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五百三十七章:宗门
    我们三位停下来后,不多久,那十几位分选出来的精英就分别来到了我们的跟前,率先而来的一位,身穿一身纯蓝服饰,四十岁左右的样子,看起来他的修为最强,身后则是背了一把道剑,典型的道士打扮。
  
      我故意侦查了他的气息,出乎意料的是,这气息和现在我们所在之地的气息十分的接近,而跟我们散发的气息却远不相同,可见他们使用的不是真仙气,而是另一种气息!
  
      除了纯蓝道袍的中年道士,他的身边还有他带着的两个同门道长,而他们一派之外的另外三拨,穿着另一种不同款式和颜色的衣服,整体说来,有点类似一些改款的简单古典衣饰。
  
      “几位来至哪儿,又去往何处?”那中年道长开口居然就是我们的语言,而并非是刚才巫族的语言。
  
      而且他还上下打量我和李破晓,最后还把目光落在了倾城若雪的身上,或许倾城若雪的道力远胜我们,也或许她长相最为出彩。
  
      我和李破晓相较,我的样貌是最不出彩的,李破晓当年经由道体转换,已经和张一蛋的整体形象所去甚远,有着一头飘逸的白发,那双目光,也灼灼有神,可说是锋芒毕露。
  
      不过这在荒野无法地带,可不是什么好事,枪打出头鸟,长得帅有时候也是一种原罪,所以相对来说,我的不起眼本身就是一种保护色。
  
      当然,倾城若雪那边的情况就相对紧张多了,稍不留神极有可能给人抓去当个压寨夫人什么的,不过她面首三千,估计混得应该会风声水起吧?我不禁邪恶的想着。
  
      “来至战乱遗落之地,此间面对陌生环境,自无处可去。”倾城若雪说道,而接下来让我们意外的是,旁边三拨人中类似首领者,纷纷朝着那中年人用刚才巫族后裔的语言问询着什么,而那中年道长捻须傲然的似乎跟他们解释起来,看来能懂得我们的语言,让他还是很自傲的。
  
      “好,既然无处可去,那应该不介意跟我们走一趟吧?你们的道友似乎说起跟你们有点误会,所以让你们另行出走别处了,正好,我们四个门派乃是左近稍大的门派,你们作为战乱移民,又是修炼得道的散仙,由我们来安排去去,应该是最好的。”那中年道长不由分说的就替我们做了安排。
  
      诚然,这是一种高人一筹的表现,也是在间接命令我们,如果不答应他们,恐怕也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倾城若雪和我、李破晓刚才就有了默契,所以这一次她也没有挣扎,说道:“那还请仙家指路。”
  
      那中年道长看我们如此听话,心情顿时大好,又对其他三家解释起了我们的表态,这三家也都很高兴,就如同看到什么有意思的事物,上下的打量我们。
  
      “该不会是把你当成观赏品什么的吧?你长那么标致,我看那道长贼溜溜的看着你呢,会不会把你掳回去当压寨夫人?”我低声传音道,倾城若雪皱起了眉,嗔怒道:“这时候还开玩笑,不要命了?”
  
      “嘿嘿,你怕什么,反正作为鼎炉,你也不合适了,也不知道他知晓你有三千面首会是什么表情。”我故意取笑,倾城若雪怒道:“我发现你好讨厌。”
  
      我没再理她,而李破晓看了我一眼,传音说道:“一会逃之前跟我说一声。”
  
      “估计逃不了。”我闷闷不乐的说道,李破晓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默默的跟随在我身后,而倾城若雪比我先一个身位。
  
      那中年道长一路上跟另外三家开始用古语说着什么,而不时还扫过倾城若雪以及李破晓,倒是没怎么关注我,毕竟我的气息杂乱,每一道都不出彩,混在三人中,实际上也算是小尾巴而已。
  
      “倾城若雪,他们嘀咕什么呢?看起来色迷迷的,难道真有什么企图?”我忍不住想让倾城若雪解释。
  
      结果倾城若雪这回不打算理我,闷头在那赶路,我暗道这次惹毛了她,看来得好好的哄一哄才行了。
  
      不过基于马上要回到村庄,而那中年道长似乎也发现了我们正在传音,所以看了我一眼,为了避免给对方招来怀疑,所以我也只能是不再传音了。
  
      很远的地方,我就看到了村子那边的情况,我发现还真有四个门派的修真围着黑子他们,这一次黑子和众人的情况都有些不大妙,似乎他们都经历过一场搏斗怎么的,道力消耗都不少,而我们的情况算是好的了,因为没有反抗,所以除了之前飞行的消耗,残存了不少的道力。
  
      我扫了一眼这些古神界的门派数量,真没想到这次居然来了四十七位之多,也就是说平均一个门派十二位,而其中以刚才的中年道长修为最高,接下来是另一个女子居多的门派中的老妪,而剩下两个门派,一个是老者带领,另一个也是一名中年女子带领。
  
      至于黑子和李相濡、夏瑞泽、孤独睦、万松小、倪诗,现在几位都身上脸上挂彩,虽然恢复了伤势,但多少还是有挨过揍的痕迹,相对我们,就太不幸了。
  
      万松小看我们居然毫发无伤就过来了,有些目瞪口呆,估计暗悔自己没有乖乖听话什么的。
  
      等我们落定村庄的空地后,几个领头的仙家顿时表情各异的扫了我们一眼,随后四位开始讨论起什么来,过程中或有讥讽,或有直接不客气的对话,甚至还有剑拔弩张的翻白眼,扯眼皮什么的,看来在争执什么。
  
      我看向了一群弟子,大多一副饶有兴致的表情,或是看着我们发笑,或者在讨论我们的衣服、发饰。
  
      当然,对于美丑他们讨论得最多,其中最受瞩目的毫无疑问是倾城若雪,几乎没有一个男弟子不多看她两眼,连我心中都不禁大赞这‘面首之王’的倾城绝色吸引力巨大,居然到了古神界,也是香饽饽一枚,到处有人注目的!
  
      而除此之外,似乎对于个人的强弱和资质上,这些弟子也颇为在意,比如看起来很强的李破晓、夏瑞泽这些年轻人,显然更受欢迎些,反倒是李相濡、黑子、孤独睦虽然很强,但反倒关注的不多,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难道我们成了唐僧肉,要挑肉嫩年轻的?”我不由跟倾城若雪嘀咕了一句。
  
      我们三位站在了一边,而黑子带领他那一群站在了我们对面,互相之间还是有点距离的,要传言也容易给人断掉,况且我连夏瑞泽都不对付,也懒得去询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事,因为现在我们为鱼肉,这群土著宗门则是刀俎。
  
      “你现在才看出来?”倾城若雪不情不愿的说道,我愣了一下,忙说道:“什么意思?”
  
      “他们是本地的大宗门,门下都缺弟子,我们既然是战乱遗民,对他们而言无疑就是一张白纸,一种战略资源!你说他们怎么可能放过?这里宗门战争激烈,我们成为门派的炮灰就是最好的结局,他们现在正在瓜分我们进入他们的宗门呢!”倾城若雪解释道。
  
      “这么说,我们全都要给抓去当苦力了?”我愣住了。
  
      而这四位宗门代表在划分我们的时候,虽然是一人两个的开始精挑细选起来,但看起来还不是很公平,那中年男道指定要去了倾城若雪后,还想把夏瑞泽或者李破晓要去,结果似乎给另外三个严词拒绝了,并且其他人正在强迫他选个最弱的倪诗姑婆。
  
      可那中年道人看着是四位中最强的,自然不大乐意,可他应该也没办法拒绝三位的怒火,所以最后就把目光转移到了看似第二弱的我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