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五百四十四章:闹事
    我顿时一凛,这种不知体面为何物的破落货,我也会去非礼她?袖子一甩,顿时想把她吹飞了出去,不过让我意外的是,除了门房打开,她还冷森森的看着我,我不免暗骂忘了他们中的二劫真仙的和下界的二劫真仙完全不一样,现在孙语的实力,不是我袖风可以吹飞的!
  
      “好呀!非礼了师妹,还打算杀人灭口么?”一个声音很快传来,我看向了外面,已经站了一群二劫的师弟和师妹,包括一些一劫的都在外围围观。
  
      而这时候,孙语就着那袖风,捂住了酥胸那片雪白,估计加上自己脱下了不少,除了那重点,其他位置遮都遮不住,让一群师弟一边是呵斥我,一边是看着直咽口水。
  
      “想不到师兄是色中恶鬼!居然对自己师妹也不放过,我们简直是看错你了!”其中不乏有直接开骂的,而接下来,人群中这米末走了进来,上下打量我一眼,愤怒说道:“夏师弟,师兄看你一本正经,却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非礼孙师妹,这岂是我们所能做的?你可知道强奸同门,是九大宗门大罪之一!”
  
      “不管你们信不信,我刚刚进入房间不久,孙师妹就进来了,要说非礼,总得有个过程吧?刚刚进门就叫了非礼,简直是令人措手不及,这也能谈得上非礼?”我皱眉说道。
  
      “哼!那孙师妹现在这样子,难道还是她自己把衣服除去的不成?孙语师妹平素里都谨言慎行,依照得体,偏偏今天成了这样子,你要说谎,麻烦也拿出点道理!至于到了我们这样程度的仙家,要下手何其快速,难道你摸了孙师妹一把,就不算是非礼了?何其荒谬!”米末阴冷的说道,并且一步步朝着我走过来。
  
      “我从战乱遗址而来,仙气和元气都未曾转换,实力更是未稳,就是要非礼,总得等转换完毕后有了实力才能作此龌龊之事吧?谁手无缚鸡之力会去行鸡鸣狗盗之事?”我心中暗骂这米末阴险。
  
      “这可不好说!色中尚有饿鬼,你垂涎孙语师妹美色,我刚才就已经注意到了,一路过来,你还一直瞅着孙师妹胸脯那看,要不是师父就在附近,我数次就差点忍不住呵斥你!想不到刚刚回来,就发生了这样的事!简直荒唐荒谬到了极点!”米末愤怒无比的说道。
  
      “哦,我瞅着孙师妹胸脯看好几次,这事你都知道?那你不看她胸脯,怎知道我在看?那你岂不是也是色中饿鬼?”我冷笑反嗤,一群的师弟和师妹也为之语塞,甚至还有不少看向了米末,看看他如何的解释。
  
      米末也难免脸色难看,说道:“巧舌如簧,我是沿着你的目光看去!一直盯着你许久!很好,你既然还不知道事情眼中,现在我这就把你扭送师父那里,我看你怎么说!”
  
      “呵呵,这孙师妹刚喊一声,你们就来齐了,该不会约好了看热闹的吧?把我扭送师父那,是打算让所有师弟、师妹通通指责我,造成群情激奋,而我百辞莫辩的局面?”我反问道,这顿时说的米末和几个师弟师妹,以及孙语都面露一抹冷色,显然我是看穿了他们的想法。
  
      “非礼了孙师妹,还打算强词夺理?师弟、师妹们,正义若是不得声张,我们玉尘阁还怎么面对宗门其他的师兄师弟?现在就听我的,扭送这夏一天去师父那里,再去找掌门师伯理论,我就不信还没有理了!”米末怒道,而几个师弟也仗着自己脉络纯净,必定实力强与我而不把我放在眼中,捏着拳头就围了过来。
  
      我面色阴沉,说道:“米师兄,趁着事情还有收拾,就此散去也就罢了,真闹起来,栽赃陷害我,大家未必都好过,怕师兄弟之情,可也就没了。”
  
      “哈,有意思呀,你这是威胁我们么?”米末阴狠看着我,随后对着其他围过来的师弟一挥手,说道:“师弟妹,拿下了!”
  
      我知道这次恐怕好不了,毕竟弟子住的地方,和华夏月住的地方住的地方还有一段距离,一个在半山腰,一个在山腰上面,我们吵架的声音穿过重重云层,能到华夏月那边估计都困难。
  
      从刚才的表情和合作情况来看,八个华夏月的弟子里,米末有三个师弟,两个师妹做支持者,而剩下一个是个看着目光中透着卑微的少女,在这次的栽赃中,显得十分的害怕,所以能帮助我的基本不存在,也只有靠自己的实力来应对了。
  
      “三层纳灵法!”我毫不犹豫使用了纳灵法,以一对多,当然是纳灵法最奏效,况且现在我身体里的能量还是以仙气为准,并不是他们一样的元气,所以强大程度上差了不是一个等级,不过用纳灵法吸纳对方的能量,吸纳回来的却不是仙气而是元气,这么一来在攻击威力上,完全和他们没有区别了!
  
      加上我现在也是三劫真仙,他们一个三劫,两个二劫,四个一劫,除了米末我吸收的元气较少,其他的给我这一抽,无不是脸色惨白,本能的往后退!
  
      其中一劫的师弟和师妹当下都气息奄奄,可见是给我吸得最厉害的,而另两个二劫的师弟和孙语更是目露惊恐,也察觉了自己元气大量丢失。
  
      而这时候的米末即便是惊讶,但他已经手持一把卷轴类道器朝我攻过来,眼下是要收手也迟了!
  
      “纳灵法!”我把吸收的所有元气,全都朝着这米末打过去!
  
      轰隆!
  
      一声巨响,这米末闷哼一声就给所有弟子的元气集中击中,整个人弹飞了出去,连我眼前的一小片的地盘也给炸出了一个深坑!
  
      那米末原来一副道貌岸然的绝世师兄模样,眼下却浑身上下衣服都打得稀烂一片,好些重要部位都给我轰得暴露所有师弟师妹面前,除了孙语,剩下俩位一劫的师妹干脆还惊叫遮住了眼睛。
  
      米末自己目露恐惧,他真没想到自己会给我这一轰直接打得元气消散,甚至差点给打成虚体状态!
  
      其实我这还是水土不服,如果换成下面五大世界,我这一击,怕半个小世界都要给我轰塌一大片,要是他知道这事实,是否要当场吓尿?
  
      三层纳灵法对付同阶确实效果不大,但如果对付低于自己境界的存在,简直是逆天的大道法,而集合所有师弟、师妹的元气轰他,更不是他能以一己之力抵挡的!
  
      “真要非礼她,我让她连声都吭不了,还能让你们围着我不放?都给我滚,再有一次,就别怪我这当师兄的下手重。”我扫了一眼所有的男女弟子,自然是一副大师兄的样子,而对米末,我自然少不了冷嘲道:“米师兄衣衫不整,是打算间接非礼几位师妹么?若是想要耍流氓,我可不介意纠正一下!”
  
      米末听我说罢,这才注意起自己形象,连忙用手遮掩的同时,以元力来恢复衣衫的完整度。
  
      这时候,华夏月可能也听到了爆炸声,从半山腰那飞了过来,还别说,元气压越是凝重的地方,无论是飞行速度,还是实力的体现都比外面要弱了许多,如果是以前,这么短的距离,三劫真仙基本上是秒到的,现在等我说完一句话,华夏月才来到了我们弟子们的面前。
  
      似乎看到了我和米末对峙,一群的弟子又都面带惊色的看着我,她把注意力当即放在了我身上:“夏一天,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