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五百四十二章:磐石

  “我怎么会觉得比掌门师姐厉害……”华夏月连忙解释,但现在明显已经由不得她来选择弟子了,所以她连忙拱手和那女掌门说道:“还请掌门师姐定夺就好,师妹绝无怨言。”
  
  “嗯,资质难求,我看倾城师侄确实具备冲击到四劫的实力,乃至于以后恐怕前途都是难以计量,选择名师辅导,确实是应该的,既然如此,她就由我来亲自教导指点吧。”那掌门很快就截胡成功了,而其他帮忙说项的两位长老也露出了得逞的微笑,而这掌门当然也是很能察言观色之辈,看到华夏月面露郁结之色,当即笑道:“华师妹,夏师侄就入你门下吧,而你之前代替穆师弟前来这里,我也没有安排你好点的修炼之处,现在玉尘阁那边,已经让弟子洒扫好了,你也可以带新弟子入住玉尘阁了。”
  
  “玉尘阁,那可是比好些师兄弟现在住的都好呀,华师妹,还不快点谢过掌门师姐?”刚才第一个站出来的长老立即圆场。
  
  “那可不是?玉尘阁可是好地方。”虞长老也不禁笑道。
  
  “谢掌门师姐。”华夏月虽然万般不愿意,但现在也不敢有不愿意的,况且掌门给截胡后,也象征性的给换了‘玉尘阁’这修炼的新地方。
  
  “我们皆是为了青帝门努力,大家更都是师兄弟、姐妹,所以无需如此客气。”这掌门抬手,一副施恩无需报的模样,大家都志得意满之后,掌门很快就说道:“那既然都分配好了弟子,就进行正式拜师吧,随后抓紧时间修炼,而林忡师弟,你这趟的巡逻任务还没有到时限,我这次会把你的功劳上报,等你回来,再给你下相应的宗门奖励。”
  
  “多谢掌门师姐。”林忡除了感谢,也不敢再说其他,但可见他还是稍有可惜华夏月没法子把倾城若雪纳为弟子的。
  
  所谓达者为师,外婆当年拜过许多的名师,也鼓励我和她一样,所以拜华夏月为师我心中倒也没什么好纠结的。
  
  至于倾城若雪,她比我想象得更加的能隐忍,似乎也不介意拜那掌门为师,所以这次大家都一副很欣慰得名师的表情,让整个场面维持了微妙的顺利。<>
  
  拜师仪式很简单,只是额头上留下了自己师父的一个普通印记,估计只要我自己愿意,都能抹掉,并没有下界那样繁复,可能也和这里的恶劣生存环境有关,毕竟今天拜师,明天保不准就要完蛋了都有,所以估计师父和弟子之间的感情,也不会十分的深厚,要知道之前那位带一票各位师兄弟弟子巡逻的刘长老死后,他余下的弟子还都要给新来的吴姓长老接管了呢。
  
  拜师仪式过后,我就正式和倾城若雪这面之王分开了,她跟着掌门留在掌门殿,而我则在华夏月的带领下出了大殿。
  
  林忡这时,带了自己一个新弟子跟在后面,免不了对华夏月安慰一番。
  
  “林师弟,我知道你向着我,但你也看到了,几位师兄师姐可也不想我独占鳌头,也罢,你还有任务在身呢,先就此别过吧。”华夏月兴致缺缺,本来还以为自己能拿到个好弟子,没想到居然捡到了我这吊车尾,简直哀莫大于心死。
  
  “好吧,华师姐你也别太郁闷了,好歹这位夏师侄也是三劫不是,等身体的仙气换成元气,对付一些普通一劫、二劫弟子还是有优势的……”林忡说道。
  
  “嗯,我现在回一趟温玉阁,再迁到玉尘阁,所以就不送你了。”华夏月恹恹说道。
  
  “不用送、不用送,华师姐你请便好了。”林忡连忙客气,他其实应该高兴,毕竟带来两个三劫的弟子,奖励丰厚,肯定是最大的赢家,所以华夏月想到这,对比下自己,免不了暗自伤神,适才不愿意再看到林忡。
  
  看着林忡远去,华夏月叹了口气,随后看向了我:“一天吧,你先跟我回一趟温玉阁,然后叫上你的另外八位师兄弟,再同为师前往玉尘阁。<>”
  
  “好,师父。”我没有犹豫的说道,随后跟着华夏月返回温玉阁。
  
  “师父,我有个问题要问。”路上,我还是忍不住提问了。
  
  “直接说吧,毕竟我现在也是你师父。”华夏月似乎心情好了一些,所以声音变得优雅起来。
  
  “为何出去驻点巡逻,不带上自己的所有弟子,而是让其中一位长老,各带其他几位长老的一位弟子出行?毕竟全带自己的弟子,不应该更方便配合?”我连忙问起来。
  
  “你也现了这点么?倒也是聪慧,不过你们你们战乱遗民恐怕不知道这里的情况,我们这里收的弟子,名义上虽然是师徒关系,但实际上却只有名义而已,既是让我们方便管理你们,却不是你们真正的师父,因为一旦我们陨落,你们就要重新归附于主宗门派来的长老了,这也是主宗门为了方便管理我们,让我们无从叛出的一种方法,毕竟师徒关系一般,终究就不容易给长老们带着叛离师门。”华夏月说出了惊人的内幕后,看我目瞪口呆,她笑道:“这话说出来倒也没什么,毕竟就算不说,你待得久了也会知道的,而且你想象,出去巡逻时,因为带着的是其他长老的弟子,你还敢叛离?或者敢不好好执行任务?”
  
  “神州其他宗门也是这样么?”我问暗道这简直有些骇人听闻了。
  
  “大抵如此,当然,也有的不是这样,但我们青帝门作为比较荒远之地的门派,一直也都是这样的,而现在每个门派都缺弟子拱卫神塔,所以绝对不会让哪位长老,甚至是掌门带领自己的小宗门集体投靠的,这一层层的下来,虽然没有了什么师徒感情、师兄弟感情也没有太多,可也鲜少出现背离宗门的,就算出任务,每一个决策也相当于暴露在整个门派的监察中,所以对门派而言,简直坚若磐石,你明白了么?”华夏月似乎无所谓的跟我把底子交了出来。
  
  “原来如此,对了,师父,我听掌门说,刘长老和带去的弟子们都陨落了,这主宗门那边还下派了长老下来,可有不派的么?比如不会由自己宗门自选么?”我又问道。<>
  
  “怎么可能由自己宗门自选?如果你修炼到了四劫,就得去主宗门报备了,哪还有可能留在自己的宗门里?而若是宗门中一个长老死了,也同样报备主宗门,并且由主宗门下放一名同等的长老来填数。”华夏月摇头苦笑。
  
  “哦……难道还有固定的数量不成?”我心中不禁好奇。
  
  “有呀,我们这里只能有九位长老,每个长老身边,都只能带领九名弟子,弟子由我们自己去寻找和挑选,多余的,掌门代管,当成门中预备,但绝对不能大出门中应有弟子数量,过的得送回上级宗门,再由上级宗门另行分配,当然,弟子往上送,也是有奖励的。”华夏月说道。
  
  “那掌门收下倾城若雪……”我暗想这掌门会不会把倾城若雪送上去换资源。
  
  结果华夏月笑道:“倒也有可能送去主宗门,不过若是培养出同阶弟子再送上去,岂不是换到资源会更多?”
  
  我为之语塞,看来这里门派的输送链很成熟了,加上宗门如同生产线一样的管理,正如华夏月说的那样,虽然失去了感情为基础,但无疑让整个门派稳如磐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