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五百三十一章:点名
    黑子很快说道:“如大家所见,现在到了古神界的通道口了,大家先看看地图和阵图,随后按照上面的说明,背一遍,之后剩下一切,就由我和圣姑去做就好,至于到了上面,因为情况不明,所以比较建议一起行动,毕竟古神界对比下面五大世界,可谓是凶险不少,处处都是洪荒仙兽,稍不留神怕就成为它们的养料。”
  
      “洪荒古兽虽然危险,但碰上也是道运极好的表现,但如果碰上的是洪荒仙家,有时候比洪荒古兽反而恐怖多了。”孤独睦冷笑说道。
  
      “哦,杀人夺宝呀,这个我懂,我相信大家应该都不陌生了。”我嘿嘿一笑,而黑子点点头:“不错,正是如此,所以大家千万得小心一些,不要落单,更不要因为以前我们的过往嫌隙,而离开大部队,以我们现在给限制了的修为,去了上面,还真的不算什么呢。”
  
      “导师放心好了,夏一天和我一样怕死,我们这次一定乖乖听话。”万松小故意说道,我瞪了他一眼,说道:“我那是好汉不吃眼前亏,你那个是真怕死,不一样。”
  
      万松小不以为然,一副不在乎的表情。
  
      “好了,而且所一千道一万,还是那一句老话,大家切忌,千万不能说自己来至五大世界,别忘了,异世界而来的生灵,无异于异类,给抓到了不是一番审查,就是各种各样针对你们脉络的研究,所以有这前提在,希望大家也谨言慎行,我这里有个统一的理由,来应对万一遇上来至古神界的审查,诸位对一对口供,万不能出错了。”黑子很认真的说道。
  
      我当然明白他小心谨慎的想法,我也不会觉得自己天下无敌,可以应对古神界的危险,所以也老实的听他杜撰了我们的来历。
  
      没有太多意外,这理由还是相当老套,就是把我们杜撰成了当年战乱之时,古神界大陆崩坏,零落于异地的古仙后代,因为这片破碎大陆有仙晶矿和阵法的存在,大家才得以生存多年,而这次也是几千年的准备,挖尽矿脉,才返回了古神界,再也回不去了,其中甚至还杜撰出了当年一些古门派给我们代入选择,这里面的古老门派,都是几乎灭绝的,但追源逐本,总能解释通自己脉络的原始正宗。
  
      至于倾城若雪和孤独睦这类原来就属于古仙的存在,当然不需要杜撰什么,直接把身份摆出来,也就没什么问题,也同样掩盖了自己不是五大世界存在了,毕竟谁还能突然把当年守界和偷渡这些事,和现在的我们联系起来?
  
      大家统一口径后,很快就分配起了任务,除了倪诗要控制镜子和底座,以及连接鲲鹏飞船外,其他的仙家全都拿到了同样的任务,那就是一举出力,在一瞬间打开空间缺口,并且在限定的时间里离开这隔阂空间。
  
      “我想问一问……谁先通过通道?”万松小也是小人,所以毫不犹豫就先提出了大家担心的过河拆桥之事。
  
      “呵呵,万道友是把给人留在这隔阂空间中么?放心好了,这空间通道既然要我们这么多三劫真仙出力,当然不是随便哪位就能够破坏的,而且不单单如此,这艘鲲鹏飞行道器里存储的所有能量,破界道器,也会用在这次空间的开启中,也即是说,恐怕再也没有什么东西,能再开一次通道了,所以还请大家珍惜,不要在这次过界中打马虎眼。”黑子捻须一笑,双目却半眯下来。
  
      万松小看黑子面色不对,当即说道:“导师误会了,我当然不会打马虎眼,也是想要让大家都明白这点罢了,呵呵。”
  
      “好了,那大家如果没什么异议,就赶紧行动吧,我们毕竟还在飓风区,抓紧时间上去,迟恐生变不是?”黑子淡淡说道。
  
      包括倾城若雪在内,大家这次似乎真没什么疑问了,所以都从鲲鹏飞船中飞了出去,而出去之后,大家才知道这飓风区的厉害,不但没有半点仙气的存在,还不断的蚕食身体里的道力,并且还有一道似是而非的气息,让人十分的不舒服,这在血海之类的地方,完全感觉不到。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大家当即按照黑子的安排布阵。
  
      而倪诗姑婆很快把底座和镜子都镶嵌在鲲鹏的脑袋上,并且念诵咒语来启动大阵!
  
      这鲲鹏接到命令后,立即双目发红,随后朝着眼前一片不起眼的云雾中发射了一道诡异的红光,那红光闪烁间,很快把周围的云雾驱散了!
  
      不一会,我们发现空间仿佛给烧红了似的,竟出现了一汪如同熔岩的东西。
  
      “大家不必紧张,正是这样才能证明我们选对了地方,因为我记得这里原来也是一处平台,我们现在只有冲此处贯通它,方才能够凭借镜子之力,再把空间通道打开。”黑子连忙说道。
  
      “原来如此,怪不得会出现溶解呢。”万松小兴奋的说道。
  
      果不其然,这平台居然很快就打开了一个大洞,而这大洞出现后倪诗姑婆果断的把镜子扭转了下,而很快平台和镜子嵌合后,一道光束就射向了空间,大家两眼发光的同时,都期待着再出异象。
  
      比想象的顺利得多,一片迷迷茫茫的浑沌光射入那溶解的洞口后,很快就出现了一道奇景,这奇景和之前我从镜子里看到的差不了多少,而黑子也在这时候发布了最后的命令:“大家把道力注入原定的阵法之中,希望不要吝惜力量,否则我们也很难打开这空间通道太久。”
  
      能够站在这里的,基本上对于大阵构造都十分的了解,倒也不怕黑子玩血祭之类的招数,因为只要有这个征兆,大家早就提出疑问了。
  
      而且正是因为阵法实际上也简单,甚至随便选择站位,故而大家连问都懒得问了,先是黑子率先牵头,接下来孤独睦和夏瑞泽都施展了道力注入镜中。
  
      我比他们早的玩过这镜子,对于它的了解可谓也不少,所以毫不犹豫都注入了道力,接下来是李破晓和倾城若雪,大家齐心合力,还真的把这一片的朦胧景观,真实无比的重现所有仙家的面前!
  
      “导师,差不多了,外面看着也不像是有什么危险,这应该是古神界吧?”倪诗姑婆站在我们最前面,所以最先看到这外面的景象,也看得出她是欣喜无比的。
  
      黑子点点头,表情复杂的说道:“这洪荒古木,确实是我所在的古神界模样,真是怀念呀……”
  
      “嗯,看那些针叶鸟,确实是我们这地方以前独有的……”孤独睦如同梦呓一样的说道。
  
      我看他们俩都不像是装出来,心中虽然失落,但也怀着一丝的期待,也确实没想到自己居然真的来到了古神界!
  
      在短暂的怀旧后,黑子率先点了夏瑞泽作为首位出去的仙家,夏瑞泽没有半点犹豫就出去了,紧接着,按照黑子的点名,分别是孤独睦、倾城若雪,然后是万松小、李破晓还有我,再最后,才是倪诗姑婆和他。
  
      然而,让我们都意想不到的是,夏瑞泽刚出去,似乎就出了什么意外,我们看到他居然出去后,又跑了进来:“导师,情况有些不大对劲……”
  
      “怎么回事?这看起来并没有什么问题吧?”黑子惊讶的说道。
  
      夏瑞泽却沉凝说道:“外面没有仙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