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五百四十五章:双管
    “回禀师父,也不是多大的事,我新来乍到,难免让师兄有点欺生,只不过他不小心踢到了铁板而已。”我淡淡一笑,随后看向了米末。
  
      米末吓得退后了一部,指着我想要说点什么,但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最后半句话都说不出来,华夏月带着这群弟子也不是一两天了,对他们的性情怎么可能不知道?就是这米末,怕还惹了不少事都有,而我说这些师兄弟、师妹们欺生,这事情自然就明了了。
  
      不过为了不偏袒我,她还是说道:“你可有受伤?”
  
      “师父,并无,在他们设计揍我之前,我反揍了他们一顿。”我并没有丝毫隐瞒,毕竟这弱肉强食的世界里,一个人打一群,还有一个是同阶,这怎么能算是欺负?可以说是自保了。
  
      “没有受伤?”华夏月上下打量我,还真没发现我身上有什么伤痕,甚至道力还基本上维持了刚来的时候的情况,她不免怀疑了:“你难道用了什么厉害法宝?”
  
      “我能有什么法宝?就算是有,也是使用仙气的,要动用元气我也怕炸了不是?”我淡淡一笑,也懒得把兔子神剑召出来了,下面的道器情况如何我也不知道,别吸收了元气给炸了,毕竟元气比真仙气不知道要强悍多少倍,撑爆了连累李古仙就冤枉了。
  
      “你一个打他们七个?”华夏月再度打量我,连天眼都用上了,仿佛连我内脏都要看出来似的,我连忙双手遮住下身重要部位,尴尬说道:“师父,你这双火眼金睛,还是别扫来扫去了,弟子实在消受不起呀。”
  
      华夏月脸上微红,只能是说道:“即便是欺生行为,也要优先禀报为师才对,何以率先动手,打伤了你师兄?还有几位师弟和师妹,也无端受累,你可知道自己也是不对?”
  
      “我知道,但情急之下,只能权衡出手,师父也知道给团团围住的危及吧?我这也没什么办法联系上您不是?所以自保之下,只能是先打退了攻击再说。”我苦笑说道。
  
      “嗯。”华夏月看向了米末,质问道:“轮到你来说,你是否欺生自己师弟了?”
  
      “师父!冤枉呀!”米末连忙喊冤起来,不过因为害怕我之后再用纳灵法来打击报复,他顿时把责任推到了孙语身上,急道:“是孙语师妹!她进入了夏师弟的房间,然后忽然就大声喊‘非礼’!我闻之此事,便和几位师弟师妹前来,理论之下才想要捉拿夏师弟到师父面前理论的!当时情况也是紧急,我们是看到孙语师妹衣衫暴露,也就没太过细问情况,具体师父您还得问孙语师妹才知道。”
  
      孙语一听米末把大部分的责任居然转接她这里,顿时脸色又惊又怒,但本能不敢和米末正面来,只能是说道:“师父!我是听你的话,带了东西给夏师兄,可是……可是……”
  
      这孙语话里的意思,是要搭上‘非礼’这条线,但现在米末把自己责任摘得一干二净了,她说出来,还有几个人愿意帮她?实在是未知数,但不说,她又成了挑拨离间了,这下子就难为了这她。
  
      “呵呵,孙语师妹,可是后来,米末师兄威胁让你设计以自己清白来诬陷我‘非礼’之名,借机让他行‘欺生’之实?姑且说罢,有师父和我在这里,你大胆直言,我就不信他以后敢对你不利!而且要知道坐实了这罪名,少不了也是逐出师门,或者干脆宗门之法伺候什么的吧?或者说,你打算去扛下诬陷师兄的罪名?”我冷笑的引导起来,这孙语坏是坏,但怎么及得上米末?
  
      孙语一听这话,吓得面色煞白,浑身和抖虱子似的颤了起来,怕这罪名实在是不轻。
  
      而米末脸色难看,着急下连忙说道:“住口!夏师弟,我不过是秉着护自己师妹不受伤害的想法,岂是你说的那般不堪?!”
  
      “嘿嘿,我也不过是就事论事,具体情况还是由孙师妹来说,而其他师兄弟佐证吧,米师兄你何必老羞成怒?况且你照顾不照顾他们我是不知道的,但我却知道你挺照顾我的,刚才不也是第一个动手了?其实说起猜测,我倒是有件事斗胆猜一猜,该不会之前米师兄想要借机把我打服了,成你新跑腿的师弟吧?我看几位师弟、师妹们看你脸色可都是怕得慌,却无半点尊敬之色,你这师兄,当得是不是也太霸道了些?”我阴阳怪调的说道。
  
      米末顿时是面色青灰,而华夏月不太管束弟子,但也不是真的笨蛋,平素里这米末怎样胡来,她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毕竟他也是个三劫的潜力真仙,如果不是太过分,实在不好拿下,但如今居然撇开她这师父行如此龌龊之事,这就挑战了她的权威!所以她立即看向了孙语,面色阴暗的说道:“孙语,你把实话说出来,我免你无罪,但若有半句假话,让我从你的师弟妹那儿问出来,就别怪为师不顾师徒情分了!”
  
      连番惊吓之下,孙语嘴唇都打颤不已,哆嗦了好一会,才咬牙说道:“师父!是弟子慑于米师兄的厉害,所以方才他要遣我用身体来勾引夏师兄,我也无奈答应了……可我刚进门看到夏师兄,本能又害怕不敢这么做,就喊了夏师兄非礼,而米师兄则再带诸位师弟师妹来看热闹,要杀杀夏师弟锐气,要让他臣服于我们的……其他的师弟和师妹也都知道这事的,他们有给威逼,也有主动帮忙的……却不想夏师兄竟那么厉害……”
  
      “够了!”华夏月一甩宽袖,脸色阴沉下来,看着米末已经没有任何看待弟子的情谊!
  
      噗通,米末顿时跪倒在地,说道:“师父!弟子知错了!弟子也是看您对夏师弟如此照顾,一时妒忌而野心蒙眼,才行差踏错,求师父责罚呀!”
  
      “米末!你真当为师什么都不知道?平素里我出门办事,你在温玉阁的时候,管师弟师妹们叫你二师父,把几个师弟师妹使得团团乱转,真以为瞒得过为师?”华夏月愤怒得很了,我也有些面露诧异,这事情发展都这程度,已经远超我剧本上显出的剧情,看来这米末也是自作孽不可活的典型呀。
  
      米末惊恐之中,又不禁扫了一眼平素里对他十分崇敬的诸位弟子,大家全都面带惊恐,而他并没有因此停留,最后目光反倒放在了刚才最弱的那位女弟子身上!
  
      那女弟子虽然害怕,但这时候却明显没有了躲躲藏藏的表情,更多是一种冷冽。
  
      “是你!”米末脸色阴沉,而这时候,华夏月已经懒得再多说半句话,手袖中很快落下了一条荆棘鞭,啪的一下抽到了米末的身上!
  
      这米末刚才都给我一击打成了重伤,现在再狠也只能是呲牙咧嘴享受的份,给连抽几下,顿时虚体都给蹦了出来,而华夏月并未就此作罢,伸手用鞭子一卷,就把米末困住了,脚尖一踏,就往师门那飞去,估计要拖着米末去师门问罪了。
  
      “一天,此事虽然与你无关,但也因你而起,今日起,就暂去山腰壁石那面壁思过!同样也暂代大师兄之职!”华夏月一罚一任命从空中传来,那也算是双管齐下了。
  
      我怔了一下的同时,也答应了下来。
  
      而几个弟子诧异百般的同时,都连忙齐声叫我大师兄。