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五百二十二章:换命
    第二千五百二十二章:换命
  
      它们或者还真有闭气生存的,但也不可能时时刻刻的守护在这里,或许漂流远处,或者干脆有什么办法返回古神界去了,并没有出现倾城若雪说的,会跑下来一大堆的妖神怪仙为恶作怪。
  
      “我可没有违背血契,你也看到了,之前我也在很努力的帮你拦截,可惜对方早有准备,通道已经是打开的状态,任务失败了,契约又怎么能存在?当时契约只是让我尽全力的拦截,可没说拦截不了,就要受到什么惩罚吧?”我皱眉和倾城若雪说道。
  
      “你!”倾城若雪拧着眉,对我玩这类小伎俩十分的气闷,偏偏现在血契也没能约束我,说明我并没有违约,不过她仍然说道:“如果当时你不犹豫而早早破阵!怎会出现这结果?”
  
      “当时就算破阵,你觉得通道的开关就不会打开?六神天大战的时候,你坐拥圣殿仍然打开了通道,这东西本就是启动开关,能开,也能自闭,我说的总没有错吧?现在既然没有什么邪仙下来,已经是有我在给你增加了道运所致,你如果觉得委屈,最多我现在帮你阻止他们上去就是,当然,谁上去,谁上不去,那我就不能保证了。”我也皱眉说道。
  
      “很好!那你还不快动手?难道真等着他们全都上去了么?”倾城若雪急道。
  
      “李破晓,李相濡就由你来对付,至于孤独睦,我也不会让她上去,剩下要上去的,倾城若雪你想制止谁,能制止谁就全由你来应对了。”我看向了倾城若雪。
  
      看到我居然下了这样的命令,孤独睦脸色难看,说道:“小子,我与你什么仇什么怨?竟这么与我作对?”
  
      “呵呵,你砍我一只手,我现在怎么看你怎么不顺眼,不知道这个理由你满不满意?”我狞笑起来。
  
      “哼,那就有意思了,那我只能再把你的脑袋砍掉了。”孤独睦表情阴冷下来。
  
      倾城若雪看到我和李破晓都对付了最难对付的两位,表情稍微平缓了些,所以看向了第一个勉力登上了平台的万松小,瞬间就朝着万松小飞去!
  
      而夏瑞泽趁着无人防备,一边飞向平台的时候,一边和我说道:“一天,母亲和小雪母女,我已经安置妥当,这次我上去,还是会回来的,你不拦截我是对的,我有我的宿命,我一定会为了你们拯救六神天,无论上面发生了什么事,我都不会让下面的几大世界受到损失。”
  
      “夏瑞泽,你只要不作恶,我就阿弥陀佛了,不用跟我来这一套天下大义之说。”我冷笑起来。
  
      “一天,瑞泽说的是对的,我得到了那套道器,一定会开启古神界的大门,到时候会为了六神天的和平而竭尽全力的,这也是任之一生的夙愿,所以只希望你能够理解吧。”倪诗姑婆说着,控制青鸾追着夏瑞泽而去!
  
      倪诗姑婆怀揣着那套镜子和底座,下面的大阵光簇一直也收集于平台,想来接着他们肯定会进一步的开启古神界那边的通道,只是他们的言语中有几分真假,那就不得而知了。
  
      眼下我唯有相信这夏瑞泽虎毒不食子,会记挂这自己的妻子和女儿,把上面仙气不再传下来的事解决了,让六神天和平起来。
  
      当然,这美好的幻想,真的会实现么?
  
      万松小看到倾城若雪追着他而来,吓得脸色苍白的跑了,而倾城若雪一路在巨大的圆盘上追他,却看到夏瑞泽和倪诗姑婆也进入了圆盘的范围,她又返回前往追击!
  
      但圆盘的巨大,不是一步两步就能全部跨足的,赶走了万松小,这夏瑞泽又踏上了圆盘,而扭身追击夏瑞泽,万松小又站在了圆盘上!加上还有倪诗姑婆骑着青鸾鸟到处乱飞,倾城若雪简直是自感分身乏术了,而等她专门去追着拥有开启古神界通道道器的倪诗姑婆时,夏瑞泽和万松小竟有跑过来骚扰一番,让她差点没气炸了。
  
      而这循环往复的同时,圆盘还在不断的往上面旋转关闭,所以她如果不是专门死追其中一个,最后肯定都得鸡飞蛋打!
  
      除此之外,李破晓和李相濡已经在平台上激战起来,而孤独睦并没有如她口中说的那么厉害,敢和我硬拼来一场剑战,而是私下里乱跑,也是抱着和其他的人想法一般,能躲就躲,等到登仙台再度封闭,她也就不再受控了。
  
      我答应过的事情,也不会轻易去放鸽子,况且这孤独睦差点把我杀了,加上在大荒魔殿和闻道之地那些事,都足够有干掉她的理由,所以我根本不打算放过他,用缩地术追着她到处乱跑,只要给我逮住,就是一顿无限天剑招呼,另外再抽她一些道力!
  
      很快,这孤独睦就有些扛不住了,对着万松小怒道:“万道友,未曾看到我给这小子追杀,还是故意看不到?或者是你们觉得一定能够找到开往古神界的通道口了?别忘了,你们只知道大概位置,却还没有我这呆在那里不知道多少年的懂得多!”
  
      孤独睦这句话十分有效,万松小此刻也犹豫了,连忙问道:“夏老大,我对这件事实在不大了解,眼下你就是我们大家的老大哥了,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吧,只要是能让我上去,你让我干什么都行,当然,太攸关性命可也不行的。”
  
      夏瑞泽冷哼一声,估计对万松小的人品十分的不屑,不过想了想,他还是说道:“你去救孤独道友,我来保护圣姑,只要把事情办好了,多上去一个,少上去一个又有什么关系?”
  
      我嘴角露出邪恶的笑容,对着万松小说道:“万松小,你敢过来帮忙,就是和我为敌,你知道通常招惹我,可没什么好下场,这次你敢过来还能上古神界,我把头让你砍了给你垫坐如何?”
  
      万松小一听,脸色顿时白了三分,但很快就笑起来,说道:“跟夏老大说的那样,夏盟主,多一个上去,少一个上去又有什么关系?孤独道友也和你没什么仇什么怨,犯得着追着杀么?”
  
      “你这么一说,我似乎想起了不少的事情,当年你趁着我不在,给九州界引来了一大批土匪,害得我天一道死了不少弟子,九州界也死了不少的仙家,似乎我还没找你算账呢!”我恶狠狠的说道,随后看向了孤独睦:“孤独睦,做个交易吧?”
  
      万松小一听,聪明如他,顿时是魂飞魄散!他似乎已经想到我会说什么了,连忙说道:“孤独道友,你可想好了,我为了救你而来!你绝对不能听夏盟主胡说八道!”
  
      孤独睦嘿嘿一笑,不置可否的问我:“原来如此,可如果我不说,你似乎也不会主动来救我吧?也不知道夏盟主有什么交易,是需要我来帮忙完成的?”
  
      “呵呵,孤独道友这就明知故问了吧?我无非是想要用万松小的小命,来换你的小命而已,你们两个,现在只能活一个,要么你杀了他,要么我杀了你。”我冷笑起来。
  
      “果然阴毒,不愧是四大世界的盟主!”孤独睦犹豫了下。
  
      “彼此彼此。”我森然说道,而孤独睦知道我说的绝对不是假话,说很快咬咬牙说道:“不过,似乎这很公平!”
  
      “当然公平,不仅如此,看你现在也是强弩之末,我也会选择性的去助你一臂之力,共同击杀这万松小。”对付狡猾阴险的敌人,就要比他们更加的阴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