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五百一十七章:恶徒
    “没想到,到了最后,孤独睦反倒是把你抛弃了,刘琬心,该还的债,现在就还吧!”我阴沉说道,手中的剑抬了起来。.
  
      “哼,真觉得吃定我了?”神龟圣母咬牙切齿,随后袖子一抖,浓烈的绿色烟雾就从她袖口那泼了出来,很快就把她围住了,而且有了这保护层,她立刻冲入了乌云之中,准备和孤独睦他们汇合!
  
      这绿雾看来应该带有强烈的腐蚀性,要不然她也不会躲在里面不出来!我把防护罩开到极致的同时,无数道虚无剑气猛的射向了绿雾!
  
      但绿雾涌出的度很快,也变得越来越多,只消一瞬,足足就比神龟圣母的身躯庞大了不知道多少,我的剑气冲过去,也不知道有么有打中她,只看到从前方插进去,又从后面飞了出来!看来这神龟圣母本领不小,背后的龟壳背包花样百出!
  
      我立即追入了雾中,果然,那绿雾真是毒云,丝毫不亚于妖云神剑,具有极强的攻击性,我刚刚飞进去,身上的护身罡罩接触了雾气,竟差点给腐蚀漏入不少,吓得我赶紧不断的让护身罡罩起作用,当然这么一来,道力的消耗就可想而知了!
  
      在乌云之中,神龟圣母四处躲避,我感应着气息在毒云中的变化,好几次和她撞了个正着,不过她善于拳法,而拳法必精通身法,竟凭借毒云做掩护,好几次只挨了几剑,就逃出了我的攻击。
  
      在毒云中的消耗是难以想象的,连不灭剑威供应的道力也只能是堪堪抵住护罩的消耗,本来就十分郁闷的战局,我竟给这神龟圣母拖住了。
  
      不过对付这毒云,我也不是没办法,只是为了迷惑她而让她一路逃入乌云,这里的毒云,现在已经有大半成为了我纳灵法的附属能量,只等再吸收一些,龟灵圣母很快将要交代在这里!
  
      而不一会,在乌云区域里,李破晓和李相濡的战斗景象落入了我眼前,这一次,李相濡并没有讨到太多的便宜,李破晓凭借浑厚的道力,每一次都能给对手带来惊喜,这一次也不例外!
  
      刚才用金丹恢复到全满的道力,如今又去了三成,而李破晓因为不灭剑威,完全已经立于不败境地,我只需要耐心的等待结果,这就足够了!
  
      夏瑞泽追着孤独睦,也不知道到了哪里,不过生力军独斗道力损耗不小的孤独睦,想来是稳胜的局面。
  
      倒是万松小这小虾米道运最为奇特,居然没人搭理之下存在感变得诡异起来,这一下进了乌云如鱼入大海,要找到他果断就难了!
  
      而这时候,天空那边又再度有了异变!
  
      倪诗姑婆不知道是不是知道了我们在外围冲突到了白热化,竟加了大阵的运转,启动的大阵射出的光束,在天空打开了一道空间的圆形螺旋裂口,裂口非常诡异,我到了它的底部,可以看到它是圆形的,眼下正在以诡异的反转缓缓的落下来,看起来像是个什么底座!
  
      而随着它的转动,我现它正在下落,仿佛就是一枚螺丝,正因为螺丝刀的扭动而从上方天花板落下来,因为这样的解释,更加的接合我看到的景象。
  
      “很好!做得很好!”孤独睦仿佛很兴奋,在自己被逼得四处退步的时候还笑得起来,可见这一次是一定能开启通道了。
  
      而大阵那边,爆炸声仍旧不断,倾城若雪应该还在那攻击大阵,只是苦无半点立即破阵的办法而已。
  
      这神龟圣母也在我的纵容下越放松起来,似乎觉得我拿她没办法后,开始说道:“夏盟主,通道不打开已经打开了,与其追着我不放,不如一起携手上界算了,上去之后,万事开头难,一切事情不都是从头再来么?仇恨之类的,顶多是过眼云烟了,何必现在就斗个你死我活?”
  
      “纳灵法!”我懒得搭理她,存储的纳灵法一瞬间轰了出去,全都朝着神龟圣母招呼了!
  
      在这股排山倒海的攻击下,神龟圣母惨叫一声,立即给打成了半虚体的状态,随后急忙冲向了孤独睦那边:“姐姐救我!”
  
      孤独睦皱起了眉,本想着冲过去驰援,但却给夏瑞泽当场拦住,我没有半点怜悯,立即用缩地术拦在了神龟圣母的面前:“怪就怪你之前所作所为,做了不该做的事情,若是连这个都没有惩罚,就太说不过去了!”
  
      神龟圣母面色惨然,但我根本没给她任何机会,浩劫神剑击出了无数的剑气,把她打成了马蜂窝!而她的虚体也在这时候冲出,还准备继续逃入大阵,估计对这通道也是死心塌地,冥顽不灵了!
  
      “三层纳灵法!”我继续施展纳灵法,而她的虚体当即给我吸收了过来!
  
      神龟圣母出凄厉的惨叫声,我完全没有在意,因为云冰心给洗成器神的时候,又何尝不是如此痛苦?眼下我给这神龟圣母尝到的,估计连云冰心十分之一都不够!而且云冰心从今往后,还会因为记忆彻底没有而继续成为另一个人,相对神龟圣母,更是惨了许多!
  
      三劫真仙的虚体确实是相当强横,三番四次用纳灵法吸收和攻击,仍然还没把她打灭,不过痛苦方面,当然是持续不断的,这让孤独睦也是咬牙切齿,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伙伴招来我的恶毒惩罚。
  
      “一天,想不到你玩起毒计来,比当年有过之而无不及,这神龟圣母落在你手中也是倒霉得很。”夏瑞泽嘴角似笑非笑,也不知道是赞成,还是讽刺。
  
      “常履薄冰,岂有不掉水里那一天?她给别人带来的痛苦,现在亲身体验也很正常。”我反嗤一句,自然是暗指他常打擦边球,行走于薄冰水面。
  
      “夏一天!我与你绝不干休!”孤独睦怒道,我冷笑起来:“大荒用阵困我,我还没找你算账,就算是不干休又怎样?难道我对你好,你就不咬我一口?不尽然。”
  
      孤独睦恶毒的看着我,而夏瑞泽仍旧面露笑容,拦截孤独睦,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现这夏瑞泽好像很喜欢看别人给虐杀。
  
      折腾了好一会,神龟圣母彻底给我化成的记忆消退,慢慢变成了一丝没有记忆的魂识,我看她已然连自己都不认识,冷冷说道:“不是不报,时候未报,你残留云冰心道体,我也残留你一丝神龟魂识,六道轮回去吧,下辈子,别再作恶。”
  
      说罢,我打开了六道轮回的通道,准备送她进去。
  
      结果刚刚将她放开,忽然嗖的一声剑响,我立即挥出了浩劫神剑,但对方的剑气来的突然,而且范围面很大,根本没办法制止,这神龟圣母的魂识就直接给打灭了!
  
      我看向了夏瑞泽,除了悲风剑是没办法全部抵挡外,还有什么攻击会造成这样的伤害?而对付一念魂识,这残余的伤害力也足够了,所以我确定是他后,脸色变得很难看:“什么意思?”
  
      “一天,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你怎么就是不明白这个道理?大哥怕你以后又给对方带了节奏,才动手的,而且别忘了你是厉害,但你天一道可未必人人如你,还是不要让她留在这世间了。”夏瑞泽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脸色阴郁,冷道:“再有一次,我别怪我翻脸。”
  
      夏瑞泽摇摇头,一边对付孤独睦,一边说道:“以后,你会感谢我这么做的,这些恶徒,半点生机都不能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