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五百二十一章:砂锅
    第二千五百二十一章:砂锅
  
      “祖龙大神也是从那一场大战中下来的?”我脸色一变,这样一来,整个事情再一步清晰起来,肆云裳不是突然想到要去开启古神界的通道,而是受到了那位存于她体内的古神唆使,当然,以肆云裳转世韩珊珊后的性子,就算没人唆使她,她也是好奇宝宝一枚,非要开启通道看个究竟不可的。
  
      而李古仙和媳妇姐姐当年以六神天大战为契机,打到了这里后,甚至开启了人神界进入隔阂区的开口,而这时候,也引下来了一群仙家,这件事,也衔接上了前一段倾城若雪所描述的事,当时她就为了这,满世界的追着这些古仙,其中就有在古神界里大肆破坏的古仙。
  
      至于黑子的本尊,应该是潜在大荒的势力,等待机会要再开一次通道呢,那即是说,黑子这家伙也有份设计来骗我。
  
      同时,孤独睦也是下来的古仙之一,只不过当时给倾城若雪收服,负责掌管神庭的魔殿,后来叛变去了大荒魔殿,而且,如果是她和黑子本尊没什么联系,我肯定也不会信,没有他们的运动,怎么能联系上任之?又怎么会选择夏瑞泽?又怎能在这次事件中,打开古神界的通道口?
  
      “不错,当时大家涌入开启的人神界通道时,强大的祖龙大神趁乱之中突然挤入通道,还把不少厉害的邪仙当场都给灭杀了,而当时黑子的本尊,他知道祖龙来此的目的,则趁机偷取了一缕祖龙的气运离开,逃入了大荒中据守,也正是那之后,任之受到蛊惑,而注入了你身体里的那一丝祖龙气运,从而引来最后苟延馋喘的祖龙大神。”倪诗姑婆看着我说道。
  
      “竟是这样……你又是怎么知道和确定的?”我倒吸一口冷气,原来这背后的情况会如此复杂。
  
      “道听途说,结合想象吧。”倪诗姑婆淡淡的说道。
  
      “光是祖龙气运,怎么就引来了祖龙大神?又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我连忙问道。
  
      “具体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当时他们主要的目的,其实是九州界的夏武,而并非是你,所以说,后来为何会多出了你这样的异数,恐怕黑子的本尊,包括孤独睦都不清楚,他们也只是下去的古仙之一,全凭一些寻找气运的办法去寻找契机,并且引诱这道气运成长,最后成为他们解锁一切的关键。”倪诗姑婆一边想着,一边又忽然说道:“我后来得到了这些信息后,思来想去,觉得除了黑子本尊的运作外,是否还有另一只暗手在操作属于你的一切?但却不知道是那一只手,因为到现在,这只手还未出现在我们面前。”
  
      “还有人在控制我?”我脸色大变,却有种不得解释的感觉。
  
      “不错,你想一想,他们本来引导的,应该是夏瑞泽才对,后来冒出的你,风头却屡屡胜过瑞泽,这也让他们觉得不知道该从哪着手了。”倪诗姑婆看着我时,目露古怪之色。
  
      “后来呢……”我忍不住问道。
  
      “呵呵,后来计划启动了一段时间,大家又经过商量,最后决定了让你自生自灭,而全把注意力集中在夏瑞泽的身上,当然,这里面并非只有我们一拨势力,其中包括了当时也从上面下来的古仙,甚至中途还有不少的几大世界神仙参与其中,其中最厉害的,就是魔神界的至尊,当然,他并不知道我们的核心机密,只是觉得重要,所以本能想要揽到自己的身边。”倪诗姑婆摇头苦笑。
  
      “怪不得了,夏瑞泽已经大抵和我说过了……”我回忆了一遍,记得夏瑞泽在熔火魔域的时候,把从杀任之的苦肉计开始,说道了魔尊的这上面,但我没想到除此之外,背后真正的势力,竟是古神界下来的那批古仙,恐怕夏瑞泽能够得手,也和他们的诡计有不可推卸的因素。
  
      “这件事,我们并没有对你隐瞒太多,我们最后选择夏瑞泽,也只是不想这个无形的大手破坏我们的计划,而自从让你自生自灭之后,我们的计划也果然的顺利了起来,这也让我们坚定了自己的目标,毕竟仔细回忆一切过往,当我们牵扯上你的时候,甚至还有几次差点导致了计划的失败,难道不是么?所以大家最后才决定惹不起,总也躲得起的定计。”倪诗姑婆上下打量我,仿佛想从我身上看出什么来,并且目光中还有一种敬而远之的神色。
  
      “我能有什么特殊的……”我苦笑道,难道我的宿命,正掌握在一只幕后黑手之中?对方会这么有能力么?
  
      “那就不知道了,所以现在,我们的计划也仅以借运为目的,而不是控制你,这次开启通道,我们也以通向古神界为主要目的,至于你的目的,我们并不在意,因为一牵扯上你,恐怕我们离着倒霉也不远了。”倪诗姑婆说道。
  
      我心中疑惑重重,然后说道:“任之是不是还活着?他没有那么容易死,对么?要不然你这么亲力亲为,机关算尽,到底是为什么?”
  
      “呵呵,他死了和没死,有什么区别么?对你来说,恐怕也不重要吧?当然,或许对你外婆很重要,不过,我又有什么责任与你说呢?”倪诗古怪的看着我。
  
      “如果仅仅靠夏瑞泽,我不相信他能够坑死魔神界至尊,肯定还有帮手对吧?真正的幕后是任之?”我再度问道。
  
      “告诉你这些事情,是为了让你同样远离我们,至于我们的事如何,我们并无告知你的必要。”倪诗姑婆笑了笑,随后故意偏离轨道,冲向了那正在下落,看起来已经漏出一大截的螺旋平台!
  
      至于夏瑞泽,早就飞到了空间云顶,等待上面的通道彻底打开。
  
      孤独睦和倾城若雪正在激斗,但一方逃,一方追,显然很难分出胜负,而就在双方将要到达云顶的时候,忽然哗啦的一声,有什么东西仿佛倾泻了下来,一下子把大家全都往下面吹去!
  
      我受到这剧烈的气息一冲,竟也给卷飞了很远,而随着我这方向来的,还有倪诗姑婆。
  
      稳住了身形,立即又问道:“最后一个问题,你们那套开启通道的道器……”
  
      “当年六神天大战,这套由那位擅长空间大道的古仙制作了道器,在六神天大战失败后落入了神庭的手中,后来应该在神庭动乱之时,给趁机带走并丢失在九州界的,我们也是寻访了很久才将它们找回,而现在趁着这次机会,我们当然要打开古神界的通道。”倪诗姑婆知道我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性子,所以把来龙去脉一股脑全都说了。
  
      当年的具体情况,早就给岁月洗涤,恐怕连倪诗姑婆都未必说的清楚,只是尽量解释给我知道而已。
  
      “夏一天!你要违背血契么?”
  
      就在我犹犹豫豫下一步要怎么办的时候,倾城若雪的声音从旁传来,我立即看向了对面,发现眼前竟多了一座巨大无比的平台,看来这就是堵住通往古神界的第一道‘门’了!
  
      而这道门在往下达到了一个程度后,竟开始又缓缓往上拧紧,看来开启的时间,并没有太久!而这时候泄露下来的气息,不但不是仙气,还是一种有害的气体,居然不断的侵蚀着仙气。
  
      然而让我庆幸的是,这通道口开启后,并不再有古仙飞下来,看来第二次开启通道的俩千年后,空间通道的夹层里,已经不存在什么古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