
  
  “圣母,你这是对我不满么?你杀夏盟主就尽管对着他招呼,对我直接照过来,是几个意思?”李相濡同样也给照中了,而且身上道力损失极大,而且他所去方位和我没什么区别,损耗绝对不比我少,故而少见的火冒三丈了。
  
  “李道友,我也是无奈之举,若无你牵制,如何能对他下手?我也觉得你经验丰富,故而应能躲过我的这面六道轮回镜,谁知道竟会出现这个结局。”那神龟圣母虽然看着有些平常,但内心十分的恶毒狡猾,就连对自己人也会毫不犹豫的下手。
  
  “呵呵,在我看来,圣母似乎不是无意的吧?六道轮回镜的威力天下皆知,世间甚至还出现了无数参照的仿品,你直接用来照我,和杀我有什么区别?来,你也尝尝本道一剑!若是不死,也算是我手误如何?”李相濡是气疯了,他也没想到对方居然连他都敢招惹,要知道他李相濡当年横行四大世界,别说其他魔尊、妖皇都忌惮三分,连其他至尊也无不是给三分薄面,现在突然给以前隐世不喜外出的神龟圣母惹上,他面子无论如何是过不了了。
  
  神龟圣母嘴角动了下,似乎要说出点什么恶心的话,但在那和万松小围攻倾城若雪的孤独睦却发声了:“都住手!不做的事情已经做出来了,李道友,我代琬心道歉,眼下不是纠结于我们之间的矛盾,而是先把强敌打败,再解决我们之间的事情,你看是不是该这样?”
  
  “孤独道友,若是换了平时,此事断然还有商量……但现在!”李相濡脸色间已经阴霾无比了,这次他估计要动真格,我心中冷笑,对狗咬狗我一向都很有兴趣,所以直接就在一旁认真的把道体的伤势全都恢复过来。
  
  李相濡的暴怒,让孤独睦十分的不悦,说道:“我已经说过了,此事算我一份,所以李道友,等上了古神界,我会亲自问责刘琬心,届时一定会给你个很好的解释!还是说,现在就联盟解散各分东西?连古神界都不上去了?!”
  
  李相濡看着孤独睦声色厉茬,也知道现在继续纠结下去,只会让我渔翁得利,当即怒哼一声,说道:“很好!再有一次,这联盟当即决断!现在还请孤独道友赶紧的把疯子带回!”
  
  神龟圣母一听李相濡这话,气得是火冒三丈,但她同样知道孤独睦为她的争取,只能是咬牙切齿,而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还不过来!?”孤独睦怒喝一声,吓得神龟圣母立即朝着倾城若雪的方向飞去,倾城若雪自然是有些郁闷,当即传音说道:“还不拦下她?难道让我一打三不成?”
  
  我心中顿时打起了小九九,这倾城若雪坑了我,眼下多出了神龟圣母来,难道还让我来对付不成?
  
  不过细细一想,她一旦完蛋,我同样也好不到哪去,况且不也就成了和龟灵圣母一样的坑队友了么?所以当即缩地术拦住了神龟圣母,无限天剑疯狂的挥出!
  
  轰隆隆!
  
  神龟圣母仿佛早就料到了我会拦截,并且全力攻击,所以立即展开了防守战略,用那双硬如磐石的大手不断的硬接我的剑!
  
  不过我的剑气快如流星,每一点攻击,都恍如石破天惊一般,顿时打得她道体损伤,并且道力直线下降,如果再继续下去,她成为虚体也不无可能!
  
  “从师无言断欲情,少也擎天隐迹尘!”李相濡看到这神龟圣母吃亏,倒也不是全无理会,而是嘴角微动,居然唱起了剑歌!
  
  我顿时暗骂老狐狸,现在这情况最好的解围当然是立即飞来帮助神龟圣母,偏偏这道貌岸然的家伙居然直接念咒,剑歌需要时间,而这时间里,我足够把神龟圣母全身上下捅出好些窟窿了!
  
  偏偏连孤独睦都说不得他,毕竟他现在是念剑歌,意图也是杀我,总不能说他不顾大局,或者不救队友什么的。
  
  “很好!”神龟圣母知道自己现在给李相濡反将一军,立即也跟着念起了咒语,而她背后那很大的‘龟壳’,也快速的颤抖起来!
  
  “神皇至尊,看来我是来不及救你了,还请自谋多福。”我提醒一声,并加快了减速,霎时间神龟圣母无法地狱,在无数剑击下,竟被我斩断了一条胳膊!
  
  神龟圣母惨痛出声,不过很快就嗖一下窜出新的胳膊,而这次她没敢跑来追击我,而是吓得连忙飞逃向孤独睦!
  
  我却没有去追杀她,而是没有任何犹疑的缩地术飞离了原地,面对李相濡,跟着唱起了剑歌了:“黄粱剑歌何处寻,一方蒲团坐夜临……”
  
  倾城若雪这时以一敌三,但却无比神勇,而且加上一些禁卫头子不顾还在对付对方的奸细,给她分担了不少的火力,竟直接硬抗了下来。
  
  不过孤独睦可不是省油的灯,冷声说道:“你们两个牵制倾城若雪,我用剑歌来解决她!”
  
  “好!还请孤独道友快快使用剑歌!”万松小爽快的说道,当然,他心里也是十分惧怕这神龟圣母敌友不分的疯狂,所以嘴上这么说,下手更是怠慢了,反倒是神龟圣母刚刚断臂,给倾城若雪连连逼退,甚至俩次陷入绝对危险,万松小才过来帮忙。
  
  “游仙西上正纷纷,何事孤心卧此云,梦中芳华随意绿,意中百鸟向人倾!孤仙道!浮云梦仙!”孤独睦却对这两位队友生死毫不关心,语速居然飞快的念起了咒语,而咒语一出,周遭飞云弥漫,一派的万千气象都从她身上涌出来,仿佛整个世间,很快都会给她的镰剑所弥漫!
  
  倾城若雪脸色阴霾,但现在给万松小和刘琬心缠住,根本无法以法术应对,只能是轻喝一声:“禁卫!”
  
  霎时间,周围禁卫全都往前前赴后继送死,包括一些之前我见过的禁卫头子,此刻全都发疯冲杀过去,并且好几个直接给神龟圣母大手当场打飞!而其中一个,还给万松小的魔刀当场劈成了两半!
  
  在三劫真仙斗法的时候,一群一二劫真仙闯进来,无异于送死,不过禁卫本身就是倾城若雪的死士,眼下圣殿即将不保,谁都是悍不畏死,所以倾城若雪这个命令实际上也是不得不发。
  
  趁着这个机会,倾城若雪也念起了咒语,是要和孤独睦死磕了!
  
  李相濡的剑歌唱起,周围顿时剑气连云,如同陷入了一片迷茫之中,他一人一剑,则浑身上下冒出灼灼的剑气,这看似简单的一幕,似乎有违平时他的剑法展现出的磅礴大气,但我知道越是这样内敛,往往后招就越大,真不知道下一句剑歌,能让他的威力达到什么程度!
  
  我深吸一口气,双重掷咒蓄势完毕,而这一套剑歌,我有信心定可应对天下剑技:“骊色忽晃银河水,使此浮生入道林!天一道!浮生剑河!”
  
  “朝闻一道今出剑,未应云下独从容!古仙道!未应剑容!”李相濡面带从容,长剑一挥,噌的一声,一道光芒如惊鸿,顷刻照射到了地表,下一瞬,地面直接给切出了一道恐怖的裂缝,我顿时知道这一剑的威力有多大,这绝对可以将我一剑两半!
  
  轰隆!
  
  下一刻,我和李相濡的剑气顷刻对撞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