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五百一十六章:化血
    ♂
  
      第二千五百一十六章:化血
  
      现在我浩劫神剑中蕴藏的不灭神剑对自己有无穷妙用,但也失去了不朽神剑的压制剑威之力,这反倒让孤独睦倒打一耙,简直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夏一天,你要不要复制回来?”李破晓鄙夷的问起来,我咬咬牙,脸色很不好看,道:“你觉得她会让我再跟你来一趟兄弟情深么?”
  
      李破晓听我这话说的暧昧,但立即明白过来,想了好一会,才斥了一声‘滚’,然后兀自跑去对付李相濡了。
  
      这时候,孤独睦仍旧追来对我欺身肉搏剑战,我心中因为惶恐她那把古神界带来的镰剑剑威,十分力免不了要保留三分,这样一来,套路用的也僵硬了不少,加上神龟圣母不断的袭扰,竟有些感到措手不及了!
  
      偏偏这孤独睦狡诈如狐,一边装腔作势要打,但到了后面,根本还没打算施展剑威,这欲罢还休的战法,难免让我保留更多,最后打得竟没有之前拥有不朽之力的时候放得开!难免接连受挫起来!
  
      “呵呵,终究是嫩了一些,我也不藏着掖着了,这次你中剑后,免不了成为虚体,当然,我估计怕也是拿不下你,作为前辈,便算是教了你一些狠的吧。”孤独睦淡淡一笑,镰剑一挑,顷刻挑开了我的剑,随后竟又重复朝我劈过来!这一击,简直就是力劈华山!
  
      而这直挺挺的一剑,我以浩劫神剑的坚不可摧,我肯定是能够挡住的,所以好毫不犹豫就迎了上去,准备用剑和她硬撼一次!
  
      然而这时候,忽然间李古仙竟猛地拉了我的衣角,还叱喝一声‘闪开’,我顿时吓得手也差点抖了,连忙避过身去,而一刹那后,那把殷红的镰剑居然飞劈下来,砍上了我的剑!
  
      嘭!
  
      一声闷响,两剑交集在一起,但下一刻,我忽然感觉肩膀那一凉,手就没有了!而且道力竟在这一刻仿佛给什么东西侵蚀了,一瞬间竟没办法施法!
  
      我脸色震惊,左手一抓浩劫神剑,第二脉络顿时激活,缩地术当场就飞到了孤独睦的身后很远的地方!
  
      这一下,我几乎是魂飞魄散!因为如果不是有第二脉络,显然我真的会如孤独睦所说,直接给砍成虚体!这镰剑虽然给我挡住,但它的剑威却诡异的很,居然如同镰刀,绕过了我的浩劫神剑,把我的手给劈没了!
  
      “这……怎么可能?就算躲开,你应给它锁住片刻道力才对!”孤独睦也震惊失色,连忙扭头看向了我,这一下她显然也是没想通我为何还能逃离!
  
      我再度切换成了第一道体,道力一冲之下,把对方的血镰之力震出体外,道力才恢复了正常,而刚才如果没有第二脉络,这锁住片刻时间的血镰,也足够让我死几次了!
  
      “呵呵,孤独道友果然阴险,差点着了你的道。”我脸色难看之极,要不是李古仙和第二脉络,刚才就死了。
  
      “彼此彼此,不过我很好奇,你为何在这片刻失去道力之下,还能施展缩地术,难道是一种符法?不过在我的威压下,符法还未出就该蒸发了。”孤独睦不禁问起来。
  
      “我有告诉你的必要?”我一边用不灭之力恢复道力和道体,一边冷笑说道:“你的什么镰剑,对我似乎不奏效,现在该还我一剑了!”
  
      孤独睦很不高兴,刚才出其不意本就是孤注一掷,现在暴露出了剑威,也就没神秘感了,我以后在欺身对战中,一定会十分小心避开这镰剑之威,所以再想得逞,肯定是不能指望了!
  
      我仍旧选择了欺身剑战,但这一次因为对方暴露了攻击模式,我手脚也得以放开,开始肆无忌惮的攻击起来,而且只要是对方要施展剑威,李古仙必定能够发现,这代替媳妇的拉衣角,我已经是了然于心,所以孤独睦给我打得是后退连连,身上连续中剑,只能是死命的防守!
  
      而神龟圣母不敢过来一打二,只能是远程骚扰为主,我根本理都不理,虽然我没有李破晓的金身不坏,但在不灭剑威的加持下,道力输出也和恢复几乎平衡!
  
      当然,神龟圣母也不是笨蛋,看小法术轰我没用,立即就准备念**术,我自不可能让她春风得意,一听她念咒,就缩地对她猛攻,我知道孤独睦肯定要给她解围,然而吓唬了她两三次,她也不敢用**术了,只能是苦着脸默默的用小法术来打我!
  
      这样一来,孤独睦是气得七窍生烟,但偏偏给我的天一御法压制得死死的,而在这么下去,情况很快就会逆转向我这边!
  
      而李破晓那里的情况和我差不多,虽然没能直接干掉李相濡,但也恶心得对方苦笑连连,这李相濡即便是愤怒,也是倾尽全力克制,能让他如此,也算逼得他相当窘迫了!
  
      “孤独道友,这么下去岂是办法?既然无法抵挡这两位,不如放弃了这里的防守,而且,里面圣姑虽然有大阵保护,但神皇强攻不比其他,恐久不能持,应速去救援才是。”李相濡状态窘迫,但仍说的是云淡风轻,我也不得不佩服他的城府定力了!
  
      “也好,那就进去吧,仗着大阵,应该可再拖一阵,待到通道开启,便可上去了,犯不着和小辈真的一般见识。”孤独睦也是语气平稳的说道。
  
      所以说最怕的是蟊贼有文化,这李相濡和孤独睦都是阴险狡诈之辈,打不过,跑起来还一副计划中的样子,他俩立即就边打边退,准备进入那汹涌云雾之中去了!
  
      可就在这时候,外围忽然又是一道猛烈气息袭来,我一感应,脸上顿时露出喜色:“哼,就知道他也来蹭路了!上古神界的事,他鼻子怎么可能嗅不到!”
  
      我这话刚刚说完,夏瑞泽嗖一下就出现在了我们的视线里!
  
      这时候的夏瑞泽也和李破晓一样,步入了三劫真仙境!也如他所言,会在古神界通道一战中出现!
  
      “一天,我来的还算及时?”夏瑞泽背着手,潇洒无比的到了我们面前,我心中不禁把他骂了一顿,嘴上却说道:“不迟,现在正好是收尾的阶段,这位老太叫孤独睦,半残,那个是神龟圣母,也半残,你来对付那孤独睦,我杀那老龟母替云冰心报仇!”
  
      “哦?也好,那这孤独睦就交给我吧。”夏瑞泽露出微笑,随后瞬间到了孤独睦的身前,大袖一挥,只听到一阵风声,唰的一下,孤独睦顿时浑身都溅出仙血来!
  
      “你倒是潇洒。”我笑道,这看似风吹的攻击,实则是那把悲风神剑不知道看出了几剑!真不愧是‘悲风送君何处去,不觉孤身化血云’!
  
      但孤独睦也不是什么菜鸟,只是一接触,反击就来了,而且直接就是一道镰剑剑威,嗡的一声,直接劈向了夏瑞泽!
  
      也不知道夏瑞泽有什么预警的手段,剑声响起后,竟只是砍中了他的残影,而接下来,他的三层纳灵法就强把孤独睦的道力,从伤口那源源不断的吸了过来!
  
      孤独睦惨喝一声,连忙退后,并且冲入了云层之中!
  
      我其实也想不到夏瑞泽会克制对方到如此厉害的程度,毕竟就算孤独睦是强弩之末,也不至于输得那么惨,因为我还打算让夏瑞泽也吃一亏,惩罚他故意来晚了。
  
      夏瑞泽也跟着追入了大阵的灰云之中,而李破晓和李相濡也进去了,至于万松小,估计是更早他们逃入了里面!
  
      眼下,只有神龟圣母给我拦在了当下,她现在面露恐惧,估计万万没想到孤独睦会弃她不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