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五百一十三章:奔月

  哗啦!猛烈的剑气浪涛声,仿佛掩盖了一切的声音,剑光晃动如河流,湮灭了前方一切!李相濡浑身上下全都是剑伤,加上之前给神龟圣母那镜子射到,现在道力顿时节节往下掉,不过这损耗并不能让他就此覆灭,那招未应剑容的刚猛剑气,仿佛无坚不摧,跟着一剑朝我扫过来!
  
  我的双重掷咒把剑气强行催动两次,竟也没能把他的道力彻底打尽,反倒让他的剑气直冲我的身边,真的不得不佩服这李相濡的恐怖,这相濡一剑,正是仙剑合一的最终极形态,恐怕单论一击的威力,连李古仙都尚且达不到这个地步!
  
  诚然,当年李古仙并没有继续走乾坤道的路子,所以放弃了威力而走速度,眼下我正是以绝对高速的剑气来不断消耗对方,但实在没想到李相濡居然不畏生死!
  
  这一刻,李古仙又拉了我的衣角,我愣了一下,而李古仙的声音紧接着传来:“你想和他同归于尽?周围还有几个同阶呢!”
  
  我咬咬牙,真没想到我这双重掷咒居然还无法和这一剑抗衡,但现在有些骑虎难下,难道要就这么放弃?
  
  似乎料定了我不敢和他继续对轰,李相濡嘴角泛起一抹冷笑,我心中虽然不甘,但立即还是放弃了双重掷咒中的后半部分,缩地直接逃了!
  
  李相濡这一剑,霎时间劈向了天际,把空间当场拉开了一道细细的口子!要知道这圣殿之中劈开空间有多不容易,而李相濡居然拉开了这么长的一道,简直是匪夷所思的!看来李古仙让我逃是对的,真打起来固然能够把李相濡干掉,但同样我也未必能好受,至少神龟圣母会趁机朝我攻来!
  
  “呵呵,看来夏盟主还是惜命呀,或是怕我这次还是不死,哪天有出现在你面前?”李相濡以极度优雅的姿态收剑,然后微微抬起了头颅,表情十分微妙,虽然有大宗师的其实,但其中也有颇看不起人的意思。
  
  “我当然惜命,又不能和你一样,死了还能跑出来。”我阴冷一笑,但事实证明,我确实没有这李相濡洒脱,这老家伙,还得同样悍不畏死的李破晓来对付。
  
  不过我也有我对付他的办法,那就是每次耗他一些道力,现在看起来,他剩下连原先三分之一的道力都不够了,这正是个好机会!
  
  然而下一刻,这李相濡的举动,却差点让我吐出一口老血,这老家伙又嗑药了!
  
  一枚琉璃金丹忽然出现在了他手中,随后很快进了他的腹中!
  
  “我说李道长还有什么别的本事,原来又是嗑药!”我讽刺起来,但李相濡笑了笑,说道:“老夫年纪大了,已经没有你们年轻仙家的热血沸腾,该吃药还是要吃的。”
  
  “也不觉无耻。”我咬咬牙,其实说这话还是很违心,我要是也有这琉璃金丹,我也早就磕了。
  
  丹药这东西到了真仙后,能够用得上的实在不多,吃一般的仙丹,因为真仙气不纯,还得把杂气排出,这在死战的层面上,一边吸收一边排斥,无疑是找死的行径,而纯粹的真仙气金丹,理论上根本不存在这一界中,就算是造化金丹这等神物,也都是杯水车薪了,所以就算我是四大世界的盟主,也苦于无药可治。
  
  而这琉璃金丹既然李相濡敢这个时候吞服,显然又是什么上古神物了,毕竟他呆在古神战舰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翻出一些上古神物,完全是有可能的!
  
  “老夫也并未禁止你也吃呀?何以无耻了?”李相濡淡淡一笑,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
  
  “娘的,老子不和你这泼皮无赖打了!”我啐了一口,随后瞬间飞到了神龟圣母那,纳灵法的同时,也把无限天剑释放而出!
  
  孤独睦正在用剑法和倾城若雪死磕,这神龟圣母此时和万松小正击杀禁卫头子兴起,忽然给我这一截胡,气得是朝我反击而来!
  
  不过我在剑法一道已经是淬炼得如火纯青,加上双倍的剑气轰击,这神龟圣母根本难以抵挡,很快浑身上下又都是剑口子了!加上纳灵法强行抽取她的道力,顿时让她变得焦躁起来,好在她皮糙肉厚,加上恢复力强大,要不然早给我打死了,不过即便如此,她也顾不得颜面了,忙大叫让万松小帮忙!
  
  万松小自身实力最弱,怎么可能会冲在前面,不禁假装给两禁卫头子打得节节败退,并连声说道:“圣母坚强!再支持一阵,万某定能脱困助你一臂之力!”
  
  李相濡在一旁面带微笑,他之前和神龟圣母有了嫌隙,现在自然不会帮忙,不过孤独睦却是老大中的老大,怒道:“李道长!难道你真打算想我们输掉么?”
  
  李相濡冷哼一声,怒道:“孤独道友,我刚刚吃下金丹,自然是要恢复的,如果圣母如此无用,便是死了对我们也只有好处,至少不用给拖后腿!”
  
  “你!李相濡!你也别忘了契约!无论谁受难,其他则前往救援,别到时候累及了你,我也学你这般!”孤独睦正忙着和倾城若雪死斗,此刻却忍不住又说了一句,这一分心,给倾城若雪差点用打神鞭扫中,气得她几乎呕血。
  
  倾城若雪的打神鞭可不是一般神器,没给打中还好说,若是给打中,那是一棍子下去就得脑浆迸裂,谁这时候敢硬挨一棍子?
  
  李相濡当然也不想输,皱了皱眉,随后瞬间也到了我面前,剑光猛然朝着我挥出,算是攻我必救了。
  
  我现在的战略简单粗暴,一边骚扰和趁机消耗神龟圣母的道力,一边拦截李相濡,只要再来一两次,这神龟圣母肯定要第一个给我击杀了。
  
  不过倾城若雪却没猜出我的心态,有些郁闷的传音过来:“说好的你对付孤独睦和神龟圣母,怎么成了我一打三了?”
  
  我本还想要回答,结果李相濡击退我之后,又念起了剑歌,这次显然是又打算跟我死磕的。
  
  “万道友!劳烦你这次支援李道友,务必让夏盟主无法发动剑歌。”孤独睦十分能审时度势,竟忽然分出了万松小来对付我,毕竟她也发现倾城若雪的禁卫都是死士,现在要直接拿下对付也不现实。
  
  “孤独道友还请放心!夏盟主就交给我好了!”万松小很高兴接到这任务,毕竟对付倾城若雪还是很危险的,一棍子怕人就没了,而对付我,给砍上几剑都不妨事,只要不是给连续击中脱不了身。
  
  我不禁心焦,孤独睦这招动用得巧妙,真能奏效,我肯定要吃李相濡一亏,而现下,李相濡果然是阴沉一笑,念出剑歌:“九天界深仙共隠,剑花满歌酒同倾!谁怜白鬓天沧上,閒倚清风敲晚心!古仙道!倾仙剑隐!”
  
  “对不住了夏盟主,大家阵营不同,要怪就怪你没有看清形势!没人愿意帮你!”万松小果然飞了过来,魔刀以擎天之姿朝我劈来,我本想躲开,但这万松小阴险至极,改劈为接近战,死死的打算缠着我!
  
  “啧,李破晓节操给狗吃了吧?偏偏这时候还不知道躲在哪儿!”我低声骂道,剑下也是不停,对付万松小,还是很容易的,他不但不会用剑,连刀法还是以前那套吴钩,所以瞬间我就把他戳出了几个窟窿,吓得他脸色大变,连忙改攻为守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骂得狠了,忽然一道猛烈的气息从南方飞来,速度几如奔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