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五百二十章:漂流
    ♂
  
      第二千五百二十章:漂流
  
      “诡计?如果是伤害到了你,自然就成了诡计,但一天,现在充其量只能算是一种自救的策略罢了,你并没有事事与我商量,我同样也没有义务告诉你一些秘辛的事情,对么?”夏瑞泽淡淡一笑,一直往天空那飞去。
  
      我追着他飞行,而对面、身后其他的真仙也跟着狂冲直上,似乎觉得马上就能够上去了。
  
      万松小在对面很远的地方,面露狂热之色,至于孤独睦,也同样冲上来了,并且对于倾城若雪的拦截,完全是在敷衍了事,能不斗就避开。
  
      李相濡那边被李破晓咬得很死,在空中一路飞驰,一路对剑,双方连撞几十下,和我们这第一梯队拉开了不少的距离。
  
      倪诗姑婆实力不强,知道这段路是最困难的,但她不知道哪招来的青鸾坐骑,这只青鸾竟有三劫的实力,不过看着它的道力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消失,我知道应该是用法术亦或者什么招来的临时帮手。
  
      能够进入大阵的,实力都绝强,毕竟现在外围部分三劫以下都进不来,当然,之前一些二劫的禁卫头子和这里原来驻守的,现在还在外面大阵对轰法术,但要冲向这里,还需得再闯入一层隔离大阵。
  
      “呵呵,你刚才骗我说要布下大阵,抽取古神界的真仙气,难道是说说而已?”我冷笑问道,这夏瑞泽不骗人就算了,一旦忽悠起人来,就是个中高手,绝对是翻盘级别的。
  
      “若是不了解上面的情况,我们怎么布阵?自然是先上去调研,随后再定制专门的策略,再布下安全的大阵,若是可能,在上面建立个守卫站也是可以的。”夏瑞泽仍然不打算说老实话。
  
      “你上去了,还打算下来?或者万一干脆就无法下来呢?”我皱眉说道。
  
      “能上去,总能下来,没有万一。”夏瑞泽很坚定的说道,还没等我再问,他立即又加快了速度,而倪诗姑婆很快就追上了我,说道:“一天,你不用劝他了,整个事情,确实都是我们的计划,我们瞒着你,就怕你做出一些破坏我们计划的举动,甚至连你外婆、母亲、小雪母女都没有告诉,所以并不只是你。”
  
      “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如果没理没据,你知道就算是走到最后一步,我仍然可以制止你们。”我心中的好奇达到了顶峰,因为在我的猜测中,从九州界上来,他们就计划好了一切,包括任之的死。
  
      “这件事,说来历史就长了,大荒的魔殿,从以前开始就已经计划了整件事情,你应该也知道,当年古神界通道打开的时候,下来的并不只是孤独睦一个人,下来的那一部分仙家里,它们都在寻找着机会和气运,以及生存的机会。”倪诗平静的说道。
  
      “什么意思?上面发生了什么?”我虽然知道上面肯定不太平,但也从不敢确定上面下来的,竟是为了寻找机会和生存的空间,那这么多年下来,上面的情况还能好得了?
  
      “据说,当时上面发生了大灾难,这场战争,席卷了几乎整个古神界,至于到了什么程度,谁都说不清楚,就连连接五大世界的空间通道正上方,也给破坏了,而在大战开启的刚开始,一部分仙家率先进入了空间通道,想要偷渡五大世界,可惜的是,这个空间通道只有进,没有出,他们进入了空间通道的夹层后,上面的空间通道就给破坏了,不但下不了五大世界,也再没法子返回古神界就只能在空间夹层中游荡,等待着即将到来的灭亡,但一次转机,却改变了这场命运!也改变了六神天的命运。”倪诗仿佛在述说一个诡异的神话故事,而这个故事,我从未听说过。
  
      “这些游荡者,到底都有谁?”我连忙问道。
  
      “很多、很多,具体有多少,谁都不知道,他们在空间夹层,既是如同血海一样的地方生活,吸收不了仙气,也无法再返回上面,只能是闭气修身,或者等待下方的空间通道,也就是我们现在所在的最大通道口自己打开,或者是经过无尽的漂流,使得透过一些空间裂缝时,醒来进行传音传道,以便等待着自身道运的救赎。”倪诗姑婆继续说道。
  
      “你是说……上面还有个血海类似的隔阂,才能上到古神界?而六大世界的隔阂区,真的存在古神界下来的一部分仙家?”我连忙问道,脸色也不由得剧变,这很可能就解释了闻道之地的真相,怪不得孤独睦和李相濡他们明知道有闻道之地,却完全不在乎,原因很简单,一群漂流空间隔阂区的闭气仙家,又怎么能和古神界那边真正的古仙要厉害?
  
      “不错,可无数岁月过来,能够遗留下来的古仙又有多少?不是所有仙家都具备有闭气千年的实力,也不是谁都能够孜孜不倦的去寻找出入口,所以谁又能够有逆天道运,能够获得重生的机会?”倪诗姑婆叹道。
  
      我心中顿时形成了个景象,古神界发生大战,无数逃难者经由通道下来,而寻找不到,亦或者等不来倾城若雪打开开口,所以只能是游荡于古神界和人神界的隔阂之间,而这时候,偏偏古神界的出入口还给堵死了,这群仙家自然也就麻烦大了。
  
      “但按照你这么说,那我们现在就算冲上去,也不过是在夹层隔阂区漂流,如何上得古神界?上面的入口不是堵死了么?”我连忙问道。
  
      “进来的路口确实堵死了,但当时下来的开口不止一个,要堵死全部又怎么可能?毕竟有的,却是经由下来的仙家自己堵住的,而这个开口的位置,大荒魔殿正好就有一份详细的坐标,至于开启通道道器,虽然当时孤独前辈没有找到,但现在也已经得到了,它正是藏在九州界内那一套道器。”倪诗姑婆平静的说道。
  
      “什么?那个镜子……”我脸色微变。
  
      “对,这套镜子说起来,还是当时的古仙中,一位擅长空间道法的古仙所制作的,她封住了所有还敞开的通道口后,又不倦的去寻找空间裂缝,甚至不惜在找到一丝可能去往人神界的地方后,自毁道体,以一丝意识而潜入了人神界!而后来,果然有一位人神界的仙家,通过空间实验,而让这位古仙意识降临附身了!这位仙家,正是后来大家所熟知的肆云裳!”倪诗姑婆正是这淡淡的几句话,就把以前困惑着我的许久的一切因果,全都连接上了。
  
      “后来肆云裳不断的开启空间通道,联系其他大世界,正是为了要上古神界?”我连忙问起来。
  
      倪诗想了想,说道:“不错,当时空间通道由神皇至尊把守,肆云裳根本不可能把那边作为突破口,所以她就开始私下里打通其他大世界的通道,寻找通往古神界的契机!可惜的是,几乎联通了六神天,仍旧没有通往古神界的裂缝,这件事情,最终也让神皇至尊所发现并制止,由此,肆云裳只能听从这位古仙的唆使,游说其他大世界的至尊,把古神界不会再降下仙气的事为依据,强迫神皇至尊开启古神界的通道,甚至在谈判不成的时候,还发动了大家所熟悉的六神天大战,而那一次失败的大战,只打开了一次古神界的通道,时间十分的简短,这才引得下来的古仙多了一些,而其中这一批古仙里,我知道的就有孤独睦还有黑子的本尊,甚至于祖龙大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