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五百二十八章:贫嘴
    当然,我并没说什么,毕竟严格意义上说,我不是魔教分子,她找我抱团,我没什么好介意的,而到了后面,当然是把我们带到了类似会议室的地方。
  
      “这隔阂空间里,应该已经不存在什么仙家了,包括闻道之地,想来也不过是某位固执仙家,以**力开启了自己的闻道之所,想要让某位有机缘者,能够打开通道的,可惜无数年过去,用处皆不太大。”黑子笑道,然后看我们都很认真的听着,他又继续说道:“所以大家可放心的在这片隔阂之地中能安心修炼,不要担心会有什么事情发生,而因为经历的飓风乱流也不少,偶有颠簸,倒也是正常的,除非我发现是除此之外的事情,到时候会和大家预警,当然,我觉得几千年过去,发生的几率小到可以忽略就是了。”
  
      “是的,所以大家还有什么话要问的,尽管问好了,如果没有的,除了别家房间不可乱闯外,都可以前往歇息了,抓紧休整,以免轮到用时方才后悔。”倪诗姑婆说道,她把那青鸾收回后,青鸾鸟化作金刚鹦鹉大小,站在了她的肩膀上。
  
      “那好,老夫就暂且休整去了,导师、圣姑,我们通道口再见吧。”李相濡说着,转身走向了自己之前选择的房间方向。
  
      除了李相濡,万松小也淡淡一笑,说了一大堆的恭维话,也很快离开。
  
      接下来,孤独睦也下去了,而李破晓看了一眼我,也转身离开,估计他也和我一样的迷茫和抱有怀疑态度,不过他想法比较简单,现在和李相濡对战消耗了大量道力,率先恢复才是正经。
  
      我想了想,却问起了倾城若雪:“真让他们直接抵达空间通道?那可真是后悔都来不及了,你还有诺大一个神庭在下面呢!我管理的四大世界,还有闻道之地的整个门派,难道你就不怕我们身后的两股势力打起来?你就不怕神庭也没了?”
  
      “各安天命。”倾城若雪仿佛完全不在乎。
  
      “真不管了?”我愣了下,心道你就放得开,我这媳妇姐姐还在下面呢,我现在见不到她可怎么办?
  
      “能怎样?”倾城若雪反问我,我无言以对,看来也就是我最郁闷了吧?这莫名其妙的就给一群魔教份子绑架上古神界了,可是谁都没带上来,原本还计划韩珊珊、肆小仙开道什么的,或者带着媳妇和外婆,一群女子军团成员大摇大摆的上去解决问题,结果现在就自己上来了?
  
      不但如此,还带了个二愣子不说,连神皇至尊都给顺路搭上了。
  
      看着李破晓的背影消失在门后面,而倾城若雪也飘进了自己的房间,我看向了黑子,说道:“当年有那么大的力量,却不直接启动计划,自己走不就好了,现在好玩了,带上了我。”
  
      “呵呵,当年神庭之强,我甚至都想不到有这一天,现在始作俑者,不正是夏道友你自己么?”黑子颇感兴趣的看着我。
  
      “还要给我发什么奖状么?”我咬牙切齿,这简直是答非所问。
  
      倪诗淡雅一笑,说道:“没有一天你在鬼道边境打得倾城若雪无法翻身,我们又怎么敢启动计划?恐怕也要在六神天大战结束后,才有这个机会,所以能这么顺利上来你居功至伟,甚至可以说是你拯救了大家,而如果我们能够修复下面世界仙气的问题,你所做一切,更足以彪炳历史。”
  
      “你们这简直就是外星人绑架地球人!让我玩人间蒸发,就不怕下面大乱!造成的生灵涂炭,你们能背负这么大的业力么?还跟我谈什么彪炳历史,光是大义你们就沾不了什么边。”我恨恨的说道。
  
      “完成大义,总要牺牲小我,一天,我知道你不爱听这个,但有时候这正是我们努力的方向呀。”倪诗继续着任之那一套,如果不是她就俏生生站在我面前,我甚至都怀疑她是任之再生了!
  
      “反正上去了,我也不会和你们共事,六神天的问题,我自己想办法解决,也希望你们好自为之,不要处处算计我,再有一次让我发现,别怪我痛下杀手。”我冷冷的说道。
  
      倪诗看了一眼黑子,还想要阻拦,却给黑子伸手拦住了,接着他说道:“夏道友,或许我们在地球的问题上、九州界的问题上,在六神天的问题上,对你都有过干预,不过那都是引导性的,实质上算起来,我们并没直接控制你,反倒是让你破坏了不少的计划,所以大家都是各有得失才对,当然,我们上去之后,夏道友若是不愿意与我们同行,大可离开我们,不过在纷乱的古神界中,恐怕举步维艰呀。”
  
      “那正好,我对自己的道运还是相当自信的,我走我的独木桥,你们走你们的阳关道就是了。”我本就不打算跟他们混了,现在留下来就是要划清楚界限,真再来一次我也受不了,他们爱带着夏瑞泽去哪蹦跶就去哪蹦跶去。
  
      “呵呵,这点我们可以保证,只是道运,有时候也未必是想控制就控制的,总有交集,总有再见,只希望大家一切顺利就好。”黑子笑道。
  
      我一甩袖子,也懒得再说什么,转身就返回房间,鉴于这里仙气充沛,我研究一下第二脉络,尝试下同阶下,能否把李古仙师父放出来当帮手才是,有李古仙在,他们加起来都不敢蛮横。
  
      而我很快就来到了倾城若雪的房门前,看了一眼,这房间选择上微妙的很,算起来李破晓选了最里面那间,而我迷信,觉得最里面那间房邪门的很,所以以前住旅馆什么的,都不会选择最后一间房以免撞鬼,因此就选了倒数第二间,这样一来倾城若雪选了我旁边那间,就让我间接夹在了中间。
  
      可也就在一边想着这事情,一边就路过倾城若雪房间的时候,忽然她的门打开了,而且伸出了一只芊芊玉手,直接就把我拉进了房内!
  
      我脸色微变,虽然可以挣脱,但为了不引起大家的注意,也只能由着这倾城若雪了。
  
      而进了房间,我看着这位气质卓群的五大世界最强者,还是忍不住低声的说道:“喂,难道你这是打算要对我用强么?大家强强联合就算了,也用不上生孩子这种超级强的羁绊来维持关系吧?我这人真的很好说话的,也说话算数。”
  
      “你!”给我这么一调戏,倾城若雪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嗔怒道:“我找你有事!”
  
      “有事外面说去呀,这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白的都变成黑的了,说出去,有损你的清誉不是?”我调侃道。
  
      “好了,不许贫嘴,先听我把话说完。”倾城若雪严肃的看着我,然后扯着我坐下,我的手一阵的剧痛,话说抛开修为不说,这也就是个和媳妇姐姐一样娇滴滴的女子才是,力量却大得可怕,偏偏我还打不过她!
  
      “好好好,你说就是了,只要不继续用强了。”我甩开了她的手,心中狐疑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没反抗的她,到底现在又发了哪门子疯,难道还计划着逃跑?
  
      毕竟现在看起来,我们突然给带了节奏后,基本上是半点筹码都没有了,怎么可能玩的过黑子?
  
      “你没发现这契约有问题?”倾城若雪有些古怪的看着我。
  
      “暂时没觉得,倒是万松小这家伙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我有些疑惑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