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前五百四十三章:摩擦

  “那师父,你对我的主要责任是什么?”我看华夏月什么都愿意说,当然也有些直言不讳起来,而华夏月看了我一眼,说道:“按需指点一下你的修炼,还有就是负责监督和管理你呀。?”
  
  “原来如此,那可就有劳师父费心了。”我人畜无害的笑道,华夏月摇了摇头,也笑道:“到了我门下,规矩也不是很多,只要不给我添麻烦就好,你要知道,掌门吕秋之下,我这位长老还只是排名第六,相对而言,说话还要看上面几位长老师兄师姐脸色的。”
  
  “是,尽量不会给师父添麻烦,对了,林师叔排行第几?刚才那两位截胡师父的两位师伯又是第几?”我趁着跟华夏月回温玉阁的功夫,免不了详尽了解一下这里的门派构造。
  
  算下来,这小宗门里也不过九九八十一个弟子,加上掌门吕秋多了一个倾城若雪,也就是八十一个左右,反正也破不了百。
  
  “林忡师弟排名最末,目下任务在身,而排第一的是骆清君,第二虞瑟,这两位都是跟了掌门师姐很长时间的师兄和师姐,他们的弟子你可得小心应对点,别说我不告诉你,真闹出了事情,我也保不住你,明白了么?”可能是觉得我会惹事似的,华夏月先是给我打了预防针,防止我闹出幺蛾子来。
  
  我当即说道:“我现在道体都没转换过来,哪敢惹事?”
  
  “那就好,前面就是温玉阁了,这地方想想也住了快两年了,虽然元气浓度实在不怎么的。”华夏月郁闷的说道,随后拿出了一块软玉,说道:“我们开会用上是官话,但你们战乱遗民想必不知道量劫大战后,我们这些迁徙来这大荒之地的修仙,其实已经和原住民的语言同化了吧?所以想来听不习惯这里的方言古语,你既然已经三劫,应该不难理解其他异类语言,当然,这块软玉还是交给你吧,会让你沟通变得无碍一些。”
  
  “原来这些是本地语言?”我心中一惊,虽然之前一路上摸索了他们的语言,但毕竟还不是很习惯,现在翻译软玉来了解本地语言也算是方便之极了。<>
  
  “都算是古语的一种吧。”华夏月淡淡的说道。
  
  “多谢师父照顾。”我心中一喜,拿起软玉学习起来,果然也不出所料,这古语其实和我们五大世界语言相差不小,但也不是没有共同之处,想来这也是边缘化的一种变种语言罢了。
  
  而很快,知道华夏月来的余下几位弟子也过来了,并且问明了情况,这些弟子里,只有一位修为也同样和我一样三劫的中年男子,剩下的多是二劫和一劫,基本上修为呈现梯形队列,越是修为高越是站在塔尖,也越是稀少。
  
  “以修为来论位置的高低,而修为相等,则以入门早晚来论,所以这位就是你的米末师兄,余下的,则都是你的师弟和师妹了,现在事情还不少,搬迁到了玉尘阁,你们再行详细认识。”华夏月示意我看向了为的那位高瘦的中年男子。
  
  那中年男子面带笑容说道:“夏师弟,师兄是苦修,两耳不闻窗外事,有什么事,你可得担待师兄点。”
  
  “好呀,米师兄。”我虽然笑着回答,但看这家伙目露一抹异光,知道他也有些鄙视我的资质太差,所以想来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估计还是有华夏月在克制而已,绝非隐忍的主。
  
  余下的师兄妹品质显然都比我要好,也大多看我不起,二劫修为的觉得我甚至打不过他们,而一劫的也都是面带一抹轻视,反正我的到来还真是稍显尴尬,倒是华夏月品格目前来看还好,虽然也颇为轻视我的潜力,但显然并非如林忡那样感觉捡到我跟吃了蟑螂那般难受。
  
  因为我初来乍到,所以在温玉阁根本没什么行李,倒是其他师兄弟有一些,而这米末搬来了一堆杂物后,跟我说道:“师弟,你看师兄我,呆在这里两年,行李却也太多了,师兄看你闲着也是闲着,帮师兄一个忙呗?”
  
  “师兄,这些锅碗瓢盆,该丢就丢了,带去玉尘阁,也不觉得磕碜?”我笑嘻嘻的说道,因为这家伙明显就是找茬,这些破烂玩意就不说珍贵与否,其他的师弟师妹有的搬得比他还多呢,他也好意思让我来搬?
  
  我的拒绝,顿时让米末微微皱眉,说道:“丢?师弟,好歹你什么都没拿,其他师弟师妹都有行李……”
  
  其中一位师弟讨好的过来,忙道:“米师兄,要不让师弟来帮忙得了……”
  
  “你滚,用不着你来。<>”米末阴沉下了脸,而这时候的华夏月正在自己的房中整理东西,倒也没看到这一幕,所以米末难免是有些肆无忌惮。
  
  宗门里能够侦查的范围有限,是因为阵法限制的原因,毕竟守山弟子在外围侦测,内里的弟子也没必要放出神念乱扫了,以免引来矛盾冲突,所以华夏月也没现我们已经争执上了。
  
  “师弟们愿意帮忙,师兄你就让他们帮忙好了,犯得着让我来么?故意找茬?”我冷笑的问道,双目微眯了下来。
  
  “你……”那米末似乎没想到我居然敢当面拒绝,而眼神还凶恶了下来,也顿时有些意外,心中怕也在想我凭什么一个资质差成这样的三劫弟子,居然敢公然挑衅他这样的存在,到底是华夏月授予,还是我另有别的一层关系。
  
  “师兄,要不让师妹来帮您好了,米师兄的东西都那么金贵,换别的粗手粗脚来搬弄,师妹也很不放心呢。”就在我们目视对方的时候,一个颇为妖冶的少女过来帮腔起来。
  
  米末看到这少女对自己挤眼弄眉,色授魂与的同时,也借坡下驴的对我哼了一声,说道:“如此的不团结,简直是师父门下的劣徒,以后看哪位师弟师妹还与你来往?”
  
  他这话一出,顿时让其他的七位师弟和师妹面露惧意,这米末摆明就是在让大家不要理我,以后估摸着谁要是敢和我搭腔或者接触,也就是得罪他了。<>
  
  果然,他的话也让其他的师弟、师妹们把我当成了‘瘟疫’,在华夏月出来后带着我们离开是,他们也是若即若离我的样子,华夏月完全没现这点,只是当成了大家还暂时因为不熟悉而夹生罢了。
  
  玉尘阁离着温玉阁不远,也是门派的一处类似半山腰别院的地方,我们落下后,华夏月自然要了归属长老的房间,而另外的九间弟子房大同小异,她随意的安排了我们后,就率先进入了房间。
  
  我数了下弟子,连带我,一共是八位,显然剩下一位已经跟林忡继续出任务去了,而我也不纠结,自己去了原来的房间。
  
  但才还没躺下一会,房门就给人敲响了。
  
  “谁呀?”我皱眉问起来,虽然已经现外面敲门者是师弟师妹中的其中一位女师妹。
  
  “是我,孙语,师兄,师父让我给你送东西来的。”那师妹声音腻腻的说道。
  
  “进来吧。”我冷冷的说道,这师妹刚才帮米末搬东西,估计是米末的人吧?
  
  孙语长相和打扮都往妖艳去的,这点我刚才就领教了,可进来的时候,我现她的着装上,居然酥胸都仿佛要跳出来似的,我看着她的着装忽然比之前大胆起来,心中免不了一跳:“怎么了孙师妹,有什么事么?”
  
  果然,就在这时候,忽然孙语就叫起来:“救命呀!师兄要非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